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它比我跳得更远

想得太多却做得太少

非典型新疆(伊宁—昭苏:羊真的脑溢血了?)

without comments

到伊宁的那一天,气温高达38度。

因为北京前一晚的雷雨,早班机还延误了快俩小时,三个早起疲乏的人蔫头耷脑地在候机楼里等刘老师来接,外面阳光明媚暑意正浓。

五个同行者终于会合,先去吃拌面。

 

天气热得不正常,餐馆的门大大地敞开着,电风扇努力工作也没起多大作用。花了约莫二十分钟,拌面才上桌。

幸好我自从在素可泰经历过点菜后老板才出去买米这样的事儿后已经处乱不惊。拌面味道不错,口味接近甘肃(还有点湖南口味),幸好不是接近青海。

吃完也就北京时间3点多,手机倒是很自觉地调到了东六区,新疆时间不过午后1点多。先把手机调回北京时间,然后再用新疆时间安排生物钟,感觉整个人颠三倒四,结果一路也的确是神智紊乱(不光是时间的事儿啊)。

 

往昭苏赶去,路边买了几个瓜,咔咔先啃一个聊解暑意。

接下来要翻过乌孙山,今年夏天实在太热,山顶的雪都化完了,山坡和缓碧绿,倒有点甘南的感觉。远一些的地方都浑浊地罩着一团烟尘似的,这两年在陕西西部、甘肃西部、内蒙东部的半干旱地区都有类似的状况,仿佛只是细腻的尘埃扬起后无处落脚地漂浮着,视野所及极不清爽,连着高温更觉燥热。

翻过乌孙山(过了几个山头就吃了几次瓜,啊,赞美夏日里充满水分香甜的西瓜和白兰瓜!),路上遇到回家的羊群,卷起一路尘土飞扬,很有气势的样子。牧羊人骑马东奔西跑赶羊,嘴里不时地打个呼哨招呼羊群,潇洒自若。

新疆的羊是特别的大尾品种,跑起来胖乎乎的大屁股上下翻飞,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这羊极为胆小却又会察言观色,每次我贼眉鼠眼一靠近,它们就赶紧跑开,总是无法如愿。

 

一只羊有特殊待遇,跟人一起坐在马背上,还很雍容地架着手,我们好奇心起打听这羊是怎么了,刘老师用哈语跟人聊了几句,牧人指了指羊脑袋说了句什么,刘老师说,羊脑溢血了。

但是怎么看那羊也不像是急性病的模样啊,脑溢血不是应该歪嘴斜眼吗?它怡然自得倒像是军训时装病的偷懒孩子。我们都不懂哈语,畜牧业知识也基本为零,再怎么满脑子问号,也只好接受这个答案,现在想想还是觉得他是胡说八道。

 

到山下,在山涧边停车,把瓜放进水中冰着,我们在旁边休息乘凉。水流冰凉浸骨,我走下去若干次都只能坚持五秒就哇哇叫着蹦上了岸,雪水真凉啊。

订的宾馆没有空调,问老板有没有电风扇,老板淡淡地说,我们县城里没有卖电风扇的。被这句话所包含的信息量震慑,几乎不敢再问下去。

 

休息片刻,溜达到美食街吃饭,点了馕坑烤肉和一些烧烤,喝着甜不滋滋的格瓦斯。肉孜节还有点余温,问老板有没有馕,老板说,打馕的师傅过节去了,今天没有。

吃饱喝足,在城中心的广场上看了会儿小孩玩旋转木马,众多木马里混了个布鲁托,哼,以为我没瞧出来吗!

旁边大片的地方都是广场舞的地盘,气势上还是占了上风。

溜达回宾馆差不多十一点,正好天黑,洗洗睡了,早上四点多起床,十一点才天黑,这一天过得很充实呢!

拌面的五个菜码,就不能拿个大点儿的碗吗?

面的分量足够大,我从早上四点饿到两点也只吃下一半,浪费可耻……

路边的瓜摊。现在哈密瓜挺少的,好像都改种白兰瓜了?

一毛钱的雪都没见着……说这是郎木寺也没差啊,伤感

看见他们骑马那么自在好羡慕,但是刘老师一直给我们泼冷水:还要别人牵就不要骑马了,浪费钱!

羊很爱埋着头乱跑,还得跑前跑后把它们赶作一团,牧羊犬还是很有用的

在我眼里,这就是一山坡圆滚滚的屁股……走起来左右扭动,跑起来上下翻飞,太萌了

被定性为脑溢血的羊……面带神秘莫测的微笑

混错队伍的布鲁托

原来馕坑里是这样烤肉

格瓦斯太甜了,啤酒尚可,但是不大冰,不开心

烤西兰花特别好吃,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Written by iker

八月 11th, 2015 at 4:45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