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它比我跳得更远

想得太多却做得太少

Archive for 2014

陕甘青川豫十七日(4.穿过乌鞘岭)

without comments

10月11日。

早早起床吃面,去机场接五月和潘总。
北京霾兰州雪,延误。
兰州的市内交通只能用“shit”来形容,堵了一个小时才过了黄河,高速公路两边的山都白茫茫一片,雾气朦胧道路结冰,真不是一个赶路的好日子。
接到两人,往张掖出发。
这一天突降了十几度,冻得我腿都站不直,然而兰州附近荒凉的黄土坡看起来都跟雪山一样,平添了美感。

从陇中平原去往富饶的河西走廊,最大的天险是乌鞘岭。
乌鞘岭是祁连山的分支,是非常重要的一道分界岭。
wiki上这样说:“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乌鞘岭成为了中国地理上十分重要的一条分界岭。  陇中高原和河西走廊的天然分界; 中国东部农业区和西部绿洲灌溉农业区牧区的天然分界, 半干旱区向干旱区过渡的分界线。 季风区和非季风区的分界线,是东亚季风到达的最西端 中国内流河和外流河的分界线。”
所以它不仅仅是甘肃内部的天然分界岭,对于整个气候和生产方式都有划分作用。

以前只能盘山公路转啊转,现在乌鞘岭隧道群已经贯通,但在雨雪天气仍然会结冰,大车下坡都极力控制,于是堵了一会儿车。
山上有个小镇子,这样的地方真是辛苦呢。

过了乌鞘岭进入河西走廊,道路两侧是冰川融水滋养下的富饶灌溉耕地,南边是祁连山皑皑雪峰,大家心情都好起来。
路上还经过了汉长城遗址,干旱对抗时间的能力简直比得上超光速,只是更沉默和执拗。

4点多到张掖,本来计划是直接去丹霞,看看天色觉得阴沉,也有些疲劳,便商量改成明早去。
进城第一件事先洗车,可能洗车店一年都没洗过这么脏的车了吧。
然后去免费的北边的湿地公园溜达溜达。

张掖的名字充满古中国的战争气息,“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腋(掖)”。在游牧和农耕的交会地带,它接近于一只中原汉文明伸出的手,确切地说,整个河西走廊都有着这样的意味,沿着祁连山脉、在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之间的低地,农耕插进游牧世界的一个楔子。
过了乌鞘岭进入干旱地区,人类聚居的地方都围绕着河流,滋养着张掖的是黑河。
黑河发源于祁连山南麓的青海,流经祁连县,穿过祁连山脉,经过张掖,继续往西北的酒泉方向去,在酒泉东侧一个妖娆地北转,就变了一个名字成为“弱水”,然后兵分两路,最终流入中蒙边境线附近的两个内陆湖:嘎顺淖尔和苏泊淖尔。
湿地就在黑河畔。

虽然天气不好,但湿地公园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也还挺让人诧异的。
转悠了个把小时,冻得嘚嘚直蹦。

10月12日。
吃了碗酸菜牛肉面,旁边是西夏年间始建的大佛寺。进入干旱地区,好像往回看都能看得远些似的。

天气晴朗,我和五月得意洋洋夸赞自己昨天的决定是多么明智,互相吹捧感觉可信度都有了显著提高。

在路上玩了会儿,进公园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
进景区要换乘摆渡车,现在大多数景点分散的景区都采取了这个方式,以控制无法阻挡的自驾游大军。
我们从人较少的北门进去,摆渡车坐得很满,后来到人比较多的另一个门附近,更是人头攒动。谁说西部人少啦,我觉得还是蒙东人少。

车往里开,单调灰黄的山体居然真就绮丽鲜艳起来,汽车在窄窄的车道不停地转弯,乘客被甩得左右晃动,但还是时不常听到人大叫:“那边好漂亮!”
人一多,某些感触就不免往回缩,自我保护的真空罩立刻罩上,仿佛再美的什么也无法阻挡我保护这个小我的本能。

丹霞很美,然而也说不出什么太多,它几乎没有什么传统文化的感慨能往里套用,汉文化体系里好像没有适用于此的一套固有反应。
而因为没有这种自觉的美,自然风景更得以自由畅快地展现,游离于文化符号性的景物之外,自有清新独立之兴味。
但是丹霞的景点仍然以象形标注划分,过于刻意和低级,不免有些勉强。在这一点上,丹霞缺乏自信,没有逃脱中原文化的桎梏和呆板。

在各点之间乘车,再次感受到游客们蓬勃的激情,不排队,用抢银行的激情抢座儿,真是可怕。

出来在车上大啖零食,然后就往瓜州去了。

往西,越来越荒凉,除了看见祁连山,就是干巴巴的荒漠。
去玉门市转了一圈,蜗牛坚称玉门现在是座死城,然而看了,干干净净很正常的样子。他恼羞成怒又改称街上都是丧尸。回程我们去了真正荒弃的玉门东镇,也算让他证明了自己。

