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它比我跳得更远

想得太多却做得太少

Archive for 七月, 2014

近畿十五日(12.化野念佛寺和鸟居本町)

without comments

本来看到化野念佛寺也没留神,后来发现是个供奉孤魂野鬼的寺院,觉得还挺有意思,决定来瞧瞧。

这么多地藏感觉好像幽灵公主里的精灵。

进去吓了一跳,虽然是唯物的无神论者,也觉得有些鬼气森森的。

寺里人很少,这个小哥在巡视,看见有破损的就停下来粘补。

后山也有一片竹林。

玩了一下感觉阴气太重,瘆的慌,就撤了。

往鸟居本走,这家还挺有意思的。

再往上走感觉荫蔽越来越多而阳光越来越少。

穿过高架公路

这边是受保护的鸟居本町,茅草屋顶的房屋越来越多。

在鸟居本路分两条,都进山,我们决定不再往前走,在鸟居前休息一下,折返往大觉寺。

 

Written by iker

七月 31st, 2014 at 11:30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11.祗王寺)

without comments

通往祗王寺要转入一条绿荫环绕的上坡小径,上这台阶便觉湿气渐盛,与阳光隔绝开来。

门很小,再往上是更小的滝口寺,这两寺各有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简单说,祗王寺是始乱终弃,滝口寺则是求之不得。
我认为两者皆难称为“爱情”故事,当然了,现代人的想法自然有些不同,如此揣度也属要求太多。

进去只看一眼我就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对一个青苔控来说,这里的青苔简直太美了,厚实丰满,地势略有起伏,星星点点的阳光透过浓密的树荫落在上面,简直不是人间景象。

旁边有个小小的展示,标明了各种青苔的名字。

其实这个寺也只这一点地方,有个不大的本堂,但这庭院真的太美了,让人留恋不舍。
最后是因为蚊子实在咬得太凶,落荒而逃。那几个包直到半个月后回到北京还又红又痒,时刻提醒我别忘了这惊鸿一瞥。

祗王可比宁宁要女人气多了,这阴柔潮湿的居所散发着浓浓的女性气息,颇有些愁肠百转的感觉。
我总觉得她并没有完全遗忘尘世喧嚣啊。

出来蜗牛在一人高的竹围栏上发现了这个入定的小家伙,哈哈。

离开祗王寺继续沿路走,外面还是阳光灿烂,刚刚那些简直是场梦了。

Written by iker

七月 30th, 2014 at 3:08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10.常寂光寺的绿枫)

with 2 comments

沿路上去就是常寂光寺,日本自创佛教宗派日莲宗寺院。
这是著名的赏枫名所,看过很多台湾人的赏枫游记,那真是人山人海,看着都头疼。

好在这会儿是淡季,寺里几乎都是个位数的游人,清清静静。

满眼皆枫,可以想象秋日盛景,但夏季这浓淡不一的绿也很养眼啊,怎么无人赏识?

岚山较东山植被更好,空气潮湿些,青苔也更厚实精神。

这里可以远眺京都西部,仍然无甚可观,有点理解日本建筑师为什么去过西欧之后都对日本城市挑剔万分了。
我还没去过呢,就开始挑剔了!

这个多宝塔形制很奇怪,说是日式的吧,中间夹了一段印度式的白色弧形顶,说是印度式的吧,飞檐翘角的木构又很日式。
感觉好像肉夹馍夹了块汉堡肉,然后还不难吃……你说怪不怪!
研究了一下说是桃山时代的代表作,我看别的也没有这个造型的啊。

结构还是做得很漂亮的

本堂正在大修,工程车都怎么上山的,没看见寺里有路啊,都是楼梯嘛。

走出常寂光寺,转到落柿舍门口看看,好像都是在门口看看,进去的人不多,感觉是个很朴素的小寺。

继续往深处走,这里散步真好。

挺多小作坊卖陶器和竹器。

这纯属卖萌了!

家家都着意装点门前,都弄得很可爱,到底谁说日本人不注重对外展示啦!

