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它比我跳得更远

想得太多却做得太少

Archive for 五月, 2013

突厥猫的国(22,实用信息)

without comments

计划行程:

3.31日day1北京-伊斯坦布尔(南航)
4.1一day2耶尼清真寺,博斯普鲁斯游船(6小时),埃及市场
4.2二day3索菲亚,埃于普清真寺,科拉教堂,苏莱曼清真寺,瓦林斯高架渠
4.3三day4蓝色清真寺,小圣索菲亚,马尔马拉海边,地下水宫,考古博物馆,居尔哈内公园,伊斯坦布尔-开塞利-格雷梅
4.4四day5热气球,红线,闲逛
4.5五day6早起去露天博物馆看热气球,绿线或徒步,晚上格雷梅-帕穆卡莱(10小时)
4.6六day7到帕穆卡莱,游棉花堡,下午帕穆卡莱-塞尔丘克(3小时)
4.7七day8去希林杰村(0.5小时),下午游以弗所
4.8一day9米利都和布莱恩,下午在库沙达瑟
4.9二day10早起逛伊莎贝清真寺、圣约翰教堂,去贝尔加马(2小时),游卫城和旧城
4.10三day11贝尔加马-伊兹密尔(2小时)-伊斯坦布尔(1小时)
4.11四day12去亚洲区闲逛
4.12五day13塔克西姆广场、独立大街
4.13.六day14伊斯坦布尔-北京

实际行程:
基本上没有一天跟计划一致……

3.31日day1北京-伊斯坦布尔(南航)
4.1一day2耶尼清真寺,埃于普清真寺,科拉教堂,瓦林斯高架渠,苏莱曼清真寺
4.2二day3蓝色清真寺,小圣索菲亚,马尔马拉海边,索菲亚,居尔哈内公园,加拉塔大桥
4.3三day4托普卡珀皇宫,考古博物馆,伊斯坦布尔-开塞利-格雷梅
4.4四day5露天博物馆,骑摩托闲逛
4.5五day6乌西萨尔城堡,闲逛
4.6六day7热气球,格雷梅-孔亚(3小时)-伊兹密尔(8小时)-塞尔丘克(30分钟)
4.7七day8伊莎贝清真寺,希林杰村,库沙达瑟,以弗所
4.8一day9库沙达瑟
4.9二day10塞尔丘克-贝尔加马(3小时),卫城
4.10三day11神庙,贝尔加马博物馆,贝尔加马-伊兹密尔(2小时)-伊斯坦布尔(1小时)
4.11四day12卡迪柯依附近,香料市场买礼物,加拉塔大桥看日落
4.12五day13独立大街附近
4.13.六day14伊斯坦布尔-北京

土耳其虽然不算大,但自然景观和历史遗迹都非常的多。我们掐头去尾只待12天,无论如何是不够玩遍的。这样一想,就也不必死乞白赖起早贪黑地赶路看更多景点,走慢点吧。
蜗牛比较懒,他喜欢到一个地方摊平了玩两天再离开,要是一天换一个地方,他就觉得一直在坐车入住开箱打包……所以选择目的地的时候尽量选周边旅游资源丰富的,能一待好几天不用搬的。
根据经验,行程安排前紧后松,伊斯坦布尔暴走逛博物馆清真寺的事情都排在前两天精力旺盛的时候,再返回就比较轻松。每天景点安排不太满,弹性大一些更好根据天气调整行程。

最后选择的几个大区块是:伊斯坦布尔、格雷梅、塞尔丘克。
伊斯坦布尔:这是我最想去的地方,可玩可逛的也非常多,其实十五天都待在这儿也不会觉得无聊,不过要注意博物馆的休息时间。
格雷梅:就是想坐热气球!做功课的时候觉得看起来就荒荒的又土很大的样子,实际比想象中干净得多。计划需要两个早晨(坐热气球得靠天气,留一天备用)。所以选择了晚上飞到开塞利,隔天傍晚离开格雷梅,保证了两早一晚又不用多待。但是最后因为天气原因又多待了一晚上。所以实际看起来如果不是提前预定航班的话,可以根据天气预报决定在伊斯坦布尔待多久去格雷梅。

塞尔丘克:以弗所是肯定要去的,所以只在住塞尔丘克还是库沙达瑟之间犹豫,最后还是选择了塞尔丘克,我觉得我不会太喜欢库沙达瑟的海边度假气氛,事实证明我对自己判断很准确,塞尔丘克是此行最喜欢的地方。
后来在出发前又加了帕慕卡莱(棉花堡)和贝尔加马。前者是因为反正从格雷梅-塞尔丘克也是顺路,就顺便去看看。后者则是非常想看卫城,就挤出一天的时间去一趟。最后棉花堡没去成,既是因为天气原因多在格雷梅待了一晚,也是因为我对它并没有诚心期待吧。

贝尔加马:看照片觉得卫城非常迷人,事实更惊喜。因为只打算去卫城,所以只安排住一夜(民宿老爷爷安排我们早起去神庙也就去了),有点没待够,匆忙了。

还有其他想去的地方和放弃原因:
番红花城:很多人选择伊斯坦布尔-番红花城-格雷梅的路线,但这样要坐一个长途夜车+一个白天的长途车,不管是时间上还是精力上我都觉得太辛苦。最后安慰自己就排了半天给希林杰村。
费特希耶:美好的地中海沿岸,海水湛蓝,还可以玩滑翔伞呢!我纠结最久的就是费特希耶,最后还是因为格雷梅-费特希耶时间太长而放弃了。而且蜗牛不许我玩滑翔伞。
伊兹尼克:以前的瓷器城市,很多清真寺的装饰瓷砖都是这里产的,旁边还有湖。挤出一天是给伊兹尼克还是贝尔加马,最后还是选择了遗迹放弃了湖边的休闲。
布尔萨:只排一天的话好像城市太大了不够玩儿,再多又没有时间了,放弃。
凡城:深入土东,中亚地貌很明确,还有著名的凡猫哦!太远了,而且土东相对比较保守,还有库尔德工人党,蜗牛怕死,绝对不会去的。

如果纯度假的话,土西的爱琴海沿岸和地中海沿岸度假城市非常多,想度假最容易了。

签证:

现在签证好办极了,不过中国游客会越来越多,赶紧去啊!