从玉门出来走了一段G312,路况忽好忽坏,在路边的荒漠里玩到日头西下,驱车上高速又往瓜州赶。

荒漠绿洲的感觉在瓜沙一带非常明显,出城就是茫茫沙地,仿佛什么都没有;进了城,虽不到绿树成荫,但绿化程度丝毫不比东部其他北方城市差;而在低等级公路上行驶也能非常明确地感受到聚居地,有人,就是有水,路边便有榆树。
瓜州的母亲河是疏勒河, 这次并没有看到她。

瓜州在地图上看,位置比敦煌要显要得多,它是河西走廊进入新疆前的最后一站,再往西,就是新疆哈密地区。
那么为什么当年繁荣昌盛、如今世人皆知的是敦煌?
这大约是一个现代眼光带来的误解,这条路不止一个去向。
在描绘古商道的地图上可以看到,那会儿还有楼兰,塔克拉玛干的面积可能还没有那么大。丝绸之路到瓜州分为两个方向,北线走天山北麓经哈密、乌鲁木齐、现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现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撒马尔罕到现伊朗的马什哈德(或沿里海北岸去君士坦丁堡);南线则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南沿去往敦煌、若羌、且末、和田,若干分支可以通往:现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堡,到现印度的新德里;现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到现以色列的耶路撒冷;以及更遥远的君士坦丁堡。
无论怎么看,南线的繁华程度都高于北线,单就宗教而言,南线通往印度以及中东各大宗教圣地,佛教经此路线传入,在敦煌兴盛,实为应当。
在莫高窟,讲解说当年的敦煌如同今日之上海。
当年的敦煌就是一个陆路码头,在海洋文化还没有席卷全球的时候,它是东亚的门户,它是西方与东亚互相了解和交流的窗口。

今日的瓜州,也远不及敦煌的人气,街上清净,酒店也便宜得难以置信。大约是国庆黄金周或是暑期游客太多敦煌接待能力不足时,才会有游客投宿在此。
这是一个常被忽略的城市,它只是去往敦煌的路上一个小小的停靠点。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31st, 2014 at 2:08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陕甘青川豫十七日(3.卓尔山和青海湖)

without comments

10月9日。

太阳还没出来我就起床了,放个歌儿,高高兴兴洗了澡收拾完,看着窗户对面的牛心山红了又白,才把司机提溜起来。

万里晴空,到处是明艳艳亮堂堂的,虽然满大街都在热火朝天盖酒店,也不觉得有多烦。
开车到卓尔山,在停车场一边吃零食一边决定要不要买票进去,最后还是四字箴言帮助下了决心,来都来了嘛!

卓尔山本身没什么可看的,只是作个观景台,对面的牛心山景色立体,从上到下是雪山、草原、森林、农田、峡谷和河流。秋天的色调略显深重,又正好逆光,虽然景色恢弘,但想必还是比夏季要稍有逊色。
牛心山海拔有4667米,在祁连县城里看根本不觉得有这么高,它好像有种随参照物大小长高或缩小的能力,倒是随便往哪里走,一抬头,都能瞧见。

从山上下来,回酒店退房,往青海湖去。

往南开先在山路上盘来盘去,悬崖就在旁边,积雪近在咫尺,冰川留下的痕迹在山间随处可见。
翻过这片山,进入比较平坦的草原道路,再一次可以极目远眺。大通河又蜿蜒而来,水声潺潺。

下了S204,转上G315,就是青海湖环线了,北段离湖颇远,只见人家不见湖,一直要转到湖西过了泉吉乡,才能看到湖。
路上有环湖的骑行者,看起来也是气喘吁吁,蜗牛问我,你行吗?我立刻投降连连摇头,肯定不行!他轻蔑,一点出息没有!

直到看到湛蓝的湖水出现,我才欢呼一声,要求停车休息。
湖水蓝蓝的,轻轻地拍打着岸边,它像海一样辽阔,却更沉默。
火车在湖边缓缓驶过,这个货车线路也太奢侈了吧。

沿路湖边都被分割成小块作为牧场分给了牧民,有些草场已经挖开,露出下面赤裸裸的沙土。
由于湖岸都变成了私人所有,自始至终也没有下车去好好看看。
快到黑马河乡,旅游区的气氛就出现了,沿路的牧场都辟出了房屋做民宿,街上都是饭馆(以川菜居多)和旅店,我们沿路张望,最后确认青海肯定在饮食上无甚可取,才让勤劳勇敢的四川人民有了可乘之机。

远远看见日月山一团黑烟笼罩,果然进山就有雾。
天黑才进了西宁,西宁灯红酒绿繁华得惊人,夏都大街上成排的咖啡馆看上去很是洋气。
晚上降温起了风,冷。

10月10日。
睡到中午才起床,慢吞吞去吃了葫芦头,准备回兰州。
驾车穿城而过,西宁外表看上去跟别的省会城市并无多大差别,但是行人都很妙,有成群的黄教喇嘛,落单的禅宗和尚,最多的是包了头巾或者戴了白帽子的回民。

兰州下着小雨,从正在挖山的西固进城,本来就脏的车已经无法直视。
晚上还要下雪,不知明天能否顺利。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25th, 2014 at 2:34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陕甘青川豫十七日(2.祁连南麓的青海)

without comments

这趟远门写起来不由得扶额,该从何说起?