 

Written by iker

七月 29th, 2014 at 11:11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9.岚山嵯峨野)

without comments

在京都的第三个清晨,我又早早就醒了,看蜗牛还睡得很香,索性自己去逛逛。

出门向西,转进油小路通,一路向北,穿过御池通,在押小路通折而往东,在麸屋町通转向南,然后从硝药师通走回四条西洞院,大约是4公里,走了约莫90分钟。

清晨的小路很安静,时不时的有通勤的自行车飞驰而过,骑车的人打扮都好日剧啊!
老人起得早,提着水管冲洗自家门前的空地,顺便浇花,与邻居们互道早安。
汽车不多,在每一个十字路口都会减速停下来看看再走,如有会车必然是互相谦让一番,然后互相致意再走,看见行人和单车也会让行,跟我帝都胡同里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啊。
走了一会儿到8点多,送小朋友上幼稚园的妈妈爸爸都出发了,大多数妈妈都骑着带有前后两个儿童座椅的自行车,很可爱。在御池通看见一个小学校车的停靠点,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爸爸和小孩子挥手告别,互相寒暄几句各自匆匆上班去。

这是京都最日常的清晨,平静有礼,井井有条。

回到酒店,蜗牛也洗漱收拾好了,往四条大宫去坐岚电。
在快餐店吃早饭,感觉这个时间吃早饭的都是刚从弹珠房玩通宵出来的老人家,有些走都走不稳还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当然这是我的推测,因为看他们的精神状态跟打通宵麻将的人差不多……

我点的铁板照烧鸡之类的,香肠还挺好吃。

蜗牛的牛丼之类的,牛肉不错。

吃饱去坐岚电,这电车可真够老的,开得又慢还哐哐响,坐的人也不多,几拨韩国人,几拨西方人,还有几个当地人。

电车往西,感觉跟东边不大一样,房屋密集且有些萧条,有些还挺破旧,可能西部城区是普通的平民区,不如东山富裕吧。

坐到终点岚山站出来,顺着人流先走到保津川渡月桥看了看,嗯,果然没什么好看的人还很多,转回到天龙寺。
天龙寺人也超级多,好多好多的学生啊(到底上不上课!),还没走到门口我们就打了退堂鼓,不想进了,走吧。

沿路不开放的弘源寺、三秀院什么的倒是都很漂亮。
继续跟随人流往嵯峨野竹林。

竹林也是人潮汹涌无需多说。
野宫神社的黒木鸟居看了一眼,方寸之地挤满学生,大概因为这里奉有学艺进步的白峰辩财天吧。

人多我们无心停留,穿过JR山阴本线的铁道继续向前。
神奇的是,过了这条铁道,人一下子就没了!

这侧的竹林安安静静,比前一段感觉好很多。
这种纯天然的栅栏可以学习一下,造价低廉容易更新,也跟景物和谐嘛。

走出竹林简直就像穿过时空隧道,开阔的嵯峨野总算出现在眼前。
这时我可以由衷地说一句,岚山真美啊!

路边小店的展示

郁郁葱葱的小径

车少人少,满眼皆绿,却又明朗开阔,一流的居住地。

落柿舍前的一片麦田。
比之东山,嵯峨野更自然野趣,比之大原,又更明亮清爽,太美好了。

 

在这里嗷嗷感叹了半天,才依依不舍往常寂光寺去了。

Written by iker

七月 27th, 2014 at 4:31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8.鸭川的夜)

without comments

吃完去鸭川逛逛消食,晚上鸭川很热闹,灯火下的纳凉床跟白天完全是不一样的风情。
河滩上有人打鼓玩喷火表演,还碰见一个阵仗很大的乐队在河边表演,连架子鼓都搬来了,真是敬业啊。

走回去途中蜗牛还去立食店吃了碗拉面!我尝了一口还挺好吃的,就是没座儿太累了……

Written by iker

七月 24th, 2014 at 4:31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7.闹市清水坂)

without comments

清水寺这种景点吧,就跟天安门差不多,你到了这个城市不去似乎哪里不对劲,去了好像也就还好。

刚走到二年坂,人挺少的,还东看西看。

周边店,本来决心要买点东西,最后什么也没买,实用主义害死人。

三年坂就有点人多了,路边橱窗倒是挺好玩儿的。

 

其实这个人流还行吧,比南锣鼓巷差远了,但还是觉得好挤。蜗牛又嫌弃地说:“你只能去芬兰住了!”

