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它比我跳得更远

想得太多却做得太少

Archive for the ‘为了忘却的自由’ Category

你从河边篮中来(完)

with 3 comments

其间你又发烧两次,带去打针,医生说不是母乳养大的,体质还是偏弱,抵抗力弱,所以容易病。
爸爸一直担心打抗生素太多会不会让你的肾负担太大,还好,还好你还是慢慢长大了。

这时候你已经有6两了,长大了一倍还要多。

然后就可以开始喂猫粮了,把猫粮泡软,碾碎了再用奶粉泡上,用注射器喂你。
虽然你并不喜欢这样吃,但还是接受了。
吃猫粮之后你好像长势惊人,眼看就是一只猫了!

这是你第一次跟元宝出现在同一张照片里,虽然是我把你放过去的,但他并没有哈你,也没有立刻跑掉,说明他已经接受你的存在了。

好奇地闻闻你。

你倒不认生,就往他怀里钻

元宝可没有扁豆热情,默默地挪开一点

你在认识新环境,而他在认识你

闻闻小屁股是必备礼仪

检查完毕,佯装无事

元宝把卖萌重任转交给你了吗?

渐渐开始喂你没泡过的猫粮,你不肯吃,就拌上罐头汤加点肉渣,吃得呜呜地叫。
还很护食,我伸手帮你按住盘子,你就哇哇大叫踩住我的手。
真是被你逗得不行。

漂亮的大眼睛会说话。

你真的有猫样儿了!

虽然还是一只小傻猫!

但是你会健康地长大对吗?快快长大,扁豆快等不及有个势均力敌的玩伴了!

Written by beeender

八月 11th, 2011 at 6:36 下午

你从河边篮中来(五)

with 2 comments

你开始有要求了,独自在盒子里睡觉老大不乐意,吵吵嚷嚷要出来,出来就安静。

虽然溜达一会儿就犯困

这时候你还长得像个仓鼠什么的

傻乎乎的

困了吧?元宝和扁豆困了就是一只眼睛先睁不开……

然后就都闭上

呼呼睡着

呼呼的

扁豆来检查一下,这个白球是个啥?

抬头,恍惚之间还以为是眼睛花了

根本是两个扁豆!

一大一小!

太有趣了

这阵子你喜欢翻肚皮睡

看你那副傻样儿

你在简陋的临时卧室里已经待不住了,一放进去就闹个没完。

扁豆就好奇地坐在旁边看

把盖子碰倒,忍不住踩上去

我只好把你拿出来

扁豆好像不是想和你玩,只是想扒拉扒拉里面有什么


有时候看着你的小模样,真的觉得你已经大了很多

开始有小猫的动作

睡熟的样子真的是一只猫了!以前是个毛球球!

睡得多香

肚子鼓鼓的,还让我担心了好一阵,每天爸爸下班回家都忙着给你刺激排便,你就吱哇乱叫,哈哈,真是不堪回首。

你的情况稳定下来,总算有时间好好抚慰一下元宝和扁豆。

做猫饭!

哥哥姐姐也终于心理平衡些了吧,这大半个月,每天爸爸妈妈都围着你转,顾不上他俩。
连从来不粘人的扁豆都每天晚上嗷嗷叫要求拍屁股亲热了,你看,你让他们吃醋了。

你出落成一个俊俏的姑娘了,待字闺中,惹人爱。

溜达的范围越来越大,在地上也能走到客厅去了呢

扁豆对小老鼠已经没有丝毫兴趣了,你就是她的新玩具呀!

看你睡得这样,哪像个姑娘,哈哈!

小绒球啊小绒球,你就要长大了,妈妈真是又高兴又失落。
但还是高兴多吧!只要你健康快乐,怎么样都好!

Written by beeender

八月 11th, 2011 at 6:12 下午

你从河边篮中来(四)

with one comment

好在你还不知世事,每天的主要活动就是吃吃睡睡。

偶尔吃完要求你活动活动,你也一脸严肃。

那么严肃,是开会吗?