想要错开黄金周,所以后期才出发;11号五月到兰州会合;18号蜗牛要到成都参加同学会;又只有蜗牛一个司机,需要有些休息时间;所以并不是一个完美路线。

总行程8800km,17天。

10.5.day1 北京-张家口-呼和浩特-鄂尔多斯-榆林
10.6.day2 榆林-兰州
10.7.day3 休息
10.8.day4 兰州-民和-仙米-门源-祁连
10.9.day5 祁连县八宝镇-卓尔山-刚察县-黑马河-西宁
10.10.day6 西宁-兰州
10.11.day7 兰州-机场-张掖-湿地公园
10.12.day8 张掖-丹霞地质公园-瓜州
10.13.day9 瓜州-榆林窟-敦煌
10.14.day10 莫高窟-瓜州
10.15.day11 瓜州-玉门-夹边沟-酒泉胡杨林-张掖
10.16.day12 张掖-兰州
10.17.day13 兰州-江油
10.18.day14 江油-成都
10.19.day15 成都-西安
10.20.day16 西安-兵马俑-郑州
10.21.day17 郑州-北京

刚从阿尔山玩回来,猫还没怎么看够呢,不情不愿又出了门。
10月5日。
出发,黄金周已过半,京藏线出城还是一通狠堵,一路缓行出了居庸关才总算跑了起来。果真是天险,古今出关只此一条道,别说古时,纵是如今高速国道也还是那么一条路。

开过张家口进入内蒙古,车明显少了,天上的云渐渐散开,视野宽阔。过了乌兰察布接近呼和浩特,北面的大青山连绵不断,一直要延续到阴山。每个服务区都满坑满谷的人,加油站也排起了长队。

在包头之前就向南了,跨过黄河进入河套地区,植被丰美了些,偶有些湿地,在夕阳下安静美丽。

本来打算在鄂尔多斯住,到响沙湾服务区的时候觉得时间尚早,蜗牛就决定今天累些,开到榆林再休息。
路过鄂尔多斯,远远看见高楼大厦,在一眼可以望到天边地平线的地方看见这样的城市确实有些超现实,城市那面的晚霞发着光,太阳迅速坠入地平线下,天色暗下来。
进入陕西界,车多起来,显现出黄金周的样子,进榆林前还因为修桥堵了会儿车,乱糟糟地终于下了榆林收费站。
收费站一下来就哗啦一下进了城,先目睹了一个奇怪的堵车场面,路两边熙熙攘攘都是人,真真假假的快捷酒店。往城里也是越开越心惊,房子那么高人那么多,广场吵吵闹闹跳着舞,步行街人头攒动一眼望不到头,本来心理预期是一个安静的小城镇,结果那么多人,真是有点意外了。

先找了个饭馆吃饭,贪心地点了一大堆也没吃完,结账还不到100。
黄金周的旅馆要么是贵得莫名其妙,要么就满得莫名其妙。
终于在一个偏僻的汉庭找到了空房,蜗牛去车上取行李的空当进来两个醉鬼,一个醉鬼直勾勾地盯着我,我骂了他两句,他也不以为意。
前台姑娘没心没肺地递过房卡还大声报了门牌号。蜗牛进来一起上了楼。
洗完澡他一直说屋里有烟味儿,看了半天窗子也没有找到来源,睡下。迷迷糊糊中突然听见大声敲门声,惊醒,也没再响,估摸着是敲错了,也没在意。

10月6日。

天没亮就起来,收拾出门,一开门,一地烟头。
细思极恐。
没空也不知该从何跟旅馆扯皮,默默咽下恶心,走了。
每次到陕西总有些心塞的事,还总爱来,也是病得不轻。

清晨的高速挺清净,路两边的沙地都有一点起尘似的,低处看起来总是有些晦涩,不通透。
进了宁夏,土地愈发荒芜干燥,一直延伸到天边的风力发电机缓慢地转着,任何体量巨大的东西在没有尽头的地面上都显得渺小,只是靠近时才发现它那么庞大。
出宁夏前最后一个服务区休息了一会儿,看见别的车都哼哧哼哧往车上搬大米,自然和人都很神秘,这样干旱贫瘠的地方却出好稻米。

一直到兰州都是黄土坡,眼睛都看偏色了。
到兰州才3点多,蜗牛家楼下的牛肉面还没关门,先冲进去吃了一碗才进屋。

10月7日。
本来打算这天去青海,又觉疲累,索性休息一天。

10月8日。
很早就吃了牛肉面出发,大雾,迷迷蒙蒙开到高速上才散了些。
在民和上了S301,期望靠近青海便有高原的清澈蓝天。好死不死一路都在修路,尘土飞扬坑坑洼洼大车不断。最惊人的是这样荒僻的山沟里也有很多居民,在已经看不清本来面目的道路边溜达着。最让人丧气的是,这里还是兰州的管辖区,连汽车牌照都是甘A,好像这几个小时都白开了似的。
过了吐噜沟是S302,进了青海,还好这边并没有修路,而青海居然就真的一下子不再看见太多人了。终于在深秋的农牧混杂的山里欣赏起了风景。树叶沙沙地响,空气里都是干燥而清甜的森林香气。
再往前,云层散开成我最喜欢的层层叠叠的样子,天空湛蓝,远远的山上寸草不生,你好,青藏高原。