国际机票:

根据价格和飞行时间考量,土耳其航空、南方航空、俄罗斯航空、阿提哈德航空都可以考虑。
预算充裕当然选土航,直飞,时间很好,据说还有wifi。我纠结了两天还是没舍得买,两个人要1w3呢。
南航要在乌鲁木齐中转,航程长两三个小时,但是飞行时间不好,下午五点多才出发,等于浪费了一天,而且航班不是每天都有,还得去将就它的时间。蜗牛对乌鲁木齐中转这件事非常发憷,反复要求我订土航,保命要紧,但我还是要钱不要命地订了南航,比土航便宜4k呢。
俄航跟南航差不多,人人诟病的失事率不提,据蜗牛的丹麦同事说俄罗斯空嫂连英语都不会说,他就坚决不肯坐。反正我也没看到便宜票,不坐就不坐吧。
阿提哈德航空航程长一些,但是感觉要高级一点,不过我订的时候价格已经上去了,就没考虑。

价格4600/人

国内交通选择:

很多游记都是选择的全程长途大巴,但连续坐长途车太辛苦(还经常是夜车,觉也睡不好),更关键是太花时间了,出来玩时间最宝贵,尽量不耗在无意义的路上(白天还可以东张西望,夜车什么都看不见)。土国汽油价格比较高(大约中国的2倍),其实大巴也挺贵的。
土国比较小,国内航程1-2小时,还有廉航,从伊斯坦布尔出入乘飞机是非常好的选择。其他城市之间可能没有直达航班(很多要在安卡拉或伊斯坦布尔经停,时间会很长价格也高)再选择大巴。
我的路线:
伊斯坦布尔-格雷梅:时间上考虑,坐夜巴10小时,早上抵达,得待三天才能满足我“两早一晚”的需求。飞机含税260元,果断飞。(格雷梅附近有两个机场,开塞利和内弗谢希尔,都差不多。价格可以在天巡上查,我买的atlasjet航空)
格雷梅-塞尔丘克:开塞利/内弗谢希尔-伊兹密尔没有直达航班,只能坐大巴,坐夜车的话可以去棉花堡玩一下下午去塞尔丘克。
塞尔丘克-贝尔加马-伊兹密尔:大巴。
伊兹密尔-伊斯坦布尔:因为贝尔加马回伊斯坦布尔即使坐大巴也是返回伊兹密尔比较快,所以干脆就选了飞机,含税220元。

虽然一共买了双程4张机票,但一共只花了约1kRMB,节约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还是很值得的。

土耳其大巴硬件很好(回北京坐机场大巴深刻感受到:首都机场该换车了),长途是奔驰大客车,短途是奔驰小客车;软件也很好,有水有零食,还有咖啡和茶,跟飞机差不多。而且很干净,下个小雨到休息站就开始洗车,至于吗!
至于买哪个巴士公司的票,我觉得完全无所谓,哪个时间正好就买哪个,都很正规很干净服务很好。

衣物天气:
四月天气还是变化比较大,热起来白天短袖就可以,变天又冷得穿大衣都不多,阴雨天气也不少。到下旬进入旺季温度就比较适宜,晴天也会越来越多。
我是愿意牺牲一些好天气换人少清净的,安安静静的以弗所,冷冷清清的卫城,两个人的神庙……这些安静的时刻太美好。
跑题了,虽然土耳其中西部已经很西化,但毕竟还是穆斯林国家,我出于尊重(也出于怕冷)带的都是长裙和长袖,进清真寺是要过膝裙、有袖上衣和包头巾的,穿保守一点也方便随时可能要进清真寺。
带个披肩很实用,冷的时候保暖,进寺的时候包头,拍照的时候凹造型。

Written by iker

五月 29th, 2013 at 1:18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突厥猫的国(21,完结篇)

without comments

最后一天。
早上说什么也不想起啊,真想在床上赖到中午退房,但是又舍不得这花花世界,还是屁滚尿流地爬起来了。

今天的行程是逛街,逛街苦手又要挑战自我了。

十点多退了房,寄存了行李,就往目标地点Çukurçuma溜达过去。

艳阳天,阳光一好我就犯困,才走到有轨电车的Tophane站我就不想动了,附近有个街心花园,进去看见一只漂亮的黑梨孕妇在长凳上严肃地观察球场上的小孩,这怀孕了就是母性大发啊!
旁边的长凳上都是老头在晒太阳看报纸,我们就毫不客气地去跟准妈妈挤一张凳子,她并不介意此等小事,趴在蜗牛旁边就打起呼噜来。
蜗牛趁机检查了她的耳朵和脖颈,居然既无耳螨也无跳蚤,真是很注重个猫卫生,蜗牛摸出猫粮讨好了她一番。

和猫玩了会儿就拐到小巷子里去了,沿路都是刚睡醒在外面闲逛的猫,各个都吃得膘肥体壮,几步就有一个喂食点,猫粮都一桶一桶的。
我跟蜗牛说,刚刚准妈妈是给你面子才吃你的猫粮呢!

时间还有点早,Çukurçuma的二手店都还没开门。卖旧书和旧照片的店正在准备开门,装旧照片的老箱子里赫然卧了一只幸福的自由猫,把照片都压在身下,眯着眼晒着太阳舒服得不得了。
我站在旁边看了他一会儿,他幸福地打着呼噜。店员看我大惊小怪的土鳖样儿也笑了笑。
猫咪天堂啊!

边玩边走就到了独立大街,我觉得这地儿大概跟王府井的意思差不多。
老式的有轨电车,中午放学的时候车屁股后面挂了好些小男孩,得意洋洋的。

路边的日本街头艺人。他的乐器比较奇特,很多人围观,十步以外有个弹吉他的就没人理,当然也是那人吉他水平太差了点儿。

独立大街上的教堂,土耳其还是蛮宽容的嘛。

路边卖栗子的小摊,一只厚脸皮猫在蹭顾客,蹭得人家不得不摸他,卖栗子的小贩嘻嘻笑。

走到塔克西姆广场张望了一下,没什么好看的。这个广场太展开了,中间一个雕塑,四周辐射出道路,封闭性不好没有安全感,不是那种会让人产生待一会儿愿望的欧式广场。

于是又往回走,肚子饿了,走到鱼市觅食。
走过了好多人声鼎沸的餐馆,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一家小店,只有几个人,看起来比较本地化,进去吃。

烤内脏还是什么

拌了孜然,口味很重,我觉得膻,蜗牛觉得好吃。

炸凤尾鱼,挺好吃。

我没吃饱,还想再点个贻贝多尔马,结果老头儿跟他儿子比手划脚表示要收摊关门不卖了!我们就难过地结账走了。
怎么有这种做生意的啊,有生意不肯做了……

出来想给一个朋友去加拉塔萨雷俱乐部的球迷商店买点东西,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独立大街走几遍累得我够呛。
又没吃饱嘛,先吃点甜品再找。

点了甜品,蜗牛上网搜加拉塔萨雷官网看球迷商店地址,服务员笑嘻嘻地拽了另外一个服务员过来,说他也是加拉塔萨雷球迷啊!
双方进行了鸡同鸭讲的亲切交谈,估计谁也没听懂对方在说什么。
不过得到了有效信息,往前走拐弯就到。

我们俩吃这么几块就甜得我不行,我看别人都是一人一大盘,吃甜食我们还是不行啊。

冰淇淋,很香。
蜗牛连连表扬土耳其人很懂吃冰淇淋,碗都是从冰柜里拿出来的呢!

