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它比我跳得更远

想得太多却做得太少

Archive for the ‘陕西’ tag

陕甘青川豫十七日(8.江油和兵马俑)

without comments

10月18日。
如记忆中的南方一样,江油的秋雨淅淅沥沥,有些清冷。
下楼去吃些早饭,斑马线两边的协警居然是小孩,身着制服,姿势标准到位,充满了自豪感。

面馆是夫妻档,男人在外面蒸包子,女人在里面煮面。四川男人总是笑眯眯的,说话软软的客气又体贴,居家贤淑的样子,看着就挺亲切。

上高速之前决定先洗个车,经过这几天的泥泞,车子已经变成棕色了。
雨天,好些洗车店都没有开门,找到一家,几个人花了40分钟才把车子洗干净。陆续进来一些略有浮尘的轿车,我们俩站在一边点评:“这个不用洗啊,也太干净了吧!”

到成都只有180公里,周末的高速车流量还不小,四川的经济明显要发达一些,两边的广告牌此起彼伏看得眼睛都花了。
到成都先跟太郎吃了个耗儿鱼火锅,吃饭不用排队,成都也太好了!

10月19日。
早上起床,阿姨煮了粥,吃完,太郎说粥吃不饱吧,我们去吃红油抄手!
然后又去吃红油抄手顺便吃了个猪蹄……
跟太郎告别,我们又上路了。

出了成都一路开,我迷迷糊糊睡着又醒来,感觉已经开了好久。
蜗牛也累得够呛,但是一路居然都没有服务区。
开到剑阁已经是3个多小时以后了,这里有个巴掌大的小服务区,疲惫不堪的大车司机都必须在此休息一下,他们以60的速度开这200多公里得开大半天。车已经停到了高速紧急通道上。
休息是没指望了,咬牙继续往前。
眼看山势愈发险峻陡峭,剑门关雄奇难行,高速跨过白龙江,然后沿着嘉陵江高架桥一路往前,山腰的村庄与高速公路平齐,不知道这样的公路对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除了噪音和晚上的灯光之外。对于小村庄来说,或许还是低等级的公路建设更有意义些吧。

一直开出四川省界的收费站到棋盘关,才有了一个很大的服务区。
此时已经离成都340公里,开了快5小时了。
我怨声载道地下车休息,走了两步就张口结舌,再也没办法抱怨服务区有多么少多么不人性化了。
因为服务区里有一个农贸市场!!!
这个市场主营观赏鸟类、花草和核桃之类的土特产,整个收费站鸟语花香 ,摊主、清洁工和车主大家其乐融融地聊着天,这样一种社区花鸟市场的氛围真的一下子叫人没了脾气。
好吧,算你赢了。

直到汉中都是比较平坦好走的汉水谷地,快天黑的时候进了秦岭。
这是穿过秦岭的路线,总结下来就是三个字:过隧道。
昨天从陇南到剑阁已经是隧道不断,但好歹车少,这一段车流量还非常大,一个接一个的隧道。

除了一路夜观秦岭(当然除了黑乎乎的山峰轮廓也看不见什么别的),就是感叹建筑奇迹了。
163个隧道组成的隧道群,全长超过130公里。路边的提示牌时不常地提醒一下:驶入秦岭山区,注意行车安全。隧道136座,长度112km。
有种无语凝噎的感觉。
上次在麦积山过了一个12km的超长隧道,简直开到天荒地老,这次又在数量上开到崩溃,人生真是何其圆满。
沿路没有正经的服务区,都是在隧道出口设的观景台,有个小停车区,稍作休息。一直过了秦岭2号隧道才有一个下坡在山谷里的服务区,进去小小休息了一下,真的是累坏了。

