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它比我跳得更远

想得太多却做得太少

Archive for 八月, 2014

近畿十五日(33.从本宫大社到五条到奈良)

without comments

等车。
车次表都很清楚,时间确定倒也不心急。

我们坐11:20的车前往五条站,这个路线耗时较长,一般还是建议返回田边坐JR。
这是一天内最后一班可以坐到五条的巴士,所以绝对不能错过,前一天误车都误出心理阴影了。

巴士从纪伊半岛东南侧的新宫站出发,进入半岛内陆的本宫大社,然后往北经过奈良县的五条站,最后到达大和八木站,总时长大约6个半小时,我们的车程大约是4小时(包括三次休息时间)。
其实大和八木离奈良更近,但是巴士比较慢,所以在五条就下车换JR了。

从本宫大社往北,穿过的是纪伊半岛山川秀丽的腹地。
熊野古道在松林掩映下时隐时现,即使在这深山里,住家也算得是多,也有不少工程正在进行。

我们上车的时候车上只有司机,又开了一段上来两个带孩子回乡探亲的女人,直到接近五条才有些坐短程的乘客。
车上一直安静而空旷,司机保持着30公里/小时的匀速,在人少车更少的山路上行驶。每个站他都报站,说些估计是坐好扶稳之类的话,由于没有什么人,更显得他孤独。
我坐在他斜后方的位置,也感到一丝寂寞。
他也不能放个音乐听什么的,这一趟开下来就是6个半小时,4、5个小时几乎都没有乘客,这是多么寂寞的工作。

山中也仍然井井有条,修路的地方前后都有人指挥交通。道路狭窄,但是司机们彬彬有礼,巴士因为速度慢,司机也会尽量找地方给后面车辆让行,对方短促地按一下喇叭示谢。遇到会车,大多是让巴士先行,司机也会按一下喇叭示谢。
这真是个彬彬有礼无错可挑的国家。

在途中休息了三次,司机知道我们是外国人,每次都特意给我们说一下要休息多久,他的英语居然还不错。

进入奈良县,山林愈发葱茏,却不知为什么总是有种萧索悲凉的气氛。大约在这无穷无尽的绿色山脉中,几户人家看上去风雨飘摇,随时要被森林所吞没了吧。

到五条坐上去王寺的JR,在王寺换车又坐错了,浪费了些时间。

终于到达奈良,拖着箱子找民宿又找了半天,累得够呛,看到老板娘笑吟吟的脸,才终于感到这一日的奔波结束了啊!

 

 

 

 

Written by iker

八月 29th, 2014 at 11:53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32.熊野本宫大社)

without comments

早上被鸟鸣叫醒,穿过走廊去泡汤。
清晨的空气有点凉意,在室外风呂泡了一会儿,醒醒觉。

浑身冒着热气回到房间,把蜗牛叫起来。
早饭前,可爱的服务生小姑娘来把被褥收起,摆好桌子,准备早饭。

早饭也阵仗也很大,又是架火又是各种小菜,值得高兴的是居然不是米饭是白粥,终于正常一点。

吃完等收拾好,问姑娘本宫大社可有寄存行李之处,姑娘不知,转去问老板娘。
老板娘过来跟我们沟通一番,不太顺遂,折返找来一大叠资料,又指又画给我们详细描述了一下行李寄存处的位置。

退房告辞,在巴士站等9:49的巴士去本宫大社。
感觉早上的汤峰还热闹些似的。

到本宫大社只有10分钟的车程,下车先去找地方寄存行李。
大斋原这边有个世界遗产的馆,蜗牛进去询问,工作人员热情表示可以放在他们办公室里。
放好行李先去大斋原看看。

大斋原是日本最大的鸟居,这里是熊野本宫大社的旧址,后因洪水而迁到旁边的山上。

我们没有靠近过去看,远远望去在一片水田中间的鸟居确实很大,看看道路上的人有多么小便知。

 