不能少的茶。对我来说,没有苦苦的茶来中和一下,甜腻感真的有点受不了啊。

吃完有了目标,就雄纠纠气昂昂了。

卖萌的警车。哪有人用mini cooper当警车的啦……

拐到服务员说的巷子里,没看见商店啊,东张西望,周围都是二手书店。

一个书店老板站在门口,一只猫想钻进他店里去,他左挡右挡,正跟猫比敏捷。
蜗牛过去跟他打听,土耳其人最喜欢给人指路了,俩人哇哇一通大聊,那猫趁机钻进书店,我一看,它洋洋得意坐在椅子上正洗脸呢。

问完路,蜗牛回报,商店已经没了,只有一个办公室!
他说这书店老板英文不错,总算问了个靠谱的答案。

门口咖啡馆的美丽猫咪,这绝对是公主。

既然没有球迷商店,还是去逛二手店吧。

又遇到那只在栗子摊门口蹭人的奶牛猫,他很饿的样子。

Çukurçuma有很多二手店,那可真够二手的,屋里灯光昏暗,还有种灰尘气,各种东西堆得满满当当,走路都得小心翼翼侧着走。

二手家具店门口空地堆了好多家具,猫们可高兴了,又磨爪又睡觉。

那个武器混在里面是闹哪样

逛了一大圈,我买了一个箱型的小皮包,蜗牛想买一个煮土耳其咖啡的小杯子,嫌贵,就没买。

逛累了找个咖啡馆坐着休息。
咖啡馆卖茶真好,茶比咖啡便宜多了嘛。

闲得没事,偷拍路人。

歇了会儿才五点多,得磨叽到八九点才好去机场呢,又往更深处逛。
周五下午,餐馆里坐得满满当当的人,一人一杯茶,聊得热火朝天,还挺有意思的。

小猫在路边发呆,飞机耳成那样你至于吗?

他不乐意我过来看他,但是又舍不得这个好位置,跑开了一会儿又跑回来继续卧着。

路边就是猫窝,虽然破破烂烂的,但是猫窝就这么大喇喇的敞口摆在街道上,猫咪还睡得很舒服,真是我天朝猫奴想都不敢想的事啊!

看这个货在干什么

看见肥屁股猫攀爬实在是太逗了,乐得我不行。

小街道真的太好了,虽然容易堵车吧,但是太好了。

这位大哥也挺会睡的……

这是猫脚印还是狗脚印?

几只小奶猫在垃圾桶边找吃的,蜗牛立刻把所有猫粮都进贡给他们了。

在Tophane车站附近一家烤肉店吃饭,没有英文菜单,胡点了几个。

沙拉,挺清爽的。

我的烤鸡肉,啊啊,好吃!

蜗牛的烤牛肉。这种烤牛肉就不刷羊油,好好吃啊!

都要走了还没尝过酸奶,尝一个,没味儿,也不酸也不甜也不咸,只有奶味儿。很不像土耳其人的口味啊。

吃完蜗牛赞不绝口,拍拍肚皮。
又路过那个街心花园,这位准妈妈居然又占了一条长凳在监视小孩们。

这个家伙就要二一些,眼神都二一些……

彬彬有礼的保持距离。
准妈妈在监视后面吃饭的猫。

这个喂食点好像是准妈妈罩着,一有猫过去吃,她就要坐起来看。

跟猫咪们小坐一会儿,天色暗下来,我们走到酒店附近的甜品店又吃了一轮甜品,磨叽到八九点,才往机场去。

那么,土耳其,再见了!

Written by iker

五月 27th, 2013 at 2:22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突厥猫的国(20,伊斯坦布尔的黄昏)

without comments

到五点多,我说我要去看日落啦,你爱去不去。
一前一后又出了门。

码头边的长凳上都是闲人

土耳其闲人够多,倒是挺自在的。

夕阳暖暖地撒了一地金色。

地下通道口卖开心果的大爷,非要我给他照相,照完还跑过来检查。
检查完叫我买开心果,我摇头不买,蜗牛默默买了一包吃。

美好的黄昏啊

海鸥也觉得美好,这一片是鱼市,一天到晚都好多海鸥在这儿转悠

有海鸥和没海鸥,就是不一样呐。
那天去颐和园,风景还不错,但一个活物都没见到,死气沉沉的。

黄昏的汽车站正忙碌呐。

鱼市也还热闹着。

温柔的夕阳把气都给消了,互相指责一番就算解除警报。又转悠了一圈吃了点零食。

晚上又吃了鱼三明治,真好吃!

Written by iker

五月 24th, 2013 at 11:47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突厥猫的国(19,坐轮渡去亚洲)

without comments

终于不用早起了,睡了个饱才爬起来。
天色阴沉,干点什么呢?挠挠头,坐轮渡去亚洲区看看吧。

离码头很近,坐到Kadikoy(其实本来不是想去这个码头的,但一时也没想起来要去哪儿……)。
刚下船就下小雨了,走到一个快餐店吃饭顺便避雨。

难得点个汤,好像是鸡老汤。就是鸡汤煮了通心粉,说不上好吃,只能说能吃吧。

干硬的面包

巨大的三明治,凉的,不好吃。

勉强吃完,出来雨又停了,转到小路上去看看居民区。
左边是沿路叫卖面包圈的小贩,应该很累吧。

路边停满了车,蜗牛很惊奇:“他们都不给自己装个地锁?”

转了一圈逗了逗猫,居民区的猫都吃得脑满肠肥,猫粮多得都吃不完,蜗牛觉得自己没有用武之地很是难过。

到第12天总算是累了,也懒得再逛,懒洋洋地溜达回码头。

码头旁边就是海达尔帕夏火车站,里面很复古的叻。

坐在轮渡上看苏丹区,可以看到蓝色清真寺和圣索菲亚大教堂,右边一片白是托普卡珀皇宫。
照片压过看不清了。

轮渡二层有人扔面包,海鸥眼睛真贼啊,立刻就赶来了。

吃完嗷嗷两嗓子就飞走了。

宣礼柱很清晰。

亚洲区下过一场小雨倒是快晴了,欧洲区又黑云压顶,我们索性回酒店去歇了会儿。暴走十天之后身体还真是疲劳,一下子松懈下来怎么休息都没够。

歇了一个多小时才懒洋洋地出来,去香料市场采买些手信。

在码头终于看到卖贻贝多尔马的摊子了,就是贻贝里塞了米饭,挤点柠檬汁就吃,还挺好吃的。

加拉塔桥上永远都有好多人钓鱼

密密麻麻的建筑。
伊斯坦布尔整体的观感就是密集,民居以一种无缝的方式紧贴在一起,道路蜿蜒,远看没有明显的街道区隔出的轮廓,就特别的密集。

这个城市和北京的城市规划完全不同,它看起来毫无规则,自由的漫延和伸展开;它又很有规则,它以各个清真寺为中心,簇拥衬托着它们。民居单个择出来都没有什么值得特别赞美的,但它们都暗合某种规律,几乎相同的高度,类似的起承转合,数量上的优势让它们格外的和谐,它们的平庸和生活化似乎只为衬托出清真寺宗教式的高贵和气势。
如果说苏丹艾哈迈德区因为是世界遗产而需要特别的保护和限制,加拉塔桥另一侧的新市区也并没有脱离这种自发的一致性。
这种一致是伊斯坦布尔最能在人心里唤起那些复杂的历史沉淀的,它实在太协调了。就算如帕慕克所言,在共和后大量的“雅骊”被烧毁或拆除,盖起了许多毫无审美价值的房屋。它的城市景观也没有受到毁灭性的影响,它的整体风格依然保持得很好。
我的审美偏向于保守和古典,对钢筋玻璃的现代建筑实在没有什么欣赏能力,与大地有分割感的材料是我无法欣赏的。