 

从早上六点多出门已经在路上行驶了七八个小时,略感疲惫。
进入仙米国家森林公园的区域,这边也有林场,就路上来看,还处于林草过渡地带,树林并不如大兴安岭的繁茂,除了灌木大多数都是成熟的松树、杉树和圆柏,山间黄绿间生,秋意正浓。山下都已开垦成农田,夏季迷人的油菜花这时已经收割,玉米也已熟,高原已经在准备入冬了。

一路沿着大通河溯流而上,有无数个小型水电站,辛苦你了啊,大通河。

远远还看见了雪山,心中涌起些微感动。雪山就是有这种力量,忍不住一直在视野所及范围里寻找它。

快到门源,人和车都多起来,仙米这一侧的入口到门源一路都是粗大金黄的白桦树,美得不像话,一车一车的摄影师们长枪短炮搞创作。油菜花的季节应该是人山人海吧。
找了个清净地儿下车歇歇,下午四点多的阳光又热又毒,下了公路,有个牧羊女在河边煲电话粥,河的那边是她的羊群。我在河边溜达了一会儿,她过来跟我攀谈,她的方言我听不大懂,极为艰难地展开以相视而笑为主的聊天。
她问我,你从哪里来?
我说,北京。
她说,那可远。又给我指远处的林子,说,那边好,照片可以的。
我点点头,赶紧配合地拍了几张。问她,你的羊怎么过的河?
她指指河滩下游,说,那边浅,羊可以过去,人不行的。
然后便没有话,我看着太阳,她也看着太阳,我不大适应这样强烈的光线,只一下便眼冒金星,只好回头避过。
她笑了一下,往上游走去。
牧羊的日子想必是寂寞的,羊群沉寂地埋头吃草,太阳东升西落,游客来来往往,时间好像过去又似乎并没有,生活必须继续好像又停在原地,她对于远方的想象与我一样吗?
我上了公路往前走,她抬头看我,我远远地跟她挥手,她也笑着挥手,我一下子莫名地雀跃起来。

这一段的河谷开阔平坦,开垦的耕地一直延伸到雪山脚下,夏天金黄色的花海得有多壮观。两侧的雪山清晰可见,云团在山顶汇集又飘走,美得像梦境一样。
门源县城里也在大修大建,新建的政府机关楼和酒店高得有些突兀,宽阔的马路足有十车道,很多人(感觉像是单位组织的)在清扫路上的渣土。
因为尘土大,我们开得慢,免得扬他们一身土,门源真是个国内难得一见的友善的地方,居然有人还抬头跟我们挥手微笑,还挺开心的。

 

带着对门源的好印象高高兴兴往祁连去。
一路上的羊群都被涂成各种稀奇古怪的颜色,在内蒙也见羊群身上有漆打的记号,但通常一点就好,这边的羊好多整个儿都被涂成彩色了,黄色草原上一群绿油油或者红彤彤的绵羊简直太好笑了。

到浩门农场上了G227,日头几乎已经平平的照过来,戴着墨镜都觉睁不开眼。过了一个垭口停车休息,雪山顶就在不远的地方,空气冰冷阳光却又炽烈,神经末梢都翻起了白眼。
再往前几乎是冲着太阳开,我睁不开眼就晕晕乎乎地睡了过去,蜗牛还在孤军奋战,此时距早上出门已经12小时。

好不容易在天擦黑的时候到了祁连,安顿下去吃饭。 路上转了一大圈也没觉得有什么可吃的,最后吃了个循化风味刀削面。吃了一口我们俩就对视一眼,这不就是全国各地的假冒兰州牛肉面的味道吗?原来是青海循化风味!终于找到出处了。
虽然不怎么好吃,但解了一个多年的谜,也算是个收获。
回到旅馆,发现山后的月亮正在被天狗吃掉,好吃吗?有蛋黄吗?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16th, 2014 at 5:54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陕甘青川豫十七日(1.万总沿路吃)

without comments

工程浩大,先从吃饭开始吧。

这一趟过了河北、内蒙古、陕西、宁夏、甘肃、青海、四川、河南8个省,吃了各种好吃不好吃的东西。

第一天晚上住榆林,本来是要住鄂尔多斯的……点评上找了古城风味楼去吃,其实没抱什么希望。

划菜。其实就是土豆泥拌了菜,口感绵软又有青菜的爽脆,还挺搭的,我是土豆的忠实拥趸!

好像是羊肉臊子面,里面各种料很丰富,挺好吃的,也不膻。

炸豆奶,跟小时候爱吃的炸牛奶有点像,更清淡一点儿,牛奶会浓郁些。炸得很蓬,觉得当下午茶可能还不错。

好像叫榆林豆腐?记不清了,豆腐挺好吃的,是我喜欢的那种有点柴火气的豆腐,但是蘸料太酸了,为什么!

炸格丸子?这个菜感觉很东北啊,不过陕北好像也喜欢用粉条,味道还行。

然后是兰州。

牛肉面是必须吃的,隆重推荐马安军牛肉面(俗称辣子牛肉面),地方很偏门脸很小,但是特别香,后来带五月和潘总去吃,成功镇住了场面!

