影子它比我跳得更远

想得太多却做得太少

陕甘青川豫十七日(7.国道G212)

without comments

10月17日。
去四川这个事情直到前一天晚上我还在苦口婆心试图劝阻蜗牛,本来我计划就先回北京了,但想想又不放心他自己开车,于是又想诱导他跟我一路玩回北京就行了,别哼哧哼哧赶去成都了。
他坚持要作一个信守承诺的人,还是上路了。

选择路线上又产生了一些困扰,各大地图都推荐兰州-西安-成都的路线,有1400公里,地图上看成都几乎就在兰州正南方,往西安走要绕400多公里。
兰州往南是G212,这条国道穿过秦岭西段,过了秦岭还有大巴山,然后进入四川盆地。从地形图上看,这一片皱皱巴巴,正好处在二三级阶梯的边缘上,被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和四川盆地夹在中间,青藏高原隆起挤压拉扯出各个方向的褶皱山脉……这条国道也是多泥石流多滑坡,我搜到了好多滑坡堵塞道路的新闻和抱怨,然而这么一段奇妙的路线,蜗牛一拍大腿,试试呗,大不了倒回来回北京!

第二天一早,我们俩下楼吃了牛肉面,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地出发了。
兰州又是大雾,高速G75刚修到临洮,更见鬼的是,服务区的加油站只能用加油卡,不收现金,搞得很洋气的样子,还以为自己到了冰岛勒。

过了临洮就上了G212,先在路边加了个油休整了一下,然后准备迎接一条荒无人烟的山路。
结果,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这条路一点儿也没有荒无人烟!
一个又一个的村庄紧紧贴着国道建起了房子,村庄之间最多可能就100米的间距,人们在公路上背着手散步,女人们站在门口(也就是公路上)大声聊着天,小卖部挂着“加水”“吃饭”“休息”的牌子,以过路的大货车为主要服务对象。我们开了俩小时想停下来休息一下居然都没有空隙!
这条路的确不适合游客选择,尘土飞扬也就罢了,货车非常的多,其次就是驾驶技术卓绝的长途客车,我们看见一辆粉紫色开往陇南的大客车见缝插针地超车,感觉它很熟悉路况,决定跟着它走,有它开道会快得多,结果,完全追不上啊,司机开长途太浪费了,不如去开达喀尔拉力赛吧。

开了好久,终于进了山(其实不是一直在山里吗?),人烟稀少了,蓝天也露出了一角,山上的树木黄得不真实,美美地翻过分水岭,路边还有些蕨麻猪在林子下面的草堆里刨食儿,远远的偶尔还能看见雪山。

清净的时间不长,又一次进入连绵不绝的村庄。城镇则更为可怕,不知道为什么,公路只要进了城镇就会坑洼得跟坦克军团刚刚经过或者是刚被轰炸了一百遍一样,所有的大车小车都在马路上缓慢而痛苦地颠簸,马路边的小商店生意兴隆,时不常还能看见个农贸市场,各个村镇来的老乡集中在此卖出所有买进所需。堵车了则更为烦躁,司机们急躁茫然地使劲按着喇叭,伸出头去张望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我的耳朵都要炸掉了,旁边的路人却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仍然聊天踱步或者发呆。堵的时间长了,前面还会聚起身着蓝色衣衫头戴蓝色帽子的甘肃农民,以标准的背手踱步姿态围成一个弧形观看着什么,司机们都心急如焚,老人们则表现出准备好看上一整天的架势,两拨人的表现如此极端,好像全世界时间最宝贵的人和时间最富余的人都集中到了一处。终于开到堵点,发现不过是一座大概3米长的小桥在加固修缮而已,那么便更不理解他们在围观些什么,只是打发些时间吧。

到岷县的时候才只开了150公里,岷县的马路已经烂到让人崩溃的程度,马路对面面积巨大的市场上写着四个大字:“当归之乡”。
我对这样偏僻的山中县城居然有这样一个庞大的中药市场也没有心理准备,真是见识太少。

再往南是哈达铺,这里也赶上了红色旅游的热潮,有一个红军长征哈达铺纪念馆。红军选的路线真是偏僻啊。
路边不太陡峭的山坡都开垦成了细条型的梯田,然而与南方式的水田相比,却更显拘谨和局促。

再往前走,明显感觉到进入了某种不一样的地貌,山格外的高大,谷格外的深窄,有时候几乎在山顶都看不清的地方有几座小小的房屋,看到好几个名字奇怪的乡之后我意识到,又进入藏回汉混居的地区了,藏人好像总是住在格外不真实的自然环境中。

快到宕昌的时候, 路边的广告牌多起来,某种白酒的广告词铿锵有力紧跟时事:“中国梦是干出来的!”太振奋了。
接下来看到山谷里地宕昌正在建起高层住宅,岷江和红河在此交汇,山谷里的县城需要这么高的楼吗?它几乎跟两边逼仄的大山比都毫不逊色了。我搜了一下,2004年,宕昌人口24万。而这个地方离2010年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的舟曲公路距离不到70公里,在这个地震活跃带上建这样不必要的高楼是不是太随便了?
然而我的问题也没有人可以问,过了两分钟,车子已经驶离宕昌。

再往前就出了这一片大山深谷,谷地开阔起来,进入角弓镇辖区。
金黄的水稻到了成熟的季节,正在进行忙碌的秋收。
日头已经偏西,放学的孩子们嘻嘻哈哈沿着公路走回家,稻田的尽头是山,山上炸开了隧道,高架铁道桥连接着隧道,从稻田上跨过去,与这片地方的人毫无关系。
我突然有些担心,等等G75全线贯通,G212将失去它的重要性,以这条路为生的人们会怎么样?也是想太多了吧,生活总会继续下去的,任何变化都将归于平静和规律。

过了角弓再开一小段就上了G75,刚刚国道上所有的一切都抛在脑后。
高速空旷得让人害怕,两边仍然是高耸的大山,高速公路与一切生活场景是隔离的,几乎全线都架在空中,桥下是深深的山谷,桥上是直抵天空的绝壁,一个又一个的隧道都在说着同一件事:“此路,难!”

这是古蜀道的一段,具体哪一段我也说不清。古蜀道的名字都很好听,充满了质朴的美感,有金牛道、故道、褒斜道、米仓道、荔枝道、子午道和傥骆道(堂光道)什么的。
这么广大的范围不做成徒步旅游线路太可惜了。

有的山涧太过狭窄,无法容纳双向道路,出现了上下两层公路隧道。
真是一条很魔幻的高速公路。

转上G5,车多起来,两边的山也温润起来,不再是黑压压地贴在两边,即使在黑夜中也能看到植被比甘肃茂盛得多。


本来是要在剑阁住,好不容易堵到出口,发现这个方向的高速出口封闭了,要到50公里后的下一个出口去掉头,很不爽。索性再多开50公里到下一站江油去住。
江油?好像有点熟。我发微信问太郎,江油有啥好吃的?
太郎兴奋回复:你们到了肥肠最好吃的地方了!
啊,肥肠!我们俩都振奋了起来。

江油出口下去,满心以为进入了人烟稠密的四川,到处都得是灯火通明,结果,真的不能想当然,S302黑黢黢的既没车也没人,零星有些房屋也黑着灯,开得我直害怕。
好不容易进了江油城区,街上随处可见以肥肠为名的饭馆。在西南,晚上再晚到也是不用急的,勤劳川人的饭馆总是要开到深夜的。

兴高采烈吃了饭,这一天的奔波终于结束了。

Written by iker

一月 12th, 2015 at 2:20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