沉思国家大事吗?

还是思索人类的未来?

但是你也开始慢慢懂事,吃饱喝足就四脚朝天玩爸爸妈妈的手指头,然后满足地睡着。

小猫比小孩可长得快多了,你的后腿也越来越有力,爬起来利索了很多。

看上去还不错

简直像在奔跑呢

搞不清状况就嗷嗷叫

腆着圆滚滚的小肚子到处溜达

认识这个世界

而最想跟你认识的,是热情的扁豆姐姐。

她总是一手把你拨拉过来就闻

我们都笑话她,小猫是你生的吧,你看长得跟你一样!

她是自己也生了疑

难不成真是我生的?

你老实不客气就扑她怀里去

她也不客气,搂住你就啃


当然,是要被爸爸妈妈制止的。

但是你锲而不舍,还是想去她怀里探探

探着了么?

没有奶吧!

扁豆说,你站住,我没批准你过来!

但她可是刀子嘴豆腐心,一会儿就搂着你玩儿了。

Written by beeender

八月 11th, 2011 at 5:36 下午

你从河边篮中来(三)

with 10 comments

13日,早上继续带你去打消炎针。

排便已经正常,在刺激下都能拉出来了。

回家继续努力刺激小黄猫排便失败。

不过14日凌晨,喂完一次奶之后他终于又排出了大便,而且不是干硬的,情况似乎有所好转。

14日早上,我觉得他精神不好,带你打针的时候请医生看了一下,医生觉得他脐带附近有炎症,让我回家抹点红霉素眼药膏,次日如果还没恢复再来。

但是下午他仍然很萎靡,我按时喂奶,刺激排泄,除此之外他一直在睡。
后来感到他越来越凉,嘴唇鼻子发白,赶快送去医院抢救。

一切都已太迟,肺部积液让他弱小的身体不堪重负。

我看着他努力地想要呼吸,却力不从心,打了促渗针却没有排出尿液,要靠外力按压才能勉强维持呼吸。
他的鼻子嘴唇越来越白,瞳孔开始涣散,最后停止心跳。

没有什么比看着心爱的孩子痛苦地死去更让人崩溃。他的眼睛仍然微睁,就好像还会再次醒来,我一次又一次地揭开盒盖,希望奇迹会出现。
但是他的身体开始冷却,绒毛柔软如常,下面的身体却开始僵硬。

我不知道怎么接受这个现实,阿丁丁的离去还算是有心理准备的结果,他却太过突然。
我为你们预想的所有未来都是双份的,一起的,我也不知道被抽走的那一半空缺要用什么来填补。

你一直在箱子里扑腾,要吃要闹,你也许不知道你最后一个弟弟也离开了你。
也许你知道,只是,生存就是这样。

爸爸安慰我,这也是没办法,你把小白猫好好养大吧。

可是我哭着冲好了奶,看见箱子里只有你一个,就嗓子发紧,眼泪忍不住一直掉。

照片里,你们都是活生生的。

会叫会闹。

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他去找另外三个兄弟姐妹了。

也许那里真的没有痛苦吧。

我原来也觉得做救助是很困难的,他们需要克服来自于金钱、精力和不理解的人带来的压力。
这时候我才发现,那些都不是最难的,最困难的在于不得不随时面对病痛和死亡,面对一个个弱小而无助的生命的离去。
爸爸说,你要做这个事,就必须接受这样的结果,不能每次都哭得死去活来的。
我是应该冷静一点,抽离一些吗?
也许有一天会吧,也许永远都不能。

我没有选择让他和阿丁丁在一起,不想吵醒阿丁丁了。
挖土的时候打雷了,下雨了,土湿了,而我要把他扔在潮湿冰冷的土里,他会冷,会害怕吗?
最后把他从盒子里拿出来,还没有给他取名字,我以为时间还很长。可是他再也不会是柔软温暖的一小团,他会说话的眼睛再也不会看着我,他就这么睡了。
心如刀绞。
宝贝,晚安。