蜗牛说这家的辣椒油比较特别,辣椒面非常细,油泼了香得很。他家的规矩是最多要10勺辣椒,多加1勺1块钱。但是一般人类10勺以内都够了,我要6勺,蜗牛要8勺,汤很烫,辣椒又辣,吃得整个人都要燃了。

牛肉也很随便,有时候是切片,有时候是撕的块儿。

炒面。炒面太扎实,南方人民表示吃着有点辛苦。

兰州最爱之二:马三洋芋片!
洋芋片切得薄,焯水,浇上辣椒油,啊,爱吃!

兰州最爱之三:茹记烤肉。
这家不是清真的,但是我个人觉得最好吃的,兰州烤肉比北京这边的偏“湿”,介于西南烤法和新疆式的北方烤法之间,孜然味儿不是太重,好吃。

还可以去隔壁杜记甜食买个甜胚子灰豆子什么的,虽然杜记是清真的,不过老板好像不介意把碗碟拿到隔壁来。

青海西宁。

西宁的手抓羊肉什么的动静比较大,我们俩就没有去尝试,而西宁这个地方,真的感觉小吃上口味比较原始……

虎皮辣椒还挺好吃的!

炒面片,真的不咋好吃。

但是汤面片就更难吃了!

老杨家葫芦头,一进门就是浓浓的下水味道……
我吃的金两样,就是肥肠和肚丝。
比较特别是配的发面烙饼,我不擅长吃面食,所以发面饼相对来说适口性更好,又烙过,比较松脆,组织稀松也适合吸汤汁。
但是调味确实一般,比西安的葫芦头还是有差距。

走丝绸之路必经张掖,晚上吃苗氏砂锅卷子鸡,很简单的一个饭馆,除了五六个凉菜就只卖这个菜。
卷子其实就是面条,比较不同的是面条卷成团再焖,吃的时候觉得越嚼越香。有点像大盘鸡,但是更干一些,口味好像跟兰州和新疆(唯一去过新疆的蜗牛说的)都不大一样,颇有自己的特色。

还吃了炒炮。
到得比较晚,随便吃了一家,味道一般吧,短粗的面条口感还不错。

卤肉也长得很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早餐吃了牛肉小饭,我天真地以为是饭,结果还是面食!
切成小粒的面条在牛肉汤里煮熟,比汤饭更耐嚼,味道其实也蛮好,就是早上吃这一碗真的是撑死了。

亲爱的瓜州唯一特色就是瓜,哈密瓜和白兰瓜都甜得不像话,干燥日晒充足的地方真是甜蜜蜜。
不过瓜州没什么吃的,大概游客都住在敦煌,像我们这样怪怪的在瓜州住两天的人比较少吧。合计吃了两次小笼包一次麻辣烫一次湘菜。

敦煌在特色美食上选择多得有点儿惊人了,之前各路人马给的信息都是:“敦煌没什么可吃的,张掖吃的多。”。
结果呢,骗子,敦煌明明好多好吃的,我们都没来得及吃!

驴肉黄面。
凉菜,啊,小豆芽呀,别理我。

酱驴肉。在敦煌看见驴肉就老想起阿凡提什么的,小毛驴嘚嘚嘚。

驴肉春卷。为什么我听见春卷想起的总是贵阳那种包了菜的米粉皮春卷。

虎皮辣椒,好吃。

驴肉黄面,有一些豆腐丁什么的,加了辣椒油比较好吃。

夏家合汁。总是取一些无法望文生义的名字也太任性了,比较接近于羊杂汤,但是内容更丰富一些,味道蛮好。
这个饼也值得说两句,居然有苦豆子。苦豆子是一种沙质土壤作物,宁夏直到新疆都有分布,虽然号称是一种药用植物,但西北一带还是普遍用作香料,像做千层饼似的,作为馅料一样抹在中间,香味奇特,很有意思。

从莫高窟出来,精疲力尽,吃个搓鱼子,四个人分别点了四种,感觉老板肚子里脏话说了一万句吧……也可能我小人之心了。

搓鱼子好像就是小面团搓成纺锤形,优点是小颗而顺口(不擅长吃面食的人很在意这件事),又比较裹调料,好吃。

说完河西走廊,一竿子又扎到了成都平原,肥肠之都,江油!

有一种说法江油是李白的故乡,其实鬼扯吧,李白就是在那儿待了一段时间。那么问题来了,李白爱吃肥肠吗?

问吃货大神太郎同学,太郎同学兴奋地说,你们到了肥肠最好吃的地方了!
果然,满街都是肥肠店……
选了一家人比较多的,好多种肥肠菜啊,选了一个干煸肥肠。
真的是煸出来的,能吃出干焦的香味,在北京常去龙人居吃干煸肥肠,但明显是省事儿炸干的。

随便选了一个香烤肥肠,结果是香菜烤肥肠。
朋友们,本来以为干煸肥肠已经是肥肠中的极品,但是这个菜颠覆了我的认知,也太他妈好吃了!

第二天到成都,太郎详细过问了晚饭细节,责问道:“你们为什么只点了两个?怎么也得来三个啊!”
我突然悔得肠子都青了……呜呜呜。

早上吃了肥肠粉。成都这个大范围的早餐要弱一些,肥肠粉跟隔壁重庆的小面比输得满地找牙,还是川菜更惊艳。

在成都吃了耗儿鱼火锅、西昌火盆烧烤(这个太刺激了,我下次要去西昌),早上太郎还带去吃了个蹄花……好奇怪的schedule!

