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它比我跳得更远

想得太多却做得太少

Archive for the ‘新疆’ tag

非典型新疆(昭苏—夏特:紫苏花居然这么臭?)

with 2 comments

起床在旁边的回民饭馆吃早餐,结账全靠自己报数,颇有古风。

吃完去附近看油菜花。

昭苏的油菜花本也是一景,但种麦子国家有补贴,好多都改成麦地了。我这几年看油菜花也看得腻歪了,倒也不甚遗憾。这个作物也真是一绝,从东南沿海到青藏高原新疆腹地内蒙高原,到处都能种……青绿的麦穗倒是头回见,新鲜了一会儿。

 

没有雪山作背景,天空晴朗却沉重,压在金黄色的大地之上,颇有些累人。

倒是紫苏开得很是喜人,浅紫色的一大片,高齐头顶,其实比薰衣草更好看。美不滋儿走近一瞧差点没背过气去,这花是狐臭味儿的怎么没人提醒我…………问刘老师这个作物种来做什么,他说提炼精油(比薰衣草值钱)、采蜜,然后就是作草料。

呵呵,后来他们在旁边买紫苏蜂蜜我都皱着眉头替他们愁了半天,很怕这蜜也是狐臭味儿……(事实上蜜的味道很正常,但我也就尝了一点,真的没什么胃口。)

说是罗平也可以吧……

麦子还绿着,秋收的时候昭苏的麦田金灿灿的应该很美

千万不要走太近,真的很臭,我随手摸了一把手都臭了……

蜂箱,嗡嗡得有点眩晕

这是三岁婴儿的表达水平吧……

 

享受了半天臭花,又去看了个什么喇嘛庙,对庙实在没什么兴趣,这个喇嘛庙毫无异域风情,跟承德似的,不说谁知道这是新疆啊。

下午往夏特走,穿过麦田、紫苏地、洋芋地和各种各样的村庄,天色忽阴忽晴时凉时热。

 

过军马场一带的特克斯河时下来休息,一队高大英俊的马匹过马路来喝水,军马就是不一样啊,排成一列下河,站成一排饮水,围观群众对着它们的背影都啧啧称奇赞叹不已。

 

两头牛在饮水

排队过马路的马匹,油光水滑的好想摸,但又怕挨踹,还是欺负羊吧

排队下河

排队饮水

 

夏特是个柯尔克孜族乡,这天正好赶上庆祝新疆自治区成立60周年和夏特乡成立50周年,乡里的广场上熙熙攘攘都是盛装的人群,还搭了个舞台在弹唱比赛。刘老师立刻停车带我们去凑热闹。

穿过一片摩托车阵,走到广场中间,舞台上正在咿咿呀呀地弹唱。,柯尔克孜语一个字儿也听不懂,感觉是在讲故事,听了一会儿发现一共两句调,只是换词儿,观众津津有味,时不常还喝声彩,更觉疏离和莫名。

 

摩托车阵。当然比东南亚铺天盖地的架势还是小多了,毕竟地广人稀……

男孩爱玩枪真是跨越一切局限性的普适爱好

没看懂为什么广场中间有个面包一样的东西,第一反应是:国家大剧院?

 

看了会儿热闹,到旁边的饭馆吃午饭。薄皮包子里好多羊油,膻得我只咬开了皮就下不去嘴了,羊油始终是我无法突破的一道坎。用我妈的话来说还没饿够,等饿够了我就搬新疆来。还吃了飘着奶皮子的酸奶,太酸了,放了三大勺白糖才能吃,倒真是很香;还有面肺子,往羊肺里填调过味儿的大米而成,还挺有意思。

酸得要命的酸奶

争取在五年内克服的薄皮包子,现在还无福享用

长得不是太好看的面肺子

 

这时舞台上换了一个人弹唱,苦大仇深的,问老板这唱的是什么,老板听了听解释说,唱的是以前怎么受压迫,现在生活好。柯尔克孜语也有翻身农奴把歌唱啊。

正是大中午的,天又异常的热,台上的人唱得满头大汗,台边的评委也穿得整整齐齐在烈日下坐着,花枝招展的观众围作一大圈,连公路对面的山坡上都坐满了年轻人,大家都喜气洋洋地享受着节日。也许只有常年过着寂寞而安静的生活,才能在热闹的气氛中如沐春风吧。

第二天出山再路过这里,舞台拆得干干净净,商店也都没有开门,一个人都没有了,真是有点寂寞呢。

对了,集市上买的白兰瓜是最甜的,还便宜,10块钱一袋子五个!