而你,要独自活下去了。

你是五个里最强壮的一个,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在这一天,我们决定把你留下来。
我不想失去你。

Written by beeender

八月 10th, 2011 at 1:21 下午

你从河边篮中来(二)

with 3 comments

但是当天晚上小黄盖就不行了,基本没有食欲,也不动,肚子开始发紫。
我们陷入了两难,喂他,憋死;不喂,饿死。勉强地喂一点,希望他能保持生命迹象,同时仍然刺激排便,祈求随便哪里有个小小的洞能出来一点点尿液,但是他只拉出了一点点便便。

凌晨,他走了。爸爸陪他度过了最后的时间。

清晨起来喂猫的时候,看见他孤独地躺在旁边的小盒子里。
我把手放在他的身体上,冰凉。
给他个名字吧,阿丁丁。
在小区的绿化带里葬了他,在我家窗口能看到的位置。那里熙熙攘攘,希望能补偿他没有看到过的人世喧嚣。
他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过。

回家,小黄猫也不对劲,软软的,一点声儿都没有。赶紧带去医院。
还是之前的呛奶问题,肺部有积液,打了消炎和促渗针,缓了过来。

只有你们俩了,要好好地长大。

你们俩吃奶都还不错,但只排尿不排便。


医生说有两种可能,一是之前吃得太少,肚里无货可排;第二是肠道发育不好,还没开始蠕动,所以排不出来。
我们没有养幼猫——连小猫都没有——的经验,只能一边继续喂食、刺激排便,一边看网上的帖子安慰自己:好多幼猫都好几天才拉出来呢。

那个时候你那么那么小,握在手里也只软软一小团。

11日早上,小黄猫精神很好,你又蔫了。

带去医院,医生猜测可能是排便问题,医生护士一起上阵,终于给你揉出了好大一条屎!真没想到,看到屎会这么开心!

你还是一直睡,小黄猫倒精力旺盛,吃饱了就睡一会儿,没一会儿就醒过来抓盒子要出来。

晚上到家觉得你的情况还是很差,赶紧去医院。

右后腿肿胀,怀疑是脱臼或者骨折。
医生说骨头还太软太脆,即使是脱臼骨折也没法接,一捏就碎,只能用夹板固定位置,等长大再接。
这些都无所谓,三条腿也能过日子,我们养着你就是了。

拍X光,并没有骨折迹象,打一针消炎。

消炎针果然见效,半夜起来喂奶的时候,你已经开始喵喵叫喊饿了。

12日早上在护士的努力下小黄猫终于排便了,非常干燥,累得他自己也够呛。
这天是两个小家伙精神最健旺的一天,轮番叫唤,折腾没完。

现在想来,都是打针控制了病情的原因。
当天晚上爸爸发挥水平,又让小黄猫排出了一截干硬的粑粑。

如果你们能一起长大该多好。

你们多小啊,那么脆弱,温温软软。

虽然元宝还没有接受你们的存在,但已经不哈了,只是警惕地看看就跑掉。

交际花扁豆已经很有兴趣要知道你们是谁

你们是谁?

出来玩玩不?

有股奶味儿啊

我能摸摸你吗?

你是谁?长得跟我差不多啊

你们都还后腿无力,拖着到处爬。

但是好奇心倒是一点都不少。

东张张西望望

这边看看

那边瞧瞧

小表情专注得好笑

小青蛙腿儿

如果时间能就此停住,你们是多么幸福。

 

Written by beeender

八月 9th, 2011 at 2:25 下午

你从河边篮中来(一)

with 2 comments

小猫,你已经慢慢长大,大概我是不能用“你被装在篮子里,被河水冲来”这样的话敷衍你了吧?