然后转往马路对面的本宫大社。
参拜的人虽然没有“像蚂蚁那么多”,但在交通这么麻烦遥远的纪伊半岛腹地,也还算人多吧,大多数是老人。

经过鸟居,好像整个氛围就发生的微妙变化,结界内总是更有古老和安详的气氛。

因为要上山,肃穆之感更强烈。

觉得这部分很好看,虽然不懂是什么意思。

熊野神社是以三足乌鸦为神的侍者的,这个邮筒挺有趣,时间有点紧张,也没来得及在这里寄一张明信片。

匆匆一览,回去取了行李便乖乖坐在车站等巴士了。

Written by iker

八月 28th, 2014 at 11:35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31.熊野古道中边道)

without comments

熊野古道是古老的参拜道,范围很广,包括和歌山县、奈良县和三重县内的部分,有大边道、中边道、小边道、伊势路等部分。
它和西班牙的圣地亚哥之路是唯一两条以“道”为单位入选世界文化遗产的古迹。

我本来的计划是坐车到汤峰,check in之后坐车去本宫大社,从熊野古道走回汤峰。
当然,最后到汤峰比计划晚了三个半小时,这个计划就泡汤了。
于是就只在汤峰旁边的古道走了一小段。

走上古道还是略有点讶异,道路基本保持原状,狭窄不平,有时候道路淹没在野草树丛间还得费心找一会儿。

上山的路几乎都是在树根上走,山中潮湿,爬一会儿就浑身湿透了。
山谷中的汤峰此时已没有阳光,但山上还有傍晚的光线,暖暖的。

遇上了走古道的人,感觉是走了很远,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闻到好臭啊……

只是随便走了小小一段,甚至都没上到山顶,想想过去参拜的人真是辛苦啊,的确很需要沿路的温泉休整。

真是潮湿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

Written by iker

八月 27th, 2014 at 11:21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30.汤の峰温泉)

with 2 comments

汤の峰是个非常小的村庄,中心就是有着1800年古老历史的温泉,整个山谷都弥漫着浓浓的硫磺味道。
本来也考虑过住白滨,但觉面向海洋泡汤已经在伊根经历过,这边就选择的山中的汤の峰。

镇子非常小,如果旅馆没有早晚餐我都不知道去哪儿吃饭。

最老的公共温泉就在河边,可以进去泡汤,不过旅馆也有,我们就没有试这个。
与我们同车到的两个姑娘住的是没有温泉的旅馆,在外面溜达的时候遇到她们穿着浴衣去泡汤。

太阳其实还没有落山,但是山谷里的汤峰已经没有阳光了。

再往上走可以去熊野古道,我们趁晚饭前的一个多小时去走了一段。

汤の峰车站很小,一个站牌两张长椅,后面就是我订的温泉旅馆。

很有古风,客人名字都写在门口黑板上。
也幸好写了,因为我在网站英文版面订的,旅馆只写了日语名,我根本也看不出来是订的哪家……

房间挺大,临街,不过绿树掩映倒是不觉暴露。

从熊野古道回来,一身汗,先去私汤洗了个澡,水也太烫了,舀半勺得兑大半勺凉水。
出来遇上负责风呂的老爷爷,拿了一个巨大的温度计,笑吟吟地指着温度计用日语问我们觉得温度如何,无法用日语解释,只好表示ok……

晚餐虽然一本正经,但还是挺有山野风的。

刺身好吃,寿司用的秋刀鱼就太腥了。

牛肉很好,但是锅底太清淡了就觉得好重的腥味啊,连肉食动物都觉得太肥了,感觉这个肉烤的话比较合适。

菜单。

吃饱休息一下去泡汤。
这天的客人只有我们俩和另外一对日本情侣,男女室内外风呂一共四个池,倒是一人一个互不干扰。

我在室外池泡着,池边一株栀子(或者茉莉)暗香袭人,穿过竹林和灌木隐约看到些许灯光,空气里森林的草木香混着硫磺味儿,水声潺潺,不能更好了。

泡完穿过幽暗的走廊回房间,看了会儿书,聊了会儿天,又去泡了室内池,这一天的疲惫才算过去了。

从略显陈旧的木地板走廊走回房间,觉得这旅馆简直跟老电影里的一样,想想也觉有趣。

Written by iker

八月 27th, 2014 at 11:20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29.去纪伊半岛,误车了)

without comments

一个多云的清晨。

早早到了京都站,买好了票,计划坐8:36的特急黑潮号到纪伊田边站,这样可以坐上11:25的巴士到汤峰温泉。

在站内的立食店吃了拉面,讲真的立食店都还挺好吃的。

牛肉荞麦面

天妇罗荞麦面。

然后就是一整个悲剧,我失心疯在一个角落坐下玩手机,等回过神来发现车已经开走了……看一眼时刻表,发现后面也没车了。
吓了一大跳,冷汗都冒出来了。跑到站里的售票点咨询,大叔死活听不懂我说什么,一再跟我强调坐8:36的就可以,我指了半天手腕他才意识到看了一眼时间……最后他告诉我先坐车到新大阪,再坐特急去纪伊田边。