必须啰嗦一句火盆烧烤的这个醉虾,惊呆了,有人感伤地说,这个虾哪是醉死的,明明是辣死的。感觉西昌是个充满野趣的地方。

开始返程,啊西安!

如果到西安只吃两样东西,我一定会选小炒泡馍和葫芦头泡馍。
无奈当天到得太晚,只能先杀到大皮院吃了打烊前最后一碗小炒泡馍,还是熟悉的味道,真好吃!西安真是个好地方,又好玩又好吃,就是人凶巴巴的……

去了西安好几次,居然没吃过羊肉泡馍,不像话,吃一次。

没吃对地方,很失望。

早上吃了肉丸胡辣汤,这家的回民老爷爷是我见过最彬彬有礼的西安人,甚至都没有之一……

郑州。

羊肉饸饹面。河南的羊明显比西北的羊要膻,估计是圈养的。

郑州最好吃的是方中山胡辣汤的葱油饼,真的,别怀疑。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9th, 2014 at 8:49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 , , ,

九月在蒙东(7.傍晚与晨雾)

without comments

雨停了,打算去石塘林玩会儿,又懒得等车,索性在对面的熔岩景观区玩了会儿。

然后又去了杜鹃湖。

没想到的是垃圾桶里还是哐哐响,蜗牛把锁扣打开,内桶推倒,林鼠立刻蹿了出去。我没敢看,嗷,小耗子!
把垃圾桶放好接着走,最终发现几乎每个垃圾桶里都有困住的鼠,又放了一只后放弃了……零食真是诱人啊!

太阳快要落山了。

第二天早早起床出发,雾气浓重,空气湿漉漉的可以挤出水来,门外一片模糊,寂静岭。

开了一会儿雾气略微散去,阳光穿过水雾洒下来,温暖明亮。

开出阿尔山查防火证,在山里住了三天,进来时办的那张已经过期了,也没说什么就登记过去了。
又开几步进入柴河林区,护林员给了我俩山里的果子尝尝,一看防火证过期了,又花十块钱办了一张聊了几句。正说着进来个大叔,跟进来另外一个护林员,问大叔,你车怎么没防火罩啊?我一听又是防火罩,立刻接过我的防火证撒腿就跑,生怕下一个就是我。跳上车落荒而逃。

柴河的卧牛池还在云海里呢,赶路也没去瞧。

蘑阿公路沿绰尔河的一小段湿地保护区,雾气又浓重起来。

好久没见过牧羊犬了。

过了固里河农场,又看到了稀树草原。

晚上到通辽,次日返京,也不多说了,京城雾霾严重,丧得很。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3rd, 2014 at 2:13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九月在蒙东(6.驼峰岭和彩虹)

without comments

回笼觉就是香,一觉睡到十点半,起来也没脸让老板娘做饭了,干脆先去驼峰岭玩一下回来直接吃午饭。

大晴天,但是空气总觉有些滞郁,憋了场雨要下。
中午大逆光,上山的路倒是有了些童话味道。

逆光的驼峰岭天池也很美。
今年的游人明显比去年多很多,也可能只是因为周末。

远远可以瞧见杜鹃湖和鹿鸣湖呢。

上次懒得爬,这次走了全程,这一侧是疏林区。

 

回到旅馆吃了午饭,又跟老板娘多订了一晚房,老板娘惊呆了:还没玩够啊?!
吃饱了又觉困倦,考虑睡个午觉再出去逛,刚坐床上就听一声炸雷,吓了一大跳,跑出去一看,阿哟,好大一条彩虹,跑进屋抓起相机就跑。
这是这辈子见过最完整的彩虹了呀,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分明。

蜗牛说走呀,开车出去看!
开车往彩虹方向去,乌云渐渐散开,彩虹也慢慢消失了。

走到一条小道上去玩,看见好些松鼠和林鼠。

回头看已是乌云压顶,大团大团迅速汇集遮天蔽日。

雨说下就下,湿漉漉地回到车上哈哈大笑。等了一会儿,雨停了,天色又迅速明亮起来,没想到秋天也有这样的雷雨。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2nd, 2014 at 2:00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九月在蒙东(5.清晨散步去杜鹃湖)

without comments

早上六点就起床了,穿得厚厚的出了门,天空深蓝月牙皎白。

黎明的山里静谧得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但是一点也不恐怖。空气清冽,我溜达着往杜鹃湖走去。

湖边朝东一面聚了一大排三脚架,感觉都要大干一场。我转到西边自己待着,清晨的湖边真美啊。

天色渐亮,我转来转去老听见各个垃圾桶里哐哐直响,估摸着是有林鼠贪嘴进去觅食被困住了,想放它们出来,却无法克服对啮齿类动物的恐惧,想着天亮了工作人员会来收拾垃圾,就会放它们出去了吧。
摄影狗们等得心慌,还有人抽起了烟,我使劲儿瞪那个中年光头胖子,抽你个大头鬼的烟,林区防火你丫眼瞎啊!