人生太多意外。

7月8日,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求助,捡了一窝被猫妈妈抛弃的奶猫,位置离我家很近。虽然没有经验,还是跑过去了。
救助的姑娘说,猫妈妈是院子里的野猫,跟别的猫打架受了伤,把小猫扔在了车库门口,她见到的时候已经死去一只,捡回来又死了一只。
因为他们是公司,第二天就是周六,没有人能照顾,我就接走了。

你们仨,一只黄狸,一只黄白,还有一只三花就是你了(只有尾巴是花的,头顶上有两点花)。

情况都不是太好。
你看起来是最好的,睁眼了,能发出一点吱吱声。
黄狸眼睛被分泌物糊住,呼吸有呛到的噗嗤声,脐带未掉。
黄白的情况最差,个头小,眼睛糊住,脐带很长,没掉。

垫了个热水袋保温。龙猫叫我模仿母猫舔舐按摩一下。

都很虚弱,一直在睡。
小黄狸长得多像元宝啊。

基本上不发出声音,偶尔扑腾扑腾箱子。

由于背上靠尾巴附近有很多跳蚤粪,所以身上肯定是有跳蚤,要和元宝扁豆隔离开。
元宝出来数次听见吱吱声,最后终于生气,叫了几声躲起来了。
扁豆比较习惯猫来猫往,醋意没那么大,有点好奇,有点害怕,就在不远的地方打瞌睡。

madmao推荐了猫奶粉,晚上拿了回来。

只有你咕噜咕噜喝得很好,小黄也还不错,小黄盖头基本不太喝。

因为2小时要喂一次,爸爸晚上就没睡,陪着你们。

第二天去医院检查。

身上有跳蚤,体外驱虫(初生幼猫不能用滴剂,要用喷雾),回家还要给元宝扁豆也除。
医生说脐带一直没掉说明营养很差,代谢不好,都已经睁眼了,脐带早就该掉了。用剪刀剪掉了已经干掉的部分。
营养不良还表现在指甲发黑上,医生说那不完全是脏,是营养太差,末端循环不好。
眼睛是被分泌物糊住了,用温水(好像是用的某种眼药)擦开之后坚持滴眼药水能够恢复。

最坏的消息是,小黄盖先天畸形没有尿道口。
医生说不要抱太大希望,最后他会因为无法排尿憋死。现在太小太弱不能手术,如果能活到满月,可以做个小手术,但是能撑到那时的希望渺茫。

医生一再强调这窝猫先天体质很差,估计是母猫本身就吃得不好,所以小猫在娘胎里发育就不好,出生后母猫营养不好奶水不足,所以他们都营养不良。
没有母乳,很难养活。

不管怎么样,去了趟医院,总是有点底了。

不知道小黄盖能活多久,我乐观地希望他能活下来,三个孩子一起长大。

小指甲黑黑的,希望营养能跟上,慢慢代谢掉吧。

小脚丫软软的,快快好起来。

 

Written by beeender

八月 9th, 2011 at 1:22 下午

那只叫摇摆的小猫

with 3 comments

见到他的时候是黄昏,准备去董云家拿了行李就去火车站。董云突然说,小猫!

回头一看,路边的台阶上有一团白白的小东西,过去叫了两声,没动静,不知是死是活,伸手轻轻敲了两下他的头,小家伙突然醒过来哇哇大叫。

给龙猫打电话想知道能喂他吃点什么,然后抓起他就走,小家伙那么轻,骨瘦如柴。在我怀里哇哇直叫,小爪子在我脖子上使劲扒,他是想妈妈了吗?

上海下了很长时间的雨,他可能在雨水里泡了很久,身上湿漉漉,小肚子脏脏的,毛一绺一绺的,不知道在外面待了多久。

大声叫,饿坏了。

但是并没有力气,虚弱地躺着。

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上海,董云担负了奶爸的重任。
正在试验给小猫喂泡水猫粮。

他没有力气,只是胡乱扑腾。

站不起来,好像也看不清食物的位置。

扑腾了几下又睡了过去,奶爸抱着他。两个男人在讨论怎么喂食比较合理。

他那么小,那么小。

小脸脏脏的。

虚弱得睁不开眼

蜗牛喂他吃猫粮,小家伙也许还没断奶,用手喂就用小尖牙咬住手不放。

是被猫妈妈遗弃吗?还是被人随手拿走又随手扔掉?