 

吃饱了打算进夏特景区,门口看了看好多车啊,索性先去附近玩一下,在一片林子里歇下来。

树林好像是旁边牧民的牧场,看我们进去,过来问要不要进屋喝茶,我们谢绝了,他们也不太在意,随我们在林子里铺了毯子坐下乘凉吃瓜。

陆续又来了些本地的车,驾轻就熟的挂上吊床、切肉备菜,这就开始野餐了。

 

景区的道路沿着夏塔河逆流而上,河水湍急,冰川融水裹挟着大量的石灰质,是灰白色的。

河谷两侧都是云杉林和草甸,牛羊马都随处可见。这边的牧马比在内蒙古看到的多得多,半大小孩也驾轻就熟的骑着马赶牛。

 

进入核心景区之前先找好住地,在哈萨克牧民家订下了毡房,顺便把晚饭也敲定,才放心地去看冰川了。

夏特的温泉,很简陋,不过古道边的温泉就应该简陋嘛,毕竟是为疲惫的过路人消解疲乏的。俩小伙子旁若无人地趴天窗看了半天……于是我们决定温泉就不泡了……

我们住的毡房

隔壁毡房……比我们住那个阔气多了!还有电!

被我多次尾随的大尾羊们

主人家的马,在圈里四脚朝天打了半天滚,然后就这么默默地准备睡觉了!到底是谁告诉我马是站着睡的?!这马睡觉步骤姿势都跟我家猫一样啊!

 

从温泉坐车4公里到青蛙泉,里面的路还在修,可以步行,也可以骑摩托或马进去。

这里是夏特古道的起始段,说到这里,这几年好像陆陆续续在点状地走着丝绸之路呢。如果能穿过峡谷翻过达坂涉过河流……就能到达南疆的拜城县。啊,南疆,我心驰神往了一会儿。

 

太阳在云层里忽隐忽现,面前的木扎尔特冰川仿佛也没有多远,河水在不远的地方哗哗地流淌,草甸里开着各种颜色的野花。除了小飞虫多点儿,几乎是让人幸福的静谧。

正在修路,里面就要步行了。冰川看起来近在咫尺。

草甸中的小木屋

山脚下的云杉林

很喜欢这段路,视野开阔景色丰富,虫鸣鸟叫非常怡人。

今年水很大

走了一会儿太阳才出来,谷地一下子就容光焕发了

回头看来的方向

 

走了一段,看够了花,决定返回,忽闻雷鸣,很快就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一下雨温度就迅速下降,空气清凉舒适。碰上一群牛马,牛还算沉稳,马又是打滚又是撒欢,互相蹭个没完,跟我家俩猫似的。不都说马总是站着吗,怎么伊犁州的马不是四脚朝天乱打滚就是躺地上睡觉啊……感觉我的常识都有点问题!

警察叔叔!就是他俩,蹭来蹭去秀恩爱!

 

雨下了个把小时才停,站在青蛙泉附近等摆渡车,等了好久也没来,只好步行4公里回去。

夕阳下,胖乎乎的旱獭发出高亢的叫声,忙忙碌碌地钻出钻进,有时三五成群,也不怎么怕人,双手在胸前拿个小姿势,凝视着远方。如果人走得太近,它们就刺溜一下钻进洞里,大屁股毛茸茸肉乎乎的,跟大尾羊有得一比。

回头再看看木尔扎特冰川,云雾散去,阳光洒在冰雪上闪着光。

 

 

 

 

 

Written by iker

八月 14th, 2015 at 2:30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非典型新疆(伊宁—昭苏:羊真的脑溢血了?)

without comments

到伊宁的那一天,气温高达38度。

因为北京前一晚的雷雨,早班机还延误了快俩小时,三个早起疲乏的人蔫头耷脑地在候机楼里等刘老师来接,外面阳光明媚暑意正浓。

五个同行者终于会合,先去吃拌面。

 