这一带是和服变装的游客出没最多的路段,走了一路下来我十分庆幸没去干这个事儿——实在太游客了!
有时候在城里溜达会遇到和服装束的中老年女性,那个气场,那个优雅和内敛,粉底会略白一点,表情姿态都含蓄端庄,确实非常美。
至于变装嘛,衣服质地廉价、走路姿态完全不对、妆太现代或是素颜,还背着照相机……完全没气场,不对不对,哪里都不对。

走上来一看清水坂我都快疯了,摩肩接踵的人流啊。
顺着人流走到清水寺仁王门,咦,怎么是个神社门……

三重塔正在维修,直接往里进,想买个御守也没看见好看的,远处的塔红红一点在山里还挺好看。

清水大舞台上乌央乌央的人,本堂的香火有点呛,大家纷纷在此留影,这个热闹我们就不凑了,继续往前走。
回头看大舞台可以看清下面的结构,太规整总有种脚手架没拆的感觉……

地主神社五彩斑斓很好看,一丁点儿地方,里面人山人海,果然求姻缘是个世界性追求。
俩已婚人士混在一众虔心少年中简直无所适从,蜗牛喃喃自语,我得求个好姻缘啊……

下山找不到公车站,好像走到茶碗坂了,这条路人烟稀少,总算喘口气。
我扪心自问,现在让我回头重新考虑,我还会来清水寺吗?结论是,会,但也不会来第二次了。

又走了好远才坐上公车,好像坐反了,公车绕了一大圈才到四条,算了,反正也不堵车,就当吹空调休息吧。

晚上又逛街,在京都太累了,白天要游玩晚上还要血拼,每天都保持12小时的暴走,简直都要残废了。

进了一家人很多的居酒屋,服务员指指点点用日语解释了好久意思是他们9点要关门,问我们会不会来不及。
我们俩半天也没明白他什么意思,这会儿不才7:30?

这回彻底抓瞎了,没有英文菜单,基本看不懂,只好乱猜。

每餐必点的纳豆

炸物,好像是青椒和洋葱之类的

还有一个烤鱼

一个什么串

都挺好吃的,但是没吃饱!菜单看不懂以及店家未雨绸缪预告闭店时间让我们有点紧张,作罢,一会儿吃点宵夜好了。

Written by iker

七月 24th, 2014 at 10:23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6.东山南,圆德院)

without comments

经过知恩院往八坂神社走,知恩院感觉很大,在门口看看三门我就累了。
后来去二条城,语音导览一再说知恩院跟幕府的暧昧,嗯,感觉很气派,但估计我不会喜欢。

非洲木雕似的地藏。

八坂神社门口熙熙攘攘,进去转了一圈,觉得体量过大,反而不如一些小神社有趣。

出来在大路上走了一会儿,车多嘈杂,转进小路,居然就走到石坪小路了。

这条路安静又精致,两边都是传统日式旅馆,很优美。

人力车夫身材都很好,坐车的大多是结伴的日本女孩,总是老远就听见她们被车夫逗得咯咯笑,当车夫可不容易,又得出力还得动脑动嘴。

高台寺前的路,好像是宁宁之道吗?我也没搞清。

走着走着觉得怪怪的,越走越清静不像是去清水寺。
作为人肉导航,我迷失了方向,只好停下来歇会儿。

最终得出结论是走反了,于是又往回走,路过圆德院觉得看起来还不错,进去看看顺便歇脚。

这个院极小,枯山水庭院也很袖珍,我总觉得这是宁宁孤寂心灰而选择的至俭。

出门的时候,回头看见女儿陪伴母亲赏景,略添一抹温情。

这五个字每个都认识,放在一起愣是看不懂什么意思。

歇脚这事儿简直没完没了,去隔壁都路里吃个甜点。

抹茶味很浓郁,就是冰淇淋有点甜。(蜗牛再次插嘴:不甜你吃什么冰淇淋!)

抹茶刨冰,这个很棒,抹茶浇在上面,慢慢往里渗,他喜吃甜就吃外面,我挖里面味道淡的吃,这天儿吃冰太满足了。

出来遇上俩热情的西方人,极力给我们推荐豆腐料理,赞不绝口。

但是我们不能再停下来了,去清水寺吧!