吞咽有些困难

睁开了眼睛,多漂亮的大眼睛

奶爸跑去买奶粉和针管,蜗牛接着喂。

小鼻子小爪子都糊了好些猫粮糊,擦擦。

老不乐意被擦了,嗷嗷大叫。

继续喂。

这个姿势吃起来顺畅一些

吃累了休息一下。

奶爸买了针管和奶粉回来,喂起来更顺手,他也更习惯于喝奶。吃饱了在他腿上睡了。

新晋奶爸十分紧张,在路上就快尿裤子了,回家之后时不常的还得在门口抽两根烟。

静静地睡着。

小小的身体那么柔弱。

我拍这些照片,希望给他的爸爸妈妈一个尽量完整的故事,一个可以看到他幸福的故事。
我心中怀着很多很多的憧憬,他会一点一点好起来,每天馋得哇哇大叫,像一团小白球一样跟在董云脚边满屋滚来滚去;再大一点他会有更多的好奇心,他不知道什么是痛苦和伤悲,幼年时候的危机只是我们的谈资,却没有给他留下任何阴影;他的腿会变得强壮有力,在家里上蹿下跳毫无障碍,全然不像现在颤颤巍巍蹒跚无力。他也许最后会留在董云家,也许会来北京成为我家的孩子,也许在上海就能找到爱他的爸爸妈妈,这一切都未知而值得希冀。

可是这些都没有,我们以为日子还长,长得足以让我们温吞地给他想一个兼趣味和美好于一身的名字,长得足以让我们在某天不经意的时候才确认他的性别,长得足以让我们看到他长大,变成什么都不怕的小赖皮;长得足以让他变成一个小闹钟,让他淘气,之后又睁着他纯真的大眼睛装无辜。

可是日子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长,从看见他,到停止呼吸,只有短短的29小时。他小小的身体还没有来得及长大,这个故事就被迫结束。
我从来没有想过结尾会这么突然,在又冷又饿的雨水里他活了下来,尽管医生说他虚弱得很难活下去,但我们也并不认为他会这样就放弃。也许他真的是支持不住,也许是他不喜欢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既然如此,给他一个短短的小故事,那么短,像他小小的身体一样,只有手腕到指尖那么长。

董云说,他一直摇来摇去,就叫摇摆吧。

那么,就叫摇摆吧。没有未来,只有过去的摇摆。

奶爸最后说:Hey,小猫:好多遗憾哦。你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你还没有名字;你还没来得及让我们帮你找到温馨安稳的家;你还不曾饱食我们给你买的猫粮、营养膏…;你和我在一起顶多30个小时吧,我才刚刚上岗…好吧,我唯一能决定的是,让你弱小的躯壳长眠于苏河畔。晚安吧。

晚安吧。

Written by beeender

六月 21st, 2011 at 11:04 上午

看猫看猫

with 2 comments

上周末带朋友去龙猫家接猫,当然也要跟猫咪们玩耍一番。

这位爷乃猫王是也,头上顶一“丫”字,毫无疑问是北京土著啊!

哥非常淡定,你们围观你们的,逗你们的,爷想打滚就打滚,完全无视周围的人和猫

这性格也太好了吧,镇宅啊!

腰椎骨质增生的卡卡,好像瘦了一些,不爱理人只爱睡觉。

卡卡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强力推销的花儿。

她还没领养出去我真是不好意思啊,本来觉得她比扁豆好看好找领养,就没要她,结果到现在她还没被领养。

我一定要给她找个好妈妈,欢迎报名!