到西安已经9点多,住下来先跑去大皮院吃碗小炒泡馍,也算没有白白奔波吧。

10月20日。
今天有游览任务,我们俩都没有去过兵马俑,决定这次要顺路去看看。
早上吃了西安特色的肉丸胡辣汤,回民老大爷笑眯眯很亲切。

下着小雨,居然还修路,在城里和高速分别堵了30分钟,心情恶劣。
到了景区附近心情就更恶劣了。
这里是典型的老式的中国景点,各种官方和伪官方的指示牌看得人眼花缭乱,所有的店铺上面都挂了大大的跟“兵马俑”“秦始皇”有关的招牌或是广告,刚停下车就有看着很正式或是很随便的人上前攀谈,走几步就有人神秘地说:“那边只有三号坑,一号坑要从那边走。”
刚从敦煌这样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规规矩矩的景区过来,突然又遁入这浑浊的中国式骗局漩涡,简直没有更闹心的了。

调整心情,买了票,租了讲解器,进去参观。
我们没有先进一号坑,而是从三号坑开始。

兵马俑的确很震撼,属于已经看了千百遍图片影像资料,看到真实的陪葬坑,还是忍不住要哇一声的级别。
3000年的历史,无数的古墓,但只有嬴政一人,花了这样大的力气去制作这样一个庞大的地下军队,这个庞大不仅指数量,主要是个体的巨大。秦始皇是前无古人,也后无来者,汉代帝王就趋向于创造一个微型世界。
这是一个精心安排的往生世界,陶俑们都有自己的特殊的面部容貌,有与功能等级相对应的服装、姿态、兵器,这样不厌其繁的需求本身就说明始皇的权势和地位。
现在考古所及还只是秦始皇骊山皇陵的外围陪葬坑,真正陵寝还尘封于地下,只能从司马迁的几句话里想象一下其场景:“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

出来雨势更大,出口到停车场要走过特别长的露天商店街,又冷又饿又下雨,简直不能更狼狈。

只打算开到郑州而已,不到500公里,全程高速,预计最晚7点就能到。
结果呢,雨越下越大,时速只有60,天都黑了还没过三门峡。
雨停了就是大雾,高速封闭,在每个出口都要堵车半小时,到处都迷蒙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很像在电影《迷雾》里。
我提议晚上在洛阳住,被蜗牛严词拒绝。
到郑州又是很晚了,但是明天就可以看到小猫了!

10月21日。
起床当然要去吃方中山胡辣汤啦,葱油饼还是那么好吃!

G4河北段在全线大修,到安阳之前就要绕到G45去。
在安阳服务区休息了一下,服务区愉快地卖着盒饭烤肠和土特产,放着愉悦的乡村舞曲,工作人员都高高兴兴地闻歌起舞,服务区里有一种很妙的年货市场的气氛。

一路无话,顺利到家,8800公里!
啊,北京啊,我想你了呢 https://cialisfromuk.com/generic-cialis-in-uk/

Written by iker

一月 14th, 2015 at 1:43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 ,

陕甘青川豫十七日(1.万总沿路吃)

without comments

工程浩大,先从吃饭开始吧。

这一趟过了河北、内蒙古、陕西、宁夏、甘肃、青海、四川、河南8个省,吃了各种好吃不好吃的东西。

第一天晚上住榆林,本来是要住鄂尔多斯的……点评上找了古城风味楼去吃,其实没抱什么希望。

划菜。其实就是土豆泥拌了菜,口感绵软又有青菜的爽脆,还挺搭的,我是土豆的忠实拥趸!

好像是羊肉臊子面,里面各种料很丰富,挺好吃的,也不膻。

炸豆奶,跟小时候爱吃的炸牛奶有点像,更清淡一点儿,牛奶会浓郁些。炸得很蓬,觉得当下午茶可能还不错。

好像叫榆林豆腐?记不清了,豆腐挺好吃的,是我喜欢的那种有点柴火气的豆腐,但是蘸料太酸了,为什么!

炸格丸子?这个菜感觉很东北啊,不过陕北好像也喜欢用粉条,味道还行。

然后是兰州。

牛肉面是必须吃的,隆重推荐马安军牛肉面(俗称辣子牛肉面),地方很偏门脸很小,但是特别香,后来带五月和潘总去吃,成功镇住了场面!