太阳还在厚厚云层里无法挣脱,但是阳光已经暖暖地洒在湖面上,湖上起了风,远远听见对面山谷里有牛哞哞的叫声,呼应着狗的长啸,清晨啊。

听见背后有声响,一回头,是那只让我肃然起敬翻脸不认人的狗。
它忙着捉林鼠,我兴致勃勃看了半个小时狗捉耗子,明明朽木上看见好多林鼠蹿上蹿下,有些还挑衅地坐在高处举着手望远,但它就是一个也没扑着。

天已大亮,朝阳晒得我暖洋洋的,准备回去了。

它也准备回去了,当然一路上还是随时要捉耗子。

晨光中的狗子,忙得它。

火山岩上的地衣和苔藓

雨后的落叶松在朝阳下艳丽得亮瞎眼。

狗子边玩边走还是比我快许多,走一会儿就不见踪影了。

回房间蜗牛还睡得很香呢,我也钻回去睡了个回笼觉。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1st, 2014 at 9:54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九月在蒙东(4.阴雨天的阿尔山)

without comments

睡到九点半起床,收拾完毕想吃早饭,老板娘诧异地说,这么晚还吃早饭啊,等着我给你们做!
打乱别人工作节奏还挺不好意思的。吃完饭先把车开到天池服务区,坐交通车去三谭峡。
天气阴沉得厉害,还下了些毛毛雨,虽然没刮风但也冻得我直哆嗦。

三潭峡是哈拉哈河的上游,河道多石块,水流湍急。

不知道谁家牛独儿个跑到这里来了,吃吃草喝喝水,生活得很绿色啊。

大多数人都在河流周围摄影,往深处走几乎没什么人,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很舒服。

听到一个导游给人介绍说河里有块石头,形似官印blabla,水大得什么也看不见,俩游客伸脑袋张望半天也没看到,这个“景点”也太牵强了吧。这些景点什么时候才能告别这种愚蠢的象形导览啊,好低级,就不能以欣赏自然的态度欣赏自然嘛。

河道切割出的火山岩有很奇妙的纹路。

玩了快两小时从另一头出来(检票员说40分钟,我觉得应该是赶路的步速),本来要坐车去地谭,但是交通车司机很惊诧地说不去那里啊,也就算了。

回到天池服务区,先回自己车上吃了一通零食,天气冷耗能。

山上那个垭口就是天池的位置。

坐车到天池,很淡季,门口的特产小摊没有人,连卫生间都关闭了。
爬山上去,出一身汗,一点儿也不冷了。

天气原因,天池并不如去年来时的惊艳,但感觉倒是更兴安岭,柔和亲近。
我不是太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说天池景色一般,即使天气糟糕我仍然觉得它非常非常的美。

湖上有水鸟,蜗牛很高兴。

山下的服务区。

下来又回车上吃了一通零食,时间尚早,开车去些不用门票的地方转悠。

这是1987年大兴安岭大火时的一片过火林,当年那场多点起火烧了20多天的大火不仅烧毁了近8万平方公里的森林,死亡200多人,追究责任时还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前几天看一个德国纪录片《Mythos Wald》,里面有一段值得思考一下,大意是在无人干涉的情况下森林是会扩张的,这种扩张主要是树冠的扩展,森林郁闭度增加,树下阳光缺乏,微生物和低矮植被难以生长,动物也很难存活,于是这片森林死气沉沉。而大火会烧掉上方树冠以及地面上的落叶和腐败植被,过火林普遍表现为郁闭度显著下降,地面得到充足阳光,低矮植被恢复活力,动物回到森林,过火林有一些生命力弱的树木死去(部分可给真菌类或是动物提供一个小生活区域),生命力顽强的树木则浴火重生,而新的过渡林将生长起来,森林得到更新。
俄罗斯那边的森林好像就不搞防火,夏天一个闪电劈下来烧就烧了,等下大雨自己浇灭就是了。
森林如果老不过火,落叶腐败层越积越厚,一旦失火就很难灭掉,都是重大灾害,所以时不常的自然山火是很必须的。
这些话说来容易,但看看我国林区那人口密度,好像真的是禁不起一场自然山火,森林恢复期几十年,这一代人吃什么啊。

 

 

 

 

 

 

 

 

 

 

 

 

Written by iker

十一月 27th, 2014 at 12:36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九月在蒙东(3.G203到阿尔山)

without comments

早上从突泉出发,昨晚天黑了什么也没看见,今天可看清了,道路两边都是耕地。内蒙古当不了牛羊肉供应基地倒是能当商品粮基地也是挺奇怪的。

图个近,兴安盟之前就拐上了S203新路,上去就后悔了,双向两车道,车挺多的,也不好玩。
秋天草已经枯了,纯粹的草原风景就显得比较单调,尽管山势起伏仍然是充满美感的线条,但在狭窄车道上必须保持快速行驶也就没什么心思了。

 