帕慕克在《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里写了这样一段话:“对罗斯金来说,如画之美来自建筑物矗立数百年后才会浮现的细节,来自常青藤、四周环绕的青草绿叶,来自远处的岩石,天上的云和滔滔的海洋。因此新建筑无所谓如画之处,它要求你观看它本身,唯有在历史赋予它偶然之美,赐予我们意外的新看法,它才变得美丽如画。没有一座古迹名胜雄踞伊斯坦布尔的天际线,其磅礴的气势不仅归功于苏莱曼,也归功于圣索非亚教堂以及各大清真寺,这些建筑依然反映建筑师有意表现的审美理想。只有当我们从街头缝隙或无花果树夹道的巷弄中瞥见这些建筑,或看见海洋的亮光投射在建筑物墙上,我们方能说是如画之美。罗斯金表示,如画之景由于是偶然发生,因此无法保存。毕竟,景色的美丽之处不在于建筑师的意图,而在于其废墟。这说明许多伊斯坦布尔人不愿见旧木头别墅修复的原因:当变黑、腐朽的木头消失在鲜艳的油漆底下,使这些房子看起来跟18世纪城市的极盛时期一样新,他们便与过去断绝了美好而退化的关系。因为过去一百年来,伊斯坦布尔人心目中的城市形象是个贫寒、不幸、陷入绝望的孩子。我十五岁作画时,尤其画后街的时候,为我们的忧伤将把我们带往何处感到忧心。”

肚子饿了,进了香料市场先吃点甜点。

这个还挺像糖耳朵,但感觉要精致些。
在清真甜品大比拼上,北京回民还是略逊一筹……

在香料市场买了些咖啡甜点之类的,然后因为我没有让蜗牛看完一个切火腿的全过程,我们俩就吵架了。
吵完架应该很有骨气地甩手各走各的,但是我没有钱,他不认路,所以只能我气呼呼地在前面走,他气呼呼地在后面跟。

我转进耶尼清真寺,在内庭里坐着发呆,下午的耶尼人挺多的。
有几个穆斯林女学生在到处找外国游客练习英语,估计是家庭作业。
强笑着练习完英语,我又发了会儿呆,抬头看看好像云散了,又想起吕斯泰姆帕夏清真寺可以去看看,就往那边去。

吕斯泰姆帕夏清真寺只有一座宣礼塔。波纹状的采光窗很好看。

它就在一片市场中间,我转了一圈,只看见一个小小的牌子,上了楼梯,原来内庭在二楼。
因为这个拔高,它倒也没太受喧闹市场的影响,仍然很清静呢。

这个清真寺小归小,也是米马尔锡南的作品呢。特点是里面贴满了伊兹尼克瓷砖。

但我心情不好,随便拍了几张照片,都拍歪了……

看完清真寺才三点多,冷战状态也不能干什么别的,回去歇着算了。

又一次走过加拉塔桥。

躺在床上各自上网,冷战继续。

Written by iker

五月 23rd, 2013 at 11:53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突厥猫的国(18,在神庙遛狗)

without comments

惦记着老爷爷的安排,七点多就爬起床,吃了早饭。
老爷爷高兴地掏出一张纸,正面写了早上的游览时间安排,背面写了从贝尔加马去伊兹密尔机场的换乘点和时间。哇,太认真了,太感人了……

老爷爷开着他的奔驰车先把我们的行李送到otogar,跟metro的工作人员哇哇说了一通,叫我们中午来坐12:10的车去Izmir。
然后又开车把我们送到了Asklepion阿斯克勒庇厄斯神庙。
一路上看见有人在用新鲜鱼和内脏喂流浪猫,又是一个幸福的聚居地。
老爷爷开车很猛,路又窄又曲折,蜗牛坐在后面惊恐万状:“他不是七十岁了吗?怎么开车这么凶猛?”
把我们放在神庙入口,老爷爷高兴地解释说,上来是上坡,回去是下坡,你们走着不累!
跟老爷爷寒暄告别后,去买票。

神庙没什么人,售票员懒洋洋的,但是要我们把三脚架寄存(没错,就背了这一次还不能带!)门口横七竖八睡了好多狗。
我看见其中混着一只黄狸猫,摸了一把猫粮给它,结果狗们纷纷冲过来抢食,它就默默走开了。
蜗牛又抓了一把猫粮放在树杈上叫它来吃,它不解其意,我怀疑它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只猫吧,它可能以为自己是只天生瘦弱的狗?

这把猫粮可算惹了事端,一群狗都盯上了我们。
检票过了闸机,蜗牛刚得意了一秒钟:“你们过不来了吧!”狗们就纷纷从闸机下面跑过来了。工作人员幸灾乐祸地站在旁边偷偷笑。

一琢磨,这猫粮给狗吃哪够吃啊,索性就不给了。狗们一看没吃的,慢慢就停下脚步回去了。

这两位跟得比较久,又走一段,黄狗也停下了。
但黑狗一直跟我们逛完了神庙,我们叫它“我们的狗”。

罗马巴扎大街。
神庙特别在它是一个古代的综合医疗中心,从公元前4世纪到公元4世纪,延续使用了8个世纪。
虽然这么久远就有医院很牛逼,但是好像是根据梦境治病,也不靠谱。

大街边的遗址上也有守卫哦。
我们的狗跟它遥遥相望,它叫起来,我们的狗却很淡定,跟我们一起向前走。

它追着看我们。左边的山上是卫城,能看到图拉真神庙遗址的轮廓,以前该多醒目啊。

跟我们的狗合影。
只有它一个,我们就给它吃了不少猫粮。

在地下的神庙、诊所逛了一圈,胡乱拍了些照片也不怎么样。
出来又是剧场。一个医院要那么大个剧场干嘛啊……

剧场修复得比较崭新,倒少了些历史味道。

想从剧场上面的草地走回去,要过一个小沟,我们的狗不敢从铁板桥上过,站在那里看我们。
引诱了他半天他也不肯,没办法,只好折回去原路返回。

回廊附近

爱奥尼亚式柱头

捏脸脸玩儿,它跟我们逛了一个多小时,不由得产生了感情,就把猫粮都给它吃了,也算自力更生挣导游费。

我们的狗逛得有些不耐烦,想回去了,我们跟着它往回走。

走出去猫咪还在狗群中打瞌睡,树杈上的猫粮还是没吃掉。

阳光耀目,我们慢吞吞地往山下走,我们的狗也不远不近地跟着。我们叫它回去,它也不理,有时候落得远了,我回头看它一眼,它就欢快地跑上来。
有一种很对不起它的感觉,纠结了半天,它倒无所谓,高高兴兴跟到一个岔路口,就自己玩去了。