这娃性格比较各色,不太喜欢跟别的猫打混。

迷人的大屁股

傻小子牛牛,非常识逗,配合玩逗猫棒玩得很来劲。

他的小伙伴们一个个的走了,他看着猫包发了好久的愣

小宝贝儿,一定会找到好妈妈的。

猫咪们继续征集妈妈呀!虽然在龙猫那里有吃有喝安全,但是孩子太多分给每一个的时间太少,孩子们还是很渴望有属于自己的妈妈啊!

Written by beeender

六月 2nd, 2011 at 9:36 上午

吃不吃并不是个问题

with 2 comments

我见过太多即将变成狗肉火锅的狗,在冬至阴冷的清晨,它们被狗贩三五成群的拖着,脚下拼命挣扎,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对死亡的恐惧都写在眼里。他们什么都懂。
这样的场面太过血腥残忍,我永远不会允许自己吃一种懂得生死的动物,也劝诫警告亲朋好友拒绝食用。
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规则,但对于已经满足基本生存需要的人来说,未必要把所有能入口的东西都变成食物。在《夹边沟记事》里,即使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饿得 吃土的情况下,家人送来狗肉也依然会说“看来家里实在是没有粮食了,不然谁舍得杀狗”。在人类已经凌驾于所有动物之上时,偶尔有点感情不是坏事。我没有权利要求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拒绝食用,但即使要吃,请不要虐杀,让它们痛苦最小恐惧最少的死去,等待死亡实在太残忍了,更可怕的是屠夫在杀狗剥皮,旁边的笼子里就是瑟瑟发抖的狗,这种精神虐待太残忍了。
引用科学松鼠会在《吃的恐惧》中的一段描述“我国目前已采用规模化生猪屠宰工艺。简单来说,就是将检疫合格、停食静养并洗净的生猪赶进屠宰通道 (期间禁止脚踢棒打),用电流击昏生猪,在击晕后10秒内开始放血,放血后的猪屠体经过清洗、去皮、去毛、去除内脏、劈半后冷却保存。我国《生猪屠宰操作 规程》已关注了宰杀动物的相关福利,电流击晕的过程较之我们印象中的屠户钢刀要显得文明许多。不过在此过程中也会有某些意外情况,例如被击晕的猪中途醒来 等等,且不排除生猪在进入屠宰通道时受到某些精神或生理刺激。所以就实际情况而言,屠宰动物在被宰杀的过程中的确可能产生例如强烈恐惧等情绪,某些情况下还可能遭受强烈痛苦。落后的屠宰方式则更是如此。”
是的,我无法要求所有人不吃,但退一万步说,请至少不要那么残忍,对待猪牛羊鸡鸭鱼都应该这样,这也是动物福利的一部分。

而且现在的情况是,国家并没有针对肉狗的检疫条例,所以市场是混乱不堪(有法律监管的领域都有瘦肉精、三聚氰胺事件,何况没有的),为了降低成本,很多狗都来自于流浪狗,或是被遗弃的宠物狗,身上的各种病菌携带绝对不会少。想想养殖场的卫生标准,再想想你家门口垃圾堆里找食的脏兮兮的流浪狗,请问你走过时连看都不想多看它一眼,为什么却能吃下去?为什么超市猪肉传出大肠杆菌超标你紧张得大叫,吃下举办细菌沙龙峰会的流浪狗你倒觉得是种快乐?还吃着火锅唱着歌呢,你以为报复了动物保护者吗?唯有呵呵以答。

再说运输条件,这种极尽脏污拥挤的恶劣运输条件除了是虐待动物之外,也是各种传染病的好伙伴,更别提狗还要拉要撒,没准晕车还要吐,互相踩踏还流血,啧啧,你老婆怀孕你都要把猫扔了怕得弓形虫,你知不知道这一下你要传染多少有趣的传染病呢?博望宠物医院的董医生说了:“食狗肉可以传染哪些疾病:1,旋毛虫,重要的人畜共患寄生虫病(猪肉检疫时必检项)此病犬也有,在食用未经检疫的犬肉后可以被传染上,寄生于肌纤维。2,弓形虫,人在食患此病未完全熟犬肉时,可感染此病,寄生于人的脑、眼球、肌肉。另患有肿瘤等疾病的犬肉也不能食用。”哟,还挺快乐的不是?吃吧,不妨多吃。