就这样折腾到新大阪,我很怕又误一次,跑到自助售票机前找了工作人员再次确认,才安心候车。

好不容易坐上特急,已经接近10点。
这时才平复了一下心情。

车往南开,在山和海之间疾驰,经过和歌山县。海豚湾的地点就在和歌山县,不过是半岛的东侧。
想起这件事,让窗外的海景有些狰狞的感觉。

终于到达纪伊田边。
错过12:25去往汤峰的巴士就只能等待14:30的了。按照原计划,14:30都该到汤峰了……

不过事已至此,沮丧无益,在站前商店街逛了一圈,吃了些东西,休整一下。
还好去天桥立已经体验过一次工作日冷清的小镇,这次倒也不意外。

吃完还是太早,随便进了家咖啡馆小坐一会儿。

这大概是在日本见过最不讲究卫生的店铺了,只有一个老爷爷。
所幸老爷爷的英文还不错,还能聊上两句。

老爷爷也是大中午闲得无聊,跟蜗牛相谈甚欢,咖啡也煮得不错。
老爷爷十分好奇问东问西,说他见过从香港台湾来的客人,但还没遇到过从大陆来的。他二十年前去过上海旅游。好像很多日本人到中国旅游首选都是上海。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些老人,他们坐在一起抽烟聊天,老爷爷还热情的给我们相互介绍,感觉好像是个老年活动的据点。

日本的咖啡文化比中国悠久得多,虽然抹茶有名,但其实无论老少,还是喝咖啡的多。

看看时间差不多,告别老爷爷和他的朋友们,到车站等车。

巴士上面只有几个从诊疗所回家的病人和放学的孩子。

田边的街道。

开一会儿就进了山,天气不算明朗通透,但绿意一盛也觉舒心很多,这一天的折腾好像到此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车行约1小时,在休息站停下,休息20分钟。
我还挺不习惯这样把中途休息也变成固定时间的,毕竟国内都不是这样。

价格表,看着价格刷刷的跳,心里直打鼓,不知道要跳到多少。

换零及投币的箱子

下车活动一下腿脚。这时车上只剩下我们俩和两个日本小姑娘。
蜗牛又一次为巴士公司发愁:“能挣钱吗?”

再次上路,下起了小雨。

进入半岛腹地,平地越来越少,山脉有些连绵不绝的意味。
山坡上的松树紧密地包裹了土地,一些暴露在外的,也不知是山体滑坡还是怎样。

夕阳西下,我们也终于到汤峰了。车上的四名乘客都下了车,司机孤独地继续前进,还好,离终点站也就15分钟的路程了。

两个人的巴士花了4000円,肉痛。

Written by iker

八月 26th, 2014 at 10:14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28.二条城)

with 2 comments

前一天的大雨换来今天的好天气,云朵很美。

随便吃了点早餐,坐车去二条城。
周末巴士上人还挺多的,老人也不少,还是有人让座啊,谁说日本不应让座,搞得我一直怕冒犯人。

还好二条城就在城里,二十分钟就到了。

还没进门,在护城河里看见很多大鱼,蜗牛兴致勃勃地看了好久,到底是有多爱看鱼。

从东大手门进,先去租了讲解器。
给了我们两种不同的讲解器,工作人员填完表,拿出东西,认真地教我们怎么用,大概花了十分钟才交接完毕。

真是阳光暴烈,戴着太阳镜还能感到猛烈的阳光。

进入二の丸的唐门,前后都有唐破风的悬山顶。

唐门可算金碧辉煌,再一次展示出日本人的细节营造水平。

二条城参观的重头戏是二の丸御殿,是桃山时代的武家书院造的代表,德川家康真是挺拽的呀,还有非常优美的障壁画。
最有意思的还是“莺声地板”,虽然是个报警装置,但是还真的挺好听的,我在里面来回听了两轮,出去还意犹未尽又听讲解器的录音听了好几回。