Written by iker

七月 23rd, 2014 at 9:27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5.青莲院的樟树)

without comments

从三条通转入神宫道,还没到中午已经晒得头昏,前方的绿荫召唤着我啊。

半个月里看见无数和果子店,一个都没吃。
为什么总是看着就觉得不好吃,有种卖相更好的老北京点心feel。
大约是我不懂欣赏。

青莲院旁边小小的空地,有些荒芜,野草蔓生,恣意奔放。

门前这樟树美得不像话。

青莲院曾是佛教天台宗的总院。对中国人来说天台宗应该算亲切吧,毕竟是中国佛教的自创教派。
这次去了两个天台宗寺院,一个是青莲院,另一个是大原的三千院,即使让我这样的外行来看,两者在寺院形制上也有些相似,然而青莲院比三千院清净太多,大概更适合修行“止观”呐。

青莲院人很少,在华顶殿坐着不想走,在很多时刻,这美好的庭院只属于我。

这庭院一侧叫做雾岛之庭,据说是小掘远州之作,感觉他挺忙的……
有时候也自问,为什么我对中国庭园欣赏无能,却对日式庭院赞誉有加?
后来看到藤森照信的一篇文章,觉得是一个不错的解释。

“庭院要用临终时候的眼光来看。”

这就是藤森的观点。

颇有茅塞顿开之感。
我为什么不太喜欢中国庭园,因为它太讲究移步换景,在“遮挡”上下了太多功夫,假山、影壁、甚至一片竹林。
它们不是为了让你欣赏,而是为了阻止你去阅读,你无法静止安详地欣赏,为了看它,你必须不断的移动,这种感觉太不安了。
日式庭园则让你坐在房子里即可观赏全貌,它的一花一草一树一石皆是为了你在建筑物内部即可看到它最完美的样子。在建筑物的包容下观赏庭院是一种十分安心的方式。
花开花落风云变幻,而这片空间将时间停滞,太让人安宁了。

用更直接的方式来形容,如果死期将至,躺在缘侧面对一片美景,是不是也可以比较安心地阖眼?感觉很体面嘛。
其实我就是想坐着看看风景嘛,不要假山!

像银阁寺金阁寺那种在外面欣赏,把建筑物作为景中一部分的,我也不是很喜欢,主要是没地方坐着,不安心。
蜗牛一语道破:“你不就是懒吗?”

这个庭院既可静观也可环绕游览,六月初杜鹃未凋,还挺热闹活泼的。

很多树都很有年头,姿态优美,啊,树多美,真的,国内不能再一改造就砍树了啊。这点意识都没有太糟糕。

后山有一小片竹林,可以去日吉神社,懒得爬,没去。

充了一番电,出得门来,神清气爽。
舍不得走呢。

 

 

Written by iker

七月 22nd, 2014 at 10:50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4.散步白川通)

without comments

这一天的计划是去东山南,天天晴天我都发愁了,难得出去玩天天盼望着下雨却不能如愿。

早上在西洞院食堂吃早饭,豆腐和秋葵还行,炸鸡一般,汉堡肉嘛,感觉吃了一个特别大的肉丸子,还裹了酸酸甜甜的酱汁。
蜗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居然要吃汉堡肉?你不是不吃肉吗?”
哼,就是看五郎吃得那么香想尝尝嘛。

坐车到京阪四条,走白川通去东山。

前面姑娘快步走着,一个猫迎面走来,嗷嗷叫着就往人腿上靠,太不要脸了!姑娘只好急停跟他聊了两句才走脱。
猫看见我们,傲娇的过来每人蹭了一下,在树上磨爪示威,划好领地才大摇大摆地走了。
他走了之后蜗牛偷偷问我:“这个猫咋这么丑?”