狗的来源就不多说了,无论是偷是抢是捡是买,总之绝不会是正规途径养出来的,这一点,证据太多,你非要扮盲人阿炳我也不好意思欺负你残疾人,不如把角膜捐献了吧。

最后罗嗦一句那个检疫检验证,奇了怪了,什么时候这张破纸这么管用了?双汇的猪没有证?三鹿的奶没有证?染色的馒头没有证?难道被所谓的“符合法律规定手续”玩弄得还不够多?在这个无法无天利欲熏心的国家,你们怎么这一下这么相信它了?要相信你就保持一致好吗?别费老大劲去买进口奶粉、别去乡下老家买柴鸡蛋、还有下次被强拆的时候别哭,他们都有合法手续。

无论是爱护动物还是不爱动物、无论是吃狗肉还是不吃狗肉,在志愿者高速上截狗这件事不是应该利益共存了吗?尤其是吃狗肉的,这也算你们的食品安全问题,啧啧,这根本就是济世救人超人再世啊。
也许是稍微影响了高速交通吧,但是怎么办呢,正常程序不都已经失效了吗?随意贩卖可以、检疫证也可以随便开,这种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超人蜘蛛侠不是正该出现了吗?命苦不能怪政府,那只好稍微粗暴一点了,也没有动手打人啊。

还有说什么“救狗不救人我就是看不惯”、“那么多乞讨儿童你们怎么不管”的哥们儿,你还挺有意思的,我要是追问一句你救了谁了吗?恐怕你也答不上来。连给狗的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你还会同情谁?连救狗你都不敢,你还敢救谁?一个连狗的痛苦都感同身受的社会,会不同情跟自己同物种的弱者吗?这难道不是相关的吗?你非要拆开看,我只能说,你的哲学没有学好哦,不知道“联系”;你的电影也没有看好哦,《蝴蝶效应》都没有看过。

我已经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会好,但没有办法,生活还是要继续,在无法控制的堕落之中,一点点的好转都足以让人欣喜。对于宏观来说,这些都是沧海一粟不足挂齿,而对于每个个体,痛苦都是100%,减少每一个个体的痛苦,而不是在个体的痛苦之上寻求整体的假high,这难道不是我们希望的社会吗?

 

Written by beeender

四月 18th, 2011 at 1:54 下午

最近眼中只有猫猫猫~~

with 7 comments

先恭喜温柔体贴绝世好男人大萝卜找到家!

大萝卜超级温柔,伸手摸他就舔你手(跟元宝一样,不过元宝只舔熟人)。龙猫说别的猫欺负他,他也不生气,还帮人舔毛!
这是多么优秀多么有风度的猫咪啊!

真高兴他找到好妈妈!

以下小盆友都在找妈妈!

睡神栗子小盆友,终于看见她醒着了。

她发嗲都很矜持,一个劲儿蹭椅子腿儿,哈哈。

这二位正在行碰鼻礼。

差点成为我家扁豆的花儿

很淡定的,我觉得她长得很好看,比我家希特勒好看多了嘛,哈哈

唐家岭的小奶牛。这孩子长大了呀。

我也爱他!

白短圆小石榴,有点怕生,但是很好看的,还很干净!

想起我家扁豆每天把自己裹得灰不溜秋的,我心里有点伤感。

漂亮的小妈妈。

很爱跟人玩儿,好奇心也很强,不知道为什么拍照片下来都有点忧伤。

这仨胆小鬼,我就没见他们仨下过地,每次去都窝在一处一脸惊慌失措……

但还是都比元宝大方啊,我过去摸他们也不跑。

顺便庆祝一下我第一笔中介业务成功!谢谢抹茶娘晶晶!

我的第二笔业务快点来吧!快来包养小猫咪们哦!

Written by beeender

三月 22nd, 2011 at 10:04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