我们一路还在惦记它,蜗牛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失落地说:“神庙里都有什么啊?我什么也没注意看,全看狗了……”

走到贝尔加马博物馆,买了票,蜗牛突然想起来:“三脚架忘了!”好么,逛完博物馆再回去取吧。

博物馆露天陈列了很多柱头

 

卫城的复原图。看了这张图我才把好多地方对上号。

出了博物馆已经日上三竿,我们又苦逼地爬坡上山,完全辜负老爷爷送我们一趟帮我们省劲儿的苦心啊!
走回神庙售票处,售票员大老远就笑嘻嘻地跑过来,先哈哈哈嘲笑了我们一番,把三脚架还给我们,又哈哈哈侮辱了我们一番……魂淡啊,刚刚你去哪儿了啊!!!在这三个小时里,这里的游客一共不超过10个人,你也不看着我们点儿……

我都已经被晒得头脑不清了,苦中作乐看看对面山上的卫城。

神庙周围的小村子

路上的涂鸦

卖面包的小亭子。我们的狗就在这里跟我们告别。

走回城里,先喝了点鲜榨果汁凉快凉快,然后去ptt把明信片寄了,ptt热得见鬼,难道也养热带鱼了?

时间还早,在城里转悠了一圈,又去红色教堂旁边坐了一会儿,才走到otogar附近,吃饭。

土耳其烤肉,蛮好吃。

车开得那个不疾不徐,上车服务员先拿免洗洗手液给大家洗手,这是什么情况?

沿途风光明媚,到轻轨站叫我们下车。
整个轻轨站没一个英文啊,自动售票机看不懂,出来一个工作人员帮我们买票,貌似那个机器不找零,一张票好像是1.57TL,我们只有20TL的钱,亏大发了。
进了站又看不懂,不知道哪站是机场,好在有个会英文的姑娘主动过来帮忙,才知道在哪站下车。

又经历一次1小时的短途飞行,到伊斯坦布尔还没有天黑。
暮色中坐着有轨电车穿过苏丹艾哈迈德区,经过一个又一个灰蓝色的清真寺,海鸥在空中盘旋,这些都很奇妙,对面反方向的电车挤得水泄不通,是下班回家的人们。
有些什么跟北京的气质相似,又大相径庭。

在加拉塔桥上下车,暮色中的苏莱曼仍然美得感人。

伊斯坦布尔,你好啊。

这次住在新市区,离加拉塔桥很近,Karakoy room。
找它可是费了老劲了,这酒店太低调了,只有一个小门,门口既没有招牌也没有任何提示,只有一个小小的门牌号。
好在房间很好,空间非常大,习惯了小房间突然一下子还觉得有些离谱。风格是现代极简的,香薰的味道也很好。
唯一的问题是衣柜、置物架、莲蓬头都太高了……太看不起哈比人了!

安置好出去觅食,老远就闻到鱼味儿,寻味而去,一个小摊正烤鱼呢,围了好多人,赶紧凑热闹。

鱼三明治。
烤鱼的人会把刺剔掉,虽然没有什么调料,但是鱼很新鲜很香,面包也烤热了,非常好吃,连不爱吃鱼的蜗牛都觉得美味。

吃着吃着,看见一团黑影偷偷摸摸从车底蹿到摊子后面,我过去一看,是只半大小猫崽儿,跳进一个空的装鱼的泡沫箱子,正寻摸呢。
它专心地舔着箱子,一回头看见我笑嘻嘻地盯着它,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
我回去接着吃,又看见它偷偷摸摸跑过去,这次它偷到了一块鱼皮,高高兴兴地跑走了。
小家伙胆子太小,给它猫粮也不敢出来吃。

Written by iker

五月 22nd, 2013 at 12:32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突厥猫的国(17,野花开遍卫城)

without comments

在山顶上势必要张望一下山下,看见一只猫,立刻喂猫,旁边那狗毫不客气凑过来也一起吃。
蜗牛急得喊:“喂喂, 你是狗啊,你吃猫粮有没有节操啊?你吃这么快猫都没得吃了!”
后来我们发现,这里的狗都没什么节操……

买了票进门都四点半了,又到了游人稀少的时间。
卫城是帕加马王朝时期兴建的,位置在山顶,视野极佳,在山顶俯瞰红色屋顶的下城和远处的山峦起伏,希腊卫城的风格很强烈,跟以弗所完全是不同的气质。
整个遗址都被新绿的青草覆盖,野花从每一个石缝中顽强地伸出头来,更有一种萧索又感人的历史感。

整个卫城最醒目的是大剧场,穿过这个隧道,就进入剧场。

剧场建在斜坡上,呈扇形,视野绝佳风景壮丽。我就是因为看见一张这里的照片才决定要来贝尔加马的。

站在舞台位置的侧面仰视剧场

舞台位置另一侧是狄俄尼索斯神庙遗址

断壁

在大剧场待了半个多小时,才依依不舍地出来。

雅典娜神庙

图拉真神庙下方的武器库?

石壁上野草丛生啊

小块的残片都被收在铁门里

又在这里玩

玩了好久都没有一个人经过,真是有种不玩浪费的感觉……

俯看狄俄尼索斯神庙

下城的建筑还算保持一致的风格,看上去还是赏心悦目的,总算没有什么太乍眼的古怪现代建筑。

图拉真神庙

中间的神庙遗址非常壮观,圣斗士星矢感强烈……

这里也能看到大剧场

有对比才能看出尺度,一个科林斯柱头就跟我差不多高了。
这几天看藤森照信的《人类和建筑的历史》,在新石器时代后期,人类开始建造神庙,他说:“居所属于个体,而建筑超越个体,属于神或社会。它们根据同一时代人类共同意识而建造,一旦建成还会有助于实现人类意识的组织化。居所是个体的自我确认工具,而建筑则是人类群体定位的工具。”
而对建筑内外的作用他说:“建筑外观作用于精神,建筑内部催生情感。”
现在已经感受不到神庙内部,但残留的外部和整个自然环境产生一个完整的四维空间,这种精神体验是超越宗教或知识本身的。

宙斯大祭坛……反正最牛逼的浮雕已经被搬到柏林去了。

出来遇到了小朋友,当然要给它饱餐一顿。
门口的摊贩都已收摊,缆车工作人员也都不见踪影,但缆车还在运转,我们在周围等了半天找了半天也没见人,不知道到底买不买票,只好莫名其妙地坐缆车下山了。
到底买不买票啊?我还是不知道……

在缆车上也能看见山坡上有很多房屋遗址,第二天在博物馆看到了复原图,那些应该是过去的上城遗址。

在老爷爷推荐的餐馆吃了晚饭,终于不是烧烤了。
贝尔加马生活节奏是太慢了还怎样,天都没黑,饭馆就准备关门了,什么情况啊?