出来是二の丸庭园,据说是小掘远州设计的。
太晒了,我深深怀念坐在榻榻米上欣赏的光景。

本丸的护城河。
又有好多鱼,看见我们站在那里就纷纷涌过来,可能平时在这个地方喂鱼吧。

本丸御殿是把京都御所里的旧桂离宫御殿移建过来的,从外观就跟别的不一样。

一般都是“飞檐翘角”,它却有一个轻微的拱形,在梢部轻收,这弧线太迷人了,我转来转去看了好半天,无法自拔。

皇室宫殿并不追求金碧辉煌,这种含蓄我也很欣赏,低调的奢华。啊,这美丽的弧线啊。

在天守阁遗址上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本丸御殿,唉,它太美了。

这朵云里有没有laputa呢,蜗牛跟我争执了半天。

石头垒的城墙有种质朴感,也很日本。

在二条城烤了个神志不清,出来就再也不想游览了,坐了个去东山的车,购物去。

京都必买之一泽帆布。这是一泽信三郎的店,独立出来的另一个店我也去了,买了个小包觉得也挺好用的。

闲逛看见个很有趣的道具店,蜗牛一下子就扎进去了,里面挤得只容得下一个人,我就没进去。
老板居然英文还挺好,他俩高高兴兴聊了半天。

然后坐车回旅馆休息,周末东山略堵车。
歇了会儿又坐车去四条,开始完成代购任务,刚下车就下起雨来。
索性进了个拉面店吃面。

这家好像是做酱油的,现在想起来很后悔为什么没问问,酱油好香啊。

蜗牛听了五月的拉面反馈“千万不要吃浓汤的,猪肉味很重”之后,中了邪一样非要找个“猪味很重”的试试有多重。
这家的豚骨拉面,上面漂了一层肥肉沫,吓人,不过蜗牛赞不绝口。

他点的是一个套餐,包括一碗面,一份煎饺,一碗米饭。
我被这个全主食套餐震住了。

我点了个什么葱的面。
端上来我就傻眼了,上面也漂了一层肥肉末,闻起来就是一股浓浓的猪肉味儿。(我一般不吃猪肉,觉得太腥,酌情参考)
硬着头皮拨开肉末尝了一口,好香啊,加了一点酱油简直太提味儿了!
葱丝也很香,糖心蛋也刚刚好。
所以我撇掉肉末,并且尽量不凑近呼吸,就是一碗很好吃的面了!

杏仁豆腐也好吃,杏仁牛奶味香浓顺滑,而且才100円,跟不要钱似的。

吃完出门雨也停了,逛了会儿街又吃甜品。
这家的抹茶刨冰不如都路里啊。

这是我们在京都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启程去往纪伊半岛。
蜗牛去过奈良和大阪之后明确表示,还是京都最好!

Written by iker

八月 25th, 2014 at 12:54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27.伏见稻荷大社)

without comments

坐JR到伏见,出站就看见大红色的鸟居。

已接近傍晚,游人开始散去了。

稻荷大社的狐狸看起来都好像狗啊。

这间神社一看就是奉纳很多十分有钱。

鸟居绘马多了也挺有意思。

转入千本鸟居先抖了一下,太有进隧道的感觉了。
两边都是大树,阳光只有些许投进来,再经过红色鸟居一映照,整个氛围都很奇诡。

一个猫在专注的看下面一个死水池,我们也跟着看了一会儿,里面有特别大的鱼,还有一个特别大的龟在无望的扑腾。
上下的动物合在一起成为一幅极为诡异的景象,我连冷汗都冒出来了。
蜗牛摇摇头,觉得这是个放生池,翻着白眼说日本人也这么蠢啊。

狐狸绘马。果然是漫画国度,人人都会来两笔。

在不见尽头而人越来越少的鸟居里越走越害怕,还时不时从树林里传出一阵悲怆的猫叫,臆病都给我吓出来了。

再走走有个猫坐在路中间,一个劲儿的喘气。
我已经快吓哭了,蜗牛很淡定地说,肯定是个被遗弃的心脏病纯种猫!还丢猫!无耻!