天气热得不正常,餐馆的门大大地敞开着,电风扇努力工作也没起多大作用。花了约莫二十分钟,拌面才上桌。

幸好我自从在素可泰经历过点菜后老板才出去买米这样的事儿后已经处乱不惊。拌面味道不错,口味接近甘肃(还有点湖南口味),幸好不是接近青海。

吃完也就北京时间3点多,手机倒是很自觉地调到了东六区,新疆时间不过午后1点多。先把手机调回北京时间,然后再用新疆时间安排生物钟,感觉整个人颠三倒四,结果一路也的确是神智紊乱(不光是时间的事儿啊)。

 

往昭苏赶去,路边买了几个瓜,咔咔先啃一个聊解暑意。

接下来要翻过乌孙山,今年夏天实在太热,山顶的雪都化完了,山坡和缓碧绿,倒有点甘南的感觉。远一些的地方都浑浊地罩着一团烟尘似的,这两年在陕西西部、甘肃西部、内蒙东部的半干旱地区都有类似的状况,仿佛只是细腻的尘埃扬起后无处落脚地漂浮着,视野所及极不清爽,连着高温更觉燥热。

翻过乌孙山(过了几个山头就吃了几次瓜,啊,赞美夏日里充满水分香甜的西瓜和白兰瓜!),路上遇到回家的羊群,卷起一路尘土飞扬,很有气势的样子。牧羊人骑马东奔西跑赶羊,嘴里不时地打个呼哨招呼羊群,潇洒自若。

新疆的羊是特别的大尾品种,跑起来胖乎乎的大屁股上下翻飞,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这羊极为胆小却又会察言观色,每次我贼眉鼠眼一靠近,它们就赶紧跑开,总是无法如愿。

 

一只羊有特殊待遇,跟人一起坐在马背上,还很雍容地架着手,我们好奇心起打听这羊是怎么了,刘老师用哈语跟人聊了几句,牧人指了指羊脑袋说了句什么,刘老师说,羊脑溢血了。

但是怎么看那羊也不像是急性病的模样啊,脑溢血不是应该歪嘴斜眼吗?它怡然自得倒像是军训时装病的偷懒孩子。我们都不懂哈语,畜牧业知识也基本为零,再怎么满脑子问号,也只好接受这个答案,现在想想还是觉得他是胡说八道。

 

到山下,在山涧边停车,把瓜放进水中冰着,我们在旁边休息乘凉。水流冰凉浸骨,我走下去若干次都只能坚持五秒就哇哇叫着蹦上了岸,雪水真凉啊。

订的宾馆没有空调,问老板有没有电风扇,老板淡淡地说,我们县城里没有卖电风扇的。被这句话所包含的信息量震慑,几乎不敢再问下去。

 

休息片刻,溜达到美食街吃饭,点了馕坑烤肉和一些烧烤,喝着甜不滋滋的格瓦斯。肉孜节还有点余温,问老板有没有馕,老板说,打馕的师傅过节去了,今天没有。

吃饱喝足,在城中心的广场上看了会儿小孩玩旋转木马,众多木马里混了个布鲁托,哼,以为我没瞧出来吗!

旁边大片的地方都是广场舞的地盘,气势上还是占了上风。

溜达回宾馆差不多十一点,正好天黑,洗洗睡了,早上四点多起床,十一点才天黑,这一天过得很充实呢!

拌面的五个菜码,就不能拿个大点儿的碗吗?

面的分量足够大,我从早上四点饿到两点也只吃下一半,浪费可耻……

路边的瓜摊。现在哈密瓜挺少的,好像都改种白兰瓜了?

一毛钱的雪都没见着……说这是郎木寺也没差啊,伤感

看见他们骑马那么自在好羡慕,但是刘老师一直给我们泼冷水:还要别人牵就不要骑马了,浪费钱!

羊很爱埋着头乱跑,还得跑前跑后把它们赶作一团,牧羊犬还是很有用的

在我眼里,这就是一山坡圆滚滚的屁股……走起来左右扭动,跑起来上下翻飞,太萌了

被定性为脑溢血的羊……面带神秘莫测的微笑

混错队伍的布鲁托

原来馕坑里是这样烤肉

格瓦斯太甜了,啤酒尚可,但是不大冰,不开心

烤西兰花特别好吃,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Written by iker

八月 11th, 2015 at 4:45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