洋葱西红柿炖牛肉,嗯,跟我做的差不多嘛。

煮扁豆,DK上说是番茄汤煮的,是最常见的家常菜,有妈妈的味道。
的确很家常,味道还不错,茎择得还挺干净。

好像是奶酪烤的意大利面,没啥味儿啊。

烤米布丁,撒了肉桂粉,好好吃!

某种奶做的甜点,也蛮好吃的。

这一天也够累的,尤其山风吹得我直哆嗦,也无心多逛(反正也快关门了),回Hera洗澡上床,啊,房间太大了,空调不给力啊……

Written by iker

五月 21st, 2013 at 11:36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突厥猫的国(16,从Selçuk到Bergama)

without comments

一夜风雨。
很早就被阳光晃醒,掀开窗帘一看,大晴天。
蜗牛还在睡,我洗漱完跑出去看云。

雨后第二天的云最美了,层层叠叠连绵不休,阳光从缝隙里漏出来,朝气蓬勃。

空气通透,能见度大长。

旁边小丘上有一群羊,我偷偷摸过去。羊群看见陌生人颇有些紧张。

你是山羊不是长颈鹿!

打架了

放羊的老爷爷跟我打招呼,让我给他拍照。
拍完他很高兴跟我聊天,但是他不会英语,我们俩只能比手画脚勉强对话。

聊天辛苦,他掏出一个很老款的NOKIA手机,翻找了很久,给我看孙子的照片。是个眼睛大大的漂亮小孩,我也难得真诚地夸小孩漂亮啊!
他很高兴,乐得合不拢嘴。

日头越来越高,跟他告别回房间。
走到楼下听见大美丽小姐在楼顶嗷嗷地叫,我上楼把她引下来,跟我进房间玩耍。
大美丽小姐还是没生啊。

她嗷嗷叫不仅把蜗牛叫醒了,还把老板吸引过来。老板在楼下喊我,让我把她放出来,大美丽小姐是不能进客房的。
于是我们又把大美丽小姐抱下楼,顺便吃早饭。

院子里的陆龟也在晒太阳

大美丽小姐撅着屁股喝雨水

蜗牛吃完在长椅上晒太阳,并为大美丽小姐服务

大美丽小姐真是太傲娇了

天气好,还能看见爱琴海呢,城堡左侧那条蓝色就是海面。

然后就是移动时间。
老板送我们到otogar,坐shuttle bus去Izmir。
沿途风光好似甘南,让人心胸开阔。

在Izmir的otogar又坐上去Bergama的车。
Izmir到Bergama大约2小时,但开了一小时还没出城,我都要疯了,没完没了的房屋啊,大城市真是让人疲惫。

好不容易开出了城,在丘陵草原上开起来。
服务员开始发点心、倒茶水。到某个站又上了好些人,没座儿了站着,服务员又发了一轮点心。
站在蜗牛旁边的土耳其小伙子很热情地要把自己的点心也给他,真是太客气了,这么甜的点心吃一块就够了……

Bergama是个小城镇,到了下城的Otogar,我们有点搞不清怎么去旅馆。
还好那个旅馆好像大家都知道,一个热心的小伙子又站在路中间比划着给我们指了路。
我俩拖着箱子在狭窄的巷道里穿行,走一走又迷路了,找了个卖瓷器和工艺品的店问路。

老板点点头,进屋打起了电话。
出来跟我们说,走到前面有座桥,老板会在那里接我们。

老板是个七十岁的老爷爷,精神矍铄,热情洋溢。
聊了几句,他说他三十年前去中国做过生意,还显摆了两句中文。

这家旅馆也算个民宿,HERA Hotel。
老爷爷明显很有钱,这栋房子非常的新,简直是整个下城最漂亮的房子了。设施比塞尔丘克的民宿可要好太多了,蜗牛巡视一番,对木地板和实木家具表示非常满意,卫生间的设施也很好。唯一的问题是层高太高了,开空调开俩小时房间都不热……

老爷爷热情非凡,拿出一张非常大的地图,比报摊卖的北京地图还要大,可是贝尔加马可能还没有宣武区大……
他仔细询问了我们停留的时间,然后给我们规划了行程:下午去卫城,次日早上他送我们把行李放在otogar,然后送我们去神庙,我们自己走到博物馆,再去坐车,最后到Izmir某个火车(或者是轻轨没搞清)站坐去机场。
规划好后又认真地给我们标注了在哪里坐缆车,哪个饭馆好吃之类的。

蜗牛连连表示老爷爷真是太热情了,看我略有迟疑,他问我:“你本来是这么安排的吗?”
我挠挠头:“其实我只打算下午去卫城,明天想睡到自然醒就直接走了……”
“但是他安排好了……”
“那就去吧……”

在下城狭窄的巷道里穿行,准备走到缆车处,不得不说,太容易迷路了……

路上偶遇的猫咪,在行碰鼻礼

门口打盹的猫

狗子

在经过了几轮小朋友指路之后,走上了大路。
卫城在山顶上,好像看起来也没多远,但是没看见缆车。
我说那就往上爬呗,蜗牛很是犹豫,还是想找缆车。

看下城的红色教堂很醒目

往上走了没几步,一辆小轿车停在我们旁边,司机问我们是不是去卫城,然后招呼我们上车。
原来是两个土耳其人自驾来卫城旅游,顺便就搭我们个顺风车。
车开了好久才到卫城售票处,蜗牛坐在车里就大呼好运,这么远爬上来还得了!我也暗暗庆幸好运,不然真爬上来他还不把我剁来吃了?!

Written by iker

五月 15th, 2013 at 7:41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突厥猫的国(15,在爱琴海边嗑瓜子才是正事)

without comments

一晚上刮风下雨不亦乐乎。

前一天是计划今天弥补一下没去棉花堡的遗憾。
早上八点多醒来,谁都不提起床赶紧走的事儿,生生磨蹭到十点多才去跟老板打听巴士。
老板说这会儿了,只有11:45有一班去棉花堡的车,大约需要3小时。
我们一算,到棉花堡都3点了,玩到5点又得坐车回来,还挺麻烦的,立刻心安理得决定放弃这个计划!

其实我们压根也没有诚心想去棉花堡吧。

每天早上例行拍下对面的城堡。

下山遇上俩猫

天气一半晴一半多云

橘子树的花。橘子花长这样吗?

长凳是土耳其人民生活中很重要的道具,但凡有个地儿就得有凳子坐。

铁路。看见一辆车在这一片不疾不徐地转圈,一只大金毛在旁边跟着跑,转了几圈我们才意识到他是在遛狗!!

传统服饰的大妈

路边喝水的猫

又在昨天吃晚饭的店里吃早饭。
我的煎蛋饼。我想吃炒菜已经想得快死了,总算吃着点油味儿。

很好看的锡制辣椒罐子,沉沉的很有手感。蜗牛说:“在国内早被顺走啦!”