蜗牛说这家的辣椒油比较特别,辣椒面非常细,油泼了香得很。他家的规矩是最多要10勺辣椒,多加1勺1块钱。但是一般人类10勺以内都够了,我要6勺,蜗牛要8勺,汤很烫,辣椒又辣,吃得整个人都要燃了。

牛肉也很随便,有时候是切片,有时候是撕的块儿。

炒面。炒面太扎实,南方人民表示吃着有点辛苦。

兰州最爱之二:马三洋芋片!
洋芋片切得薄,焯水,浇上辣椒油,啊,爱吃!

兰州最爱之三:茹记烤肉。
这家不是清真的,但是我个人觉得最好吃的,兰州烤肉比北京这边的偏“湿”,介于西南烤法和新疆式的北方烤法之间,孜然味儿不是太重,好吃。

还可以去隔壁杜记甜食买个甜胚子灰豆子什么的,虽然杜记是清真的,不过老板好像不介意把碗碟拿到隔壁来。

青海西宁。

西宁的手抓羊肉什么的动静比较大,我们俩就没有去尝试,而西宁这个地方,真的感觉小吃上口味比较原始……

虎皮辣椒还挺好吃的!

炒面片,真的不咋好吃。

但是汤面片就更难吃了!

老杨家葫芦头,一进门就是浓浓的下水味道……
我吃的金两样,就是肥肠和肚丝。
比较特别是配的发面烙饼,我不擅长吃面食,所以发面饼相对来说适口性更好,又烙过,比较松脆,组织稀松也适合吸汤汁。
但是调味确实一般,比西安的葫芦头还是有差距。

走丝绸之路必经张掖,晚上吃苗氏砂锅卷子鸡,很简单的一个饭馆,除了五六个凉菜就只卖这个菜。
卷子其实就是面条,比较不同的是面条卷成团再焖,吃的时候觉得越嚼越香。有点像大盘鸡,但是更干一些,口味好像跟兰州和新疆(唯一去过新疆的蜗牛说的)都不大一样,颇有自己的特色。

还吃了炒炮。
到得比较晚,随便吃了一家,味道一般吧,短粗的面条口感还不错。

卤肉也长得很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早餐吃了牛肉小饭,我天真地以为是饭,结果还是面食!
切成小粒的面条在牛肉汤里煮熟,比汤饭更耐嚼,味道其实也蛮好,就是早上吃这一碗真的是撑死了。

亲爱的瓜州唯一特色就是瓜,哈密瓜和白兰瓜都甜得不像话,干燥日晒充足的地方真是甜蜜蜜。
不过瓜州没什么吃的,大概游客都住在敦煌,像我们这样怪怪的在瓜州住两天的人比较少吧。合计吃了两次小笼包一次麻辣烫一次湘菜。

敦煌在特色美食上选择多得有点儿惊人了,之前各路人马给的信息都是:“敦煌没什么可吃的,张掖吃的多。”。
结果呢,骗子,敦煌明明好多好吃的,我们都没来得及吃!

驴肉黄面。
凉菜,啊,小豆芽呀,别理我。

酱驴肉。在敦煌看见驴肉就老想起阿凡提什么的,小毛驴嘚嘚嘚。

驴肉春卷。为什么我听见春卷想起的总是贵阳那种包了菜的米粉皮春卷。

虎皮辣椒,好吃。

驴肉黄面,有一些豆腐丁什么的,加了辣椒油比较好吃。

夏家合汁。总是取一些无法望文生义的名字也太任性了,比较接近于羊杂汤,但是内容更丰富一些,味道蛮好。
这个饼也值得说两句,居然有苦豆子。苦豆子是一种沙质土壤作物,宁夏直到新疆都有分布,虽然号称是一种药用植物,但西北一带还是普遍用作香料,像做千层饼似的,作为馅料一样抹在中间,香味奇特,很有意思。

从莫高窟出来,精疲力尽,吃个搓鱼子,四个人分别点了四种,感觉老板肚子里脏话说了一万句吧……也可能我小人之心了。

搓鱼子好像就是小面团搓成纺锤形,优点是小颗而顺口(不擅长吃面食的人很在意这件事),又比较裹调料,好吃。

说完河西走廊,一竿子又扎到了成都平原,肥肠之都,江油!

有一种说法江油是李白的故乡,其实鬼扯吧,李白就是在那儿待了一段时间。那么问题来了,李白爱吃肥肠吗?