白川是一条特别小的河,就比溪流宽一点点,要是在北京早就被填了。
但是它在京都,它的河道被小心地保留下来,民居和道路蜿蜒伸展以配合。
早晨的白川南通很安静,后来晚上也路过,就觉有些嘈杂。

水和树,这是京都的底色。
这一带靠近祗园,有很多高级料理旅馆,因为很日本,也是个热门婚纱照拍摄地,遇见好些日本情侣拍婚纱照。

有时候觉得日本人简直太做作,你所看到的所有都是他们精心考量雕琢出来的,但又不得不佩服他们的耐心,有些刻意之作要达到浑然天成的地步,没有个几十上百年也是不行。

河里很多鱼和鸟,虽是人口密集的喧闹市区,却有些乡村感。

路过花见小路通。

走过知恩院古门前通,又再次伴着白川,两边的民居安安静静,只听见水流的声音,真好啊。

Written by iker

七月 21st, 2014 at 12:04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近畿十五日(3.散步在哲学之道)

without comments

从南禅寺出来,往银阁寺走,路边店铺和人家都很可爱。

这条路走到头就是哲学之道的起点,其实走别的路也可以到银阁寺,但是哲学之道有树荫呀。
京都的植被涵养真好啊,从四条乌丸到东山不过3、4公里,在北京的话,还没出二环!却已是郁郁葱葱的山脉。

哲学之道在樱花季和枫叶季肯定美极,夏季绿树如茵,伴着水声潺潺,确是个散步好去处。
本来已经做好准备是个南锣鼓巷般熙攘的街道,结果根本也没几个人,生活气息还很浓厚。

遇到爱猫人正给猫咪们开饭,边喂边聊,说话语气顿挫夸张,真的跟日剧里一样,原来不是演技浮夸!

看人这水盆,气派!

吃饱了打滚

另外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进到绿地里,我以为她也是来喂猫的,其实她只是找个地方坐下吃饭团。
而某个不要脸的家伙愣是跟着她,还站在长凳上嗷嗷骂人,最后分到了饭团吃……

听见有吃的拍马赶到,鸡贼。

水渠里好多大鱼呢,水很清澈,在霓虹看见的每一条水道,无论大小都清澈见底。

电话亭,萌

流动咖啡屋,萌。

这些小小的道路,真是美。

都是GCD,干的活儿不一样啊。

走到这时肚子已饿得咕咕叫,正好看见这家店,进去凉快一下。

庭院不错。
日式传统住宅简直是钢结构先驱,墙脱离柱梁保留更多的可能性。

一边吹着空调一边欣赏庭院,还有冰饮,解暑休憩。
好像日本就不怎么信中医“要喝温热水”这个说法,到哪儿坐下来都是一杯冰水,跟东南亚似的,真好!

香蕉抹茶饮料挺好,稍微甜了些,冰淇淋也甜了些。蜗牛觉得挺好。

我的加奶的抹茶饮料,没有那么腻,但还是太甜了。
左边的葛切很好吃,没有糯米那么粘口,跟冰粉或是爱玉的口感比较像,又要稍微糯一点,夏天吃很清爽。

靠近银阁寺道人开始多起来,纪念品店也多了,给朋友买了点手信。

拐上银阁寺道简直让人怀疑前面不是寺庙是个高中啊,全是学生,嘻嘻哈哈热闹得不得了。

人多嘈杂,阳光暴烈,银阁寺最有名的枯山水白沙造景简直是人造小太阳,反光照得我又热又燥,也无心停留,匆匆往后山走。

正在维护造景,这个我倒津津有味看了一会儿。

小地藏。

啊,白得闪瞎眼,这地儿兴许还是应当月圆之夜来吧。

青苔都晒惨了。

东山北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民居屋顶都白亮白亮的,倒显得本应亮白的银阁寺低调质朴。

看他们养护青苔真的太惊人了,一点点地收拾,后来在岚山某块社区门球场地看见工作人员也是这么收拾草地的,真是太认真了。

出来已热傻,也不想再走,看见个公车就坐上回城了。

从二条逛着,路过鸭川。做功课的时候看了很多照片,并不觉得鸭川美,即使此时也觉普普,然而等之后的某个时刻,我真正靠近它,才感受到它的生活之美。

纳凉床都要晚上才热闹起来。

前一天蜗牛就看好了若狭家,表示一定要吃海鲜丼。
点的三拼,新鲜美味!

坐在我对面的一个大汉点了烤鳗鱼丼,往里撒了厚厚一层辣椒面、浇了好多芥末酱油(日本人吃得好咸),然后慢慢喝了一碗味增汤,这时才拌上吃掉,看他吃得好香,简直就是孤独的美食家真人版!

Written by iker

七月 17th, 2014 at 3:28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