我跟它说了几句话,它并未回头,专注在呼吸上,看上去很是辛苦。

走到某个路口我不想走了,感觉再走下去就要心脏病发了。
站在一个地图前看往哪条路回去(也实在不想走鸟居了),一个姑娘从山上下来,也站定看地图。
看了一会儿她用英语问我们知不知道哪里是出口?
蜗牛说大概知道吧,你上到顶了?
她说,没有,好远啊,而且越走人越少越害怕就赶紧下来了。
邀请她一起下山,她松了一口气,跟我们一起从旁边的路往山下走。

太阳已下山了,幸好折回来了。

没有鸟居的这条路明亮多了,虽然两边一会儿有墓地一会儿有小神社,甚至还看见一个小道观,也是奇怪之极。

走到JR站我才从这个奇诡的气场中逃脱出来。

晚上找了好多店都是人满为患,周末京都站附近都是一起吃饭饮酒的上班族。
找到一家没太多人的烤肉店。

点个套餐吃完跟没吃一样。

又加了肉。

其实还是没吃饱。

旁边两个法国人连筷子都只有一双,也没给蘸料,蜗牛结完账实在看不下去了,跟服务员说了一声,服务员才惊觉忘了给他们拿餐具和调料。
蜗牛总结说,法国人英语实在太差了以至于都不敢跟日本人说英语!

然后我们在路口告别,他继续去友多八喜享受物质极大丰富的快感,我先回旅馆洗澡休息了。

Written by iker

八月 19th, 2014 at 12:30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26.三室户寺 紫阳花苑)

without comments

刚到京都就在地铁公车上看到了三室户寺的紫阳花广告,赏花期长达一个月。
前一天在大原看都还没开,市里路上的倒是都开了。宇治好像介于二者之间。
估计最佳赏花期是6月20日左右(2014年)。

这个寺是赏花好去处,四月樱花五月杜鹃六月紫阳七月荷花,秋季有枫冬季有雪也是不错。

寺院建在半山腰,进入山门走过很长一段缓坡才到本堂之下。

本堂前的荷花花期是7月。

看寺院看得有点审美疲劳了,对各种“文化财”也没什么兴趣了。

刚下过大雨,看荷叶倒不必喷水了……

在山上转了一圈晒得眼晕,下山去赏花。

十六罗汉之庭在日式庭院里算很大了,且有枯山水也有真山水啊。

石庭

池泉

日本枫一年四季都是红的,也可略览秋日之景。

杜鹃花苑里的花谢得干干净净,可能花期比较早。

然后就是当季的紫阳花苑了。
还在6月上旬,只有冷色系的紫色蓝色和白色紫阳开了。
好在刚下过大雨,花都水灵灵的格外有生气。

花苑里都是大树,树下是紫阳灌木,总让我想起段誉在王夫人岛上种茶花的段落,看来紫阳也是喜荫蔽的花啊。

走到树林外,就有些偏红的花也开了。

玩累了出去,停车场正在烈日下猛烈地蒸发水汽,蜗牛指挥我,快跑过去!
然后我就神经病一样跑了过去,把停车场门口的老大爷都看愣了……

门口就是巴士站,但看一眼时刻表还要等许久,我们便步行下山了。

Written by iker

八月 18th, 2014 at 12:25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25.宇治散步)

without comments

绕了一圈又转回宇治桥,远处云已渐散,山顶上雾气蒸腾,马上就要放晴了。

 

转入町家,静谧的日式气氛扑面而来,亲切又舒服。

溜达着到了宇治神社,很小,就在町家旁边,进去逛了一圈。

再走走又到了宇治上神社,感觉很古朴些。
两个神社都不大,作为散步途中的暂歇处挺合适。

骑车游宇治的人也不少,但我总觉得呼啸而过有些浪费路上的好景色呢。

宇治的居民区感觉很明朗,欣欣向荣,倒不像大原那么乡野。

雨过天晴,植物都精神又水灵。

然后到了三室户寺,寺里的事情下一篇再说。

从寺里出来,阳光刺眼得都不像话了,说好的阴雨呢?

远远看见一个黑猫蹿过去,我俩跟过去瞧猫,俩小家伙团在一起警惕地盯着我们。

转过来一瞧,还是会武术的!惹不起!

再次走到宇治桥,天已大晴,风物都明亮了。

走回JR站,去伏见啦!