问吃货大神太郎同学,太郎同学兴奋地说,你们到了肥肠最好吃的地方了!
果然,满街都是肥肠店……
选了一家人比较多的,好多种肥肠菜啊,选了一个干煸肥肠。
真的是煸出来的,能吃出干焦的香味,在北京常去龙人居吃干煸肥肠,但明显是省事儿炸干的。

随便选了一个香烤肥肠,结果是香菜烤肥肠。
朋友们,本来以为干煸肥肠已经是肥肠中的极品,但是这个菜颠覆了我的认知,也太他妈好吃了!

第二天到成都,太郎详细过问了晚饭细节,责问道:“你们为什么只点了两个?怎么也得来三个啊!”
我突然悔得肠子都青了……呜呜呜。

早上吃了肥肠粉。成都这个大范围的早餐要弱一些,肥肠粉跟隔壁重庆的小面比输得满地找牙,还是川菜更惊艳。

在成都吃了耗儿鱼火锅、西昌火盆烧烤(这个太刺激了,我下次要去西昌),早上太郎还带去吃了个蹄花……好奇怪的schedule!

必须啰嗦一句火盆烧烤的这个醉虾,惊呆了,有人感伤地说,这个虾哪是醉死的,明明是辣死的。感觉西昌是个充满野趣的地方。

开始返程,啊西安!

如果到西安只吃两样东西,我一定会选小炒泡馍和葫芦头泡馍。
无奈当天到得太晚,只能先杀到大皮院吃了打烊前最后一碗小炒泡馍,还是熟悉的味道,真好吃!西安真是个好地方,又好玩又好吃,就是人凶巴巴的……

去了西安好几次,居然没吃过羊肉泡馍,不像话,吃一次。

没吃对地方,很失望。

早上吃了肉丸胡辣汤,这家的回民老爷爷是我见过最彬彬有礼的西安人,甚至都没有之一……

郑州。

羊肉饸饹面。河南的羊明显比西北的羊要膻,估计是圈养的。

郑州最好吃的是方中山胡辣汤的葱油饼,真的,别怀疑。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9th, 2014 at 8:49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 , , ,

旅行1st.拒载之城.西安.

with one comment

旅行1st.拒载之城.西安

I

早上五点多到的西安,天刚蒙蒙亮,意外的竟然不冷,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高兴.
走出火车站就是城墙,好奇地张望一下,随即准备打车离开.

在每个城市的火车站都理所应当的被拒载,每个司机都不屑这一点点距离.
只好往鼓楼步行,一路问,没司机肯去.
走到一半,有出租车在后面按着喇叭滑过来,懒得回头,顺口一问,说,去啊.

意外之喜.
司机说,我一路过来都没人理我!
我们说,对,因为大家都问得绝望了啊…

先到大皮院去吃肉丸糊辣汤.
正是黎明前的黑暗,天色昏暗,大皮院冷冷清清,只有路口一家店呼呼冒着热气.
一人抓一块馍,呼噜呼啦地喝着糊辣汤,真是好大一碗,跟豆腐脑的风格差不多,勾着芡,裹着热气,加上辣子的辛辣,肉丸在嘴里嗖嗖地打着滚,顾不上细嚼慢咽就慌慌张张地吞了下去,几口下肚就觉得饱了,真是实在的早餐.

宾馆在建国门外,梧桐树的掩映下能隐约看到城墙.
九点才有房,一夜的火车让我有点狼狈,实在想洗澡,就没去别的地方,把包寄存,就去城墙边溜达了.

假期的清晨总是格外静谧,叽叽喳喳的鸟叫,早市也清清淡淡不甚热闹,真是散步的好时节.
我好久没有感受过安静的清晨了,北京总是在早上六点多就喧嚣一片,奔波穿越,养家糊口.

西北民风果然剽悍,北京老头儿都打打太极抖抖空竹,西安人是—甩鞭,整个路口只听见清脆的噼啪声,真是SM乐土.

坐在广场上看了很久,终于可以去宾馆洗澡了.
谢天谢地.