既然不去棉花堡,这个点儿了我也懒得去布莱恩和迪迪马了,寻思了一下,算了,还是去海边晒太阳吧。

小巴都很干净有秩序,完全没有国内车站乱糟糟的感觉。

又来到海边,蜗牛先找了个小卖部买了包瓜子,高高兴兴入乡随俗地磕瓜子,但他纠结了很久还是没有入乡随俗地把瓜子壳扔地上。

 

鸽子堡正在修缮,进不去。

这位幸福的三花喵在堤坝上溜达着,一位钓鱼的大叔扔了几条凤尾鱼给她吃,吃完一抬头,大叔又扔来几条,直到她吃饱。然后大叔就收拾家什走了!真是做好事不留名!

码头边的茶馆

云层仍然很厚,但阳光还是很刺眼,在海边逛了俩小时,晒得又困又晕,眼睛都睁不开了。
找了长凳坐下打了会儿盹,才又往城里走去。

吃甜点。
这家甜食真够甜的,旁边一个老爷爷走路都走不稳,矿泉水盖子都拧不开了,自己走到甜品店要了一大盘甜食,美不滋儿地全吃完了,又颤颤巍巍地走了。

烤米布丁

在城里瞎转,想找个宠物店买猫粮,都走到墓地了也没看见。
折回等巴士的一带,在居民区里瞎逛,老有热情的当地人问我们是不是找不到路,真是太热情了啊!
最后找到一个宠物店,买了1kg猫粮。那店里热得要命,蜗牛忍不住问老板为什么开这么大空调,老板指指鱼缸,养了热带鱼……老板你真是太有奉献精神了。

打瞌睡的喵

打瞌睡的狗

这家五金店不知道为什么好招猫狗

药店门口皮椅子上睡觉的喵

这位大爷占领了这个摩托,在上面吃在上面睡,在上面梳洗,说什么也不下来……

找了家烤鸡店吃烤鸡。
烤鸡一上桌,从门口烤鸡的电炉子下面蹿出一只瘦瘦的黑猫,嗷嗷大叫。喂它烤鸡它就吃得香,给猫粮看都不看。
等我们吃完它又钻回电炉子下面睡觉去了……老板伙计目睹全程,除了比划着表示可以喂它之外含笑不语。一定是他们的诡计!

傍晚坐车回塞尔丘克,回望爱琴海,已淹没在白茫茫的雾气中。
路上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我们在otogar看见几只猫,当然不能错过,坐下来玩耍一番。

画了土耳其式眼线的三花姐。有不明显的耳标,似乎是绝育了。

又二又皮的梨花,完全是土耳其的面条哥。也有不明显的耳标,但我们俩厚颜无耻地观察了一下,好像是绝育了。

细瘦的黄白,胆子比较小,好像没耳标。

梨花哥一点不怕人,大大咧咧吃了个饱,无所事事的在旁边找东西玩儿

练个功

黄白很郁闷,还没吃饱呢,不想打架啊

蜗牛喊了梨花哥一声,它看了看他,装作没事走开了

胆小鬼接着吃饭

这个袋子里都是猫粮

可是我吃饱了呀

没人跟它玩儿,它就自娱自乐

三花姐在看车上的大叔吃三明治

练起功来也毫不逊色

没事干就挠挠下巴

他俩已经没了耐心,跑到草坪上追逐打闹一番,又溜达回来。

拜占庭水渠上的两只白鹳,昨天的大风好像把窝吹跑了。

路过居民区外的一片荒地,一个老爷爷正给一大群猫开饭呢,鱼头和内脏,伙食不错啊

房顶上的胆小鬼

卡车下面玩耍的小家伙们

骑摩托遛狗的小孩。这边遛狗都遛得好拉风

三个小孩让我给他们照相,很高兴。他们到底是有多爱照相啊!

今天最后一次邂逅

回到villa dreams,大美丽小姐跟着我们进了屋,到处转悠。老板说她可能快生了,在找地方呢。
把她领到了仓库,让她在那里准备生产。
我很期待第二天能看见小奶猫,结果早上起来,骄傲的大美丽小姐已经越窗而出,大着肚子又在院子里打狗追鸡了。

Written by iker

五月 14th, 2013 at 10:17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突厥猫的国(14,喵星人占领了以弗所)

without comments

坐小巴往塞尔丘克走,远远看着以弗所的大剧场,下了车步行往南门去。

一路也算绿树成荫,西边是苹果园,东边远远看见塞尔丘克。

路上已经看到一些遗址,大概是城墙或者体育场。一辆辆旅行社大巴呼啸开走。一辆出租车招呼我们,到南门15TL。当然不坐啦,也没几步了嘛。

到北门买了票,已经五点多了,这季节17:30关门。
虽然我是打定主意要在快关门或刚开门的时间来错开大规模人群的,但也实在没有把握17:30关门是不售票了还是要把园里的人赶出来。
所以进去的时候还是颇有点心虚。

进门一段林荫路后,一边的草地上放了好些石棺,蜗牛兴奋地过去从缝隙中张望里面有没有木乃伊。当然, 没有。

另外一边整整齐齐码放了好多建筑碎片。

在大路上可以远远望见的依佩因山而建的大剧场,观众席可以容纳2.4万人。

地上残留的马赛克

坐在观众席上,我们都有些惊讶,当时的人们已经需要这么大的剧场了啊。
右前方是通往港口的大理石道路阿卡迪亚那街,以前爱琴海还要更深入内陆,现在已经退到几公里以外了,沧海桑田。

这家伙在喝水。

.

两位剧场工作人员首先出来迎客,听见蜗牛的猫粮袋子一响,他俩从剧场遥远的一端飞奔而来,姿态潇洒舒展,跟小豹子一样!
吃饱了就一左一右陪蜗牛坐着。蜗牛可美了,跟猫老板似的。

这位小哥老吃不饱,吃了好多

这位不知道小哥还是小姐,蜗牛发现它耳蜗里有个蜱虫,处心积虑想给它弄掉,我俩用猫粮吸引它注意力,然后一个按住后脖颈不让它乱动,一个拿东西去拨蜱虫。
失败告终。
蜗牛一路就唠叨啊:“哎呀怎么办呢?有个蜱虫太可怜了,哎呀真是……”

在大剧场跟他们玩耍了好久,眼见天都要黑了,还是走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走到舞台侧边的出口,一只小猫急匆匆地跑进来,四处看了一下,蜗牛试探地晃了晃袋子,它立刻大声哇哇叫。
这剧场音响效果真好,猫叫声回荡其间,不多的几个游人纷纷侧目。
蜗牛赶紧抓了两大把给它吃,刚刚那两位一见又开吃了,又狂奔而来。
我们意识到喵星人之间是有未知的通讯方法的,这样待下去今儿别想走了,趁他们吃得欢,偷偷溜走了。

出来走上大理石大街。大理石大街呢,太洋气了啊!