在宇治还拍了一组井盖,萌萌的。

Written by iker

八月 15th, 2014 at 2:51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24.宇治平等院)

without comments

睡醒看看天色有些阴沉,好像是个阴雨天。
乌丸通还蛮美的,路边的花开得很旺盛,好像都是旁边的住户种的。

本来打算在京都站买个便当去宇治吃,找了半天没找到,就随便吃了个意面,结果上二楼就看到便当店,气!

野菜意面还挺好吃的嘛!

坐了一趟快车到宇治,下着小雨。
周末街上车有些多,游客也挺不少。

宇治川水挺大的,川边风景开阔,很有日本风味,值得一看。

凤凰堂4月刚大修完毕,开放不久,表参道一路都喜气洋洋地挂着贺词。

实在不饿,什么伊藤中村的都没进去吃,买了个抹茶冰淇淋随便吃吃好了,好吃好吃,抹茶粉苦苦的,冰淇淋就不太甜了,正合我口味。

平等院里人着实不少,周末还是很明显。

这片紫藤5月一定很好看啊。

凤凰堂修缮一新,体量合宜,比例均衡,又有水池相隔,观赏距离正合适,确实是很美。
但是没太仔细看,雨就越下越大。

在凉亭里坐下避雨,雨雾中的凤凰堂

远远看见有人牵着柴犬走来,狗子在雨里喜气洋洋,在水坑之间蹦来跳去,然后进凉亭,站我旁边,开始甩水。

接下来半个小时都在跟狗子玩耍,她热情洋溢,谁叫都扑到身上去摇尾巴,跟大家打成一片。
主人刚开始还阻止她往人身上扑,不停跟人道歉,后来发现都是自找的,干脆就转过去不理睬了。

雨势渐衰,我们也觉老在这儿坐着发呆不是个事儿,去凤翔馆看看展览。

凤翔馆很隐蔽,隐没在树林中并不醒目,在外面几乎看不到它的存在。
和其他现代建筑设计师更愿意在外观上惊世骇俗不同,日本建筑师更追求“自然、融入、不令人感觉突兀的反差”,这种设计宗旨偏向于保守,更为无错,而较为容易让人接受。

日本建筑师对绳文时代都多少有些执念,凤翔馆的半地下空间也有点原始建筑的延续。
入口很小,走廊漆黑,感知更像是走入一个隐秘空间,而不是外向型的展示空间。
里面的照明设计也很简洁,大部分空间都只有一些幽暗的地灯,展品的照明虽然也不明亮,但在幽暗空间中格外有仪式感。

Brian O’Doherty写道:“画廊设计都有如密封的盒子,与外界无关;窗户是密封的,墙是白的,天花是唯一的光源。地面通常是木地板,走在上头会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如果是地毯,那么你就会无声无息地走来走去,停下脚步目光就盯在了墙上。在这样的空间,就像在教堂中一样,你不会用正常的音调讲话,不会大笑,不吃、不喝、不睡,不会生病、唱歌、跳舞以及做爱……像这种压抑生命的行为,其实正是传统宗教空间所欲成就的——牺牲个人需求以成就团体利益。这样的空间会让你觉得甚至连你的身体都是多余的,因为在这样肃穆圣洁的空间中,眼睛、心灵是被欢迎的,但身体则不。”

这段话用于凤翔馆的展示设计也挺合适的,因为这暗,注意力更集中在展品上,因为这暗,更帮助你忽略身周的其他游人、与展品产生对话。

走出展室,上到地面,是一个全透明的纪念品商店,这里是现实的明亮的,孩子们在里面兴高采烈地选购纪念品。这种反差除了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脑子都有些卡顿了。

出口旁边的庭院是我最喜欢的空间。现代建筑的简洁与传统日式空间的进入感各得其所,整体和谐又不失日本风味。在功能性上,这是一个终点,也是一个过渡,从超越生活的部分过渡到现实的世界,这也是一个沉淀的空间。
我们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觉得很舒服。

现代建筑往往为了表达而忽略与人的关系,但栗生明以日式的细节与体贴,引导游人进入他营造的氛围而又不失礼貌,真是很好的设计啊!

从凤翔馆出来觉得十分满意,绕到凤凰堂前面,本来想进去看看,又觉人多,也很释然,留待下次再访也不错。

从南门出了平等院,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儿,雨终于停了,往三室户寺去吧。

 

 

 

Written by iker

八月 14th, 2014 at 3:12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