II

恩,早饭是秦镇米皮和腊汁肉夹馍,吃到一半才想起来要拍照.

蜗牛说肉夹馍要肥瘦相间才是最好,吃到指缝冒油,不过我还是坚持己见吃的全瘦.
总觉得味道差一点,也不知道是差的什么,总不是油吧.

想去历史博物馆,出租车司机笑嘻嘻的在博物馆门口把车一停,幸灾乐祸地说,去排队吧!
我吓了一跳,这么多人!
他还是幸灾乐祸,这里就是这么多人啊!

搞了半天是免费领票参观的,难怪人多,我还保持自己不带身份证的恶习,只能明天再来.

于是去了大慈恩寺.
恩,就是有大雁塔的寺.

我这种人去寺庙,是没啥可说的,就是爱看塔高高房大大,看个气派.
真是羞于启齿.

我喜欢满壁的藤蔓.

喜欢卑微处的心思.

喜欢雕梁画栋.

不知道风吹过是不是会清脆的叮当作响.

III

晚上的重点是吃,先去吃葫芦头泡馍.
其实就是猪大肠泡馍.
中国人最会把名字写得好听了.

我是不吃猪肉但吃猪下水的贱人,掰馍掰得指肚生疼,但看见一口热气腾腾外加红油加身的汤碗端上来,立马口水滴答食指大动.

唯一的评价是,比羊肉泡馍好吃吧?

然后去了某条不知道叫什么的街,人头攒动,走得我头昏脑胀.

停下来吃羊肉串和涮牛肚.

这家味道很一般啊.

还去了贾三吃灌汤包,要的牛肉馅的.

贵阳有很多卖灌汤包的,都写着”无锡灌汤包”,但去过无锡的人普遍反映无锡的灌汤包根本跟贵阳的不一样,就是小号的包子而已.
恩,我才知道,其实贵阳卖的是西安风格的灌汤包啊,皮薄汤多.

IV

第二天一早去了历史博物馆排队,人真是多到爆棚,速度又慢得令人发指,还不断有插队的.
西安人民还剽悍过人,一个女人跑到我前面,我说,请不要插队.
她说,你本来也不是在这里的啊!你怎么知道我插队!
我非常笃定地说,你就是插队啊.
她说,别人都没说,怎么就你说!

ok,脸皮够厚,我也不能抽丫的,说理不成,只能腹诽了.

排了三个钟头的队终于拿到票,我已经蔫了一半了.
于是,博物馆里闪光灯噼啪乱闪,我却连相机都懒得摸出来.
博物馆里的东西,好像还是缺少些生气啊,即使它们真的美轮美奂巧夺天工.
唉,等待真是消磨意志.

V

下午在城墙上玩,租了个双人自行车,骑着绕了西安城一圈,开心.

城墙好气派噢!
要是北京还有城墙该多好啊!

词穷了.

晚上又去了大皮院,先四个人吃了一份酥肉,看起来油腻,吃起来不觉得哦.
看旁边的人都是一份酥肉两碗饭,吃得辣乎乎的,看起来很high,我们想再吃别的,就只能凑合吃吃算了.

最后一站是小炒泡馍.
跟一般泡馍的区别就是炒面和煮面的区别,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掰馍掰得我要死,真是要命,这种吃饭方式是谁发明的啊,饥肠辘辘的时候简直要崩溃了.

还好,很好吃!!!
西安的东西很合我胃口啊!

酒饱饭足,踏上去库尔勒的火车,第二天早晨会到兰州,旅行的第二站.
但是走之前又一次被拒载数次,难道西安的出租车都是奔着机场去的吗?
而且他们拒载的方式都很气人,也不明说,开着车撒腿就跑,真不知道是搞什么鬼.
在西安只待了两天一夜,被拒载的次数比我之前二十余年加起来还要多.简直到了叹为观止的程度.

西安有厚重的历史,沧桑的城墙,沉默,辽远,但是它太冷漠了.
尤其是看到老太太上公交车,人还挂在门上,车就飞驰起来.
西安不是长安了吧,过眼云烟而已了.

元宝,你自己在家睡得好吗?

Written by beeender

十月 20th, 2009 at 6:12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