到三岔终于可以插到老路上了,尽管S303这一段路况比较差,但远远看见黄绿相间的树林还是让我们精神振奋。

山下是草料地,已经收割。

在林区道路上行驶总是让我心情愉快。

翻过白狼,哎,太爱兴安岭了。

在阿尔山市休息了一下,阿尔山市非常小,有名的火车站很好看,但是后面在建一栋高楼,完全影响景观,真不知道这么巴掌大个市修那么高楼干什么,捉急。
继续往前,经过伊尔施,伊尔施也在大兴土木修了好多楼房,好像是林场棚户区改造,再次对我国的人口数量表达一下惊叹……本来觉得只有大城市需要密集的楼房,没想到都到山里了还是很需要,其实我国13亿人是平铺分布的吧。

过了伊尔施进入林区,已经过了9月15日,需要办个防火证。蜗牛去年只出马一次被罚了200,这次说什么也不肯跟护林员打交道,只好我亲自出马,关卡的护林员问了些从哪里来要去哪里的问题,20块钱给办了一张。阿尔山是景区,外地人比较多,基本没什么为难的。

又看到跟去年一样的风景啦,叶子比去年黄,还比去年多呢。

进了山天色迅速阴郁下来,又要天黑了。

买了第二天的门票和景区游览车票。现在门票180,车票70,都是必须买,所以等于250一张票,惊呆了。
门票有效期2天,下午4点后可以买次日生效的门票,每个景点只能去一次(感觉很不合理)。
本来景区用交通车是件好事儿,因为游客越来越多,大家都开车进势必会影响林区环境,但是问题在于里面有两个大的服务区,都可以住宿,于是又可以开车去服务区,只是去景点必须坐交通车,因为各景点不提供停车场给外来车辆,这个事情就不好管了,有些车就停停车场边的路上了……感觉还是有点乱。

哈拉哈河

乌苏浪子湖,去年进山好像走的另外一条路,并没有路过这个湖。
落叶松已经黄透,进入最好的观赏季节。湖面平静,很美。

上次住在天池服务区,但是周围步行可达的地方太少,为了在蜗牛早上起床前我自己能出去玩,这次选择住在兴安服务区。
天池服务区愈发大了,都在建房子扩地,增加接待能力。

到旅馆安顿下来,天还没黑,在附近逛逛。

天黑下来,在旅馆吃了晚饭,出门在寂静又清冷的路上散了会儿步,门口看见只狗,拿根火腿肠给它吃了,它彬彬有礼一口吃掉,也不靠过来,坐在一米远的地方巴巴地望着我。
第二天早上再瞧见它,它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亲切之意,让我对它肃然起敬。

Written by iker

十一月 25th, 2014 at 12:08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九月在蒙东(2.黄岗梁)

without comments

一晚上没睡好,空气干燥至极,晚上渴醒多次起来喝水,即使在瓜沙的戈壁都没有感觉到这样的干燥。

早上起来,万里无云,阳光清澈得想跳起舞来。

今天的计划是去黄岗梁转一圈,然后到突泉住下。

热水镇往西北就是黄岗梁,路上没什么人也没什么车,植被稀薄。

即使在这么干燥的地方也开垦耕地,这个季节种了玉米。

往山上开,植被丰茂起来。克什克腾已进入深秋,色彩绚烂,北国的秋。

海拔往上,分水岭的一侧开始出现树林。

沿着公路盘山上去,谷地里的风景在眼前展开。
黄岗梁是大兴安岭的最高点,大兴安岭是和缓柔软的山脉,直到最南端才支出这样一个最高峰,当然这个高也只是相对而言,大鹅头海拔不过2029米。

从观景台下来继续往前开,如果去阿斯哈图石林的话可以从景区玩过去,从草原线路达达线返回。
现在阿斯哈图已经不能领过路条穿过去了,非得买票,我们也就没去。反感景区拦路收费。

经过一个林场。

山下的灌木繁密,有种厚实柔软的感觉。
天上很多鹰,还有雉鸡从路上低低地半飞半跑过去,森林边缘地带是动物的乐园呐。

返回来又找地儿歇了会儿,在车上吃了午饭,中午当头晒,干得嗓子眼直冒烟,感觉头顶上都应该有蒸腾的水汽才对。

在山顶上遥望连绵不绝的山脉,难免产生一种世界在我脚下的豪迈情怀。

现在黄岗梁还是免费开放,但感觉不久也会售票了。

返回热水镇,准备前往突泉,走热水—林西镇-巴林右旗(大阪镇)—巴林左旗(林东镇)—阿鲁科尔沁旗(天山镇)—扎鲁特旗(鲁北镇)—科尔沁右翼中旗(巴彦呼舒镇)—突泉县。
还没出热水先被拉煤的火车拦住了。

有一段是G303老路,沿着查干木伦河,夏天还发洪水冲断了好几段,我也是心虚不已,生怕开半截过不去又得原路返回,还好,都可以绕过去。

在巴林左旗吃了个德克士顺便上厕所,出来终于上了省际大通道,S306就是准高速了,内蒙古的路开起来就是感觉慢,视野太开阔也有这么个缺点。

路上休息。

日头偏西,影子拉得长长的,眼看已经要落日,离突泉还有老远,索性也就自暴自弃下来玩玩算了。

第一次见到成熟的高粱。

晚上八点多到了突泉,啊,全城都刨开了在修路,我国真是欣欣向荣到处搞建设啊……

Written by iker

十一月 21st, 2014 at 8:05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