走到赛尔苏斯博物馆,我兴奋地跟蜗牛显摆:“人这么少的赛尔苏斯博物馆,不是我带你你可能看不着!”
图书馆非常美,浮雕也很美,值得流连。

右侧是两个被解放的奴隶修建的马泽乌斯和米特拉达梯门,通往古代集市。

这位是现任图书管理员小姐

她,怀孕了。

看见孕妇,蜗牛立刻心软,喂她吃得饱饱的。

一个学生团,在这里合影

依依不舍地离开图书馆,走上神圣之路

喵星人再次出现

蜗牛给这张照片命名为“世界上最昂贵的餐桌”。
这三只黑梨花把我们彻底逼疯了,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喂了一只,另一只闻讯赶来,然后吃着吃着又来一只,但是一回头他们位置变了,就完全分不清谁是谁,也不知道谁吃过了谁没有……

这应该是个姑娘

公共厕所现任管理员,正打瞌睡呢

蜗牛喂她吃饭去了,我就看看厕所吧。
大家坐一排拉屎能拉出来吗?!

从公共厕所回到大街上,喵星人从各个角落汇集而来,我们搞不清到底有多少猫在偷偷地窥视着,但这个城市就像还活着,猫们占领了这里,对每个来人都有一番审视和考量。
在这个黄昏时间,白天属于人类的喧嚣渐渐散尽,海风像2500年前一样吹过以弗所。1500年前,海岸线退到帕姆查克,以弗所逐渐被人类遗忘和废弃,不知道喵星人是什么时候决定在此聚居。他们在这些古老的街道上奔跑和追逐,他们在这里生活和社交。
这是一个仍然活着的城市。这次,它的市民更加忠诚,不会再放弃它了。

脾气很坏的家伙,好像是那三只黑梨花中的一只,但他嗷嗷叫得好像很饿又似乎不是……

这边一开吃,那边就闻讯奔来

这位异族人高傲地卧在高处,眼睛都不转,我们猜他是喵星人聘来的保安!

上层更是荒芜,我也已经顾不上分辨哪里是什么地方,作为一个古代城市,以弗所真的是挺大的。

这位小姐好像见过?

这位好像没见过?蜗牛上菜慢些她就嗷嗷直叫,跟我家豆姐一样。

好像是图拉真之泉附近,我晕了

在赫拉克勒斯之门往图书馆看

波里奥之泉

一位市民小跑赶来

这位黑梨花先生,咱们见过吗?

沿着神圣之路返回,此时已经很晚,整个以弗所只剩下我们和前面那个单身游客,以及无数的猫。
海风呼啸,城市安静得有些瘆人,周围的石柱后面时不时地露出一张小脸,又迅速不见。

这位小姐从上层的住宅跑下来,站在远远的地方目送我们。
然后又默默地在后面跟了一会儿,才坐下来不再动。我们回头和她告别,她大声叫着回应,声音顺着风势传到很远的地方,在山壁之间回荡。

又回到图书馆,此时它好像只属于我,那么美,忍不住又下去看看。

管理员小姐还在这里,什么叫只属于你?当我不存在吗?

她陪着我们(主要是蜗牛)又逛了一遍图书馆,我们也留下了感谢的礼物。

穿过马泽乌斯和米特拉达梯门,一位饥饿的市民跑过来大叫

这家伙我认得,蜱虫猫嘛,他吃饱了,只看看。

草地上开满野花

今天的最后一位朋友出现,啊,以弗所的元宝哥哥!
他跟着蜗牛走了很远,也算弥补了我们这一辈子也不可能遛元宝的遗憾吧。可惜的是猫粮所剩无几,全都给他吃了也不太够。

他一直送我们到进门的冬青树道路上,我们挥手让他回去,他坐下来,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才转身回去。

从以弗所出来,门口的商店都已经下班关门,卖橙汁的店只是没人,橙子倒还都码放得好好的,几只猫在里面找食玩耍。
正好遇上一个店主下班回家,招呼我们10TL回塞尔丘克。

回到塞尔丘克天已渐黑,拜占庭水渠上的白鹳正在梳理羽毛。

找了个土耳其烤肉店吃晚饭,吃完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儿。
走在某条巷子里,听见二楼有人招呼:“Hello!Hello!”我们已经习惯一路问好,抬头回应那个在二楼窗台嗑瓜子的姑娘,又继续前进。
她看我们走了又急得直喊:“photo!photo!”
我们愣了一下,蜗牛掏出手机,她赶紧摆了个pose,在黑乎乎的巷子里拍下了她模糊的轮廓。她很满意地挥手:“Thank you!”

回去的路上又迷路,在一个小卖部跟店家问路,店主带我们出来,要开车送我们回去,十分不好意思,连连摆手表示不必。
他想想,走到路中间,用手比划给我们指路。(土耳其人指路有两点:一是要站在路中间,二是一定要用手势比划出方向和坡度)
走着走着再度迷路,站在十字路口东张西望。
一位大叔从家里走出来问我们要去哪儿,一番指点,这才回到villa dreams,结束这充实又满足的一天呐!

晚上蜗牛上网研究了怎么去除蜱虫,他考虑着下次要不要随身带些乙醚或者氯仿呢?

Written by iker

五月 10th, 2013 at 10:10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突厥猫的国(13,爱琴海的风)

without comments

在otogar坐去kusadasi的小巴,沿着去以弗所的路一路往西,就离海不远了。

路上远远看到了以弗所的剧场,还有小机场,好兴奋。
再往西是一片湿地,很多白鹳在这里盘旋觅食。
再折往南就出现了很丑的度假酒店、垃圾场、别墅区、水上游乐场……啊,越来越丑!
到库沙达瑟我都愣住了,我一直以为库沙达瑟是个小镇子,跟普吉岛那种一样,就几条小街道。结果它是个很现代化的城市啊,比塞尔丘克要西式很多,面海一侧的山坡上都是海景房,还有很多正在修建的海景房。
城市大了,人多了,难免就有些闹腾,边缘就难免有些工地和破败。
我顿时庆幸当初把活动中心定在了塞尔丘克,给自己按赞!

在市中心附近下了小巴,先在nokia map上把那个地点存下来,因为那儿不是otogar,怕回来找不到。
然后估摸着往海的方向去。
库沙达瑟好热闹啊,好多人啊,好多欧洲人啊。白种人果然就是喜欢海边,日光浴是他们永远的第一追求。

这天气变化无常,又多云了。
但是看见海面出现的时候,还是好开心,这可是爱琴海呢!
对面模糊的轮廓是希腊的萨摩斯岛。

土耳其人就是爱钓鱼

密密麻麻的海景房

钓鱼的老人

看钓鱼的小孩

带女儿玩水的男人

玩水的小孩

嗑瓜子的少年

嗑瓜子的青年

在垃圾桶觅食的猫

在海边溜达了一会儿,又在长椅上发了会儿愣,有点起风,就往城里走,顺便在宠物店补货了一公斤猫粮。
我一看时间快五点,招呼蜗牛:“走走走,去以弗所!”
这一天,是要干多少事呢!

Written by iker

五月 9th, 2013 at 11:19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