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它比我跳得更远

想得太多却做得太少

Archive for 2013

一个人在南京 吃啊吃

without comments

因为只有一个人,我放弃了各种正经饭馆,高高兴兴吃小吃了!
一个人可以把吃饭时间调整一下,避开饭点儿,都没排队,开心。

鼎鼎鸭的鸭血粉丝汤,因为离旅馆近,吃了两次,还不错,略微有点鸭腥。

锅巴泡汤里太,好,吃,了!

汤包也还行。

走之前又去吃了鸭鲜芝,还是鸭鲜芝好吃!汤浓无膻味,很香,是那种吃了一口就想把一碗吃干净的好吃!

为了不亏本我还吃了一笼汤包,很好吃!这次没有吃到鸡鸣汤包,不过在两家鸭血粉丝吃的汤包都不错。略有点甜,可以称得上“清甜”,肉馅滑嫩汤汁甘甜不油腻,皮也爽口,好喜欢!

李记的清真锅贴。
我好奇的点是都是清真锅贴,跟北京回民做的有什么不一样?结果是,完全不一样。

锅贴很不错,皮很脆,馅儿有点甜但不过分,没有牛肉的膻味儿,皮肉的比例刚刚好。

旁边那碗牛肉汤是个大雷,我闻了一下就快吐了,大概就是……炖牛肉前煮血沫那锅水的味道,我接受不了这个味道。

项记的老头面。

特色明确的面条,碱味儿非常重,而且煮得非常生,我有点食不下咽,这纯看个人喜好了,我妈肯定爱这个面,她就喜欢碱味和夹生面,我则是吃牛肉面都要吃毛细的被蜗牛贬为“跟没牙老太太喜好相同连挂面都吃的面条白痴”……

其他配料嘛,皮肚好吃,其他菜都不错,那个火腿肠大可取消,品质不佳。

为了避免误会皮肚面,第二天我又去吃了一次(多么真诚的吃货)。

这次在三条巷吃的许记,六鲜面。
特意要求面多煮会儿,又加了块锅巴,还要了中辣,这碗就要合胃口得多,好像这家的面碱味也比较淡些。

金粟庵的汪记馄饨,我下午快3点去的,吃到最后一锅。

馄饨本身很棒(你们懂一个爱吃馄饨的人在北方的痛苦吗?只能靠湾仔码头解馋),皮脆馅儿鲜,但是汤不怎么样,买生馄饨回家配鸡汤应该很赞!
还有,煮馄饨的小哥剃了个莫西干还挺帅的。

顺便说一句,太平苑这一片饭馆好多好多好多啊!!!可惜我吃不下了。

我吃得最多次的其实是烧饼,走到下午4点左右不行了,爬回旅馆就在附近买烧饼回去吃。

小时候贵阳街上也有黄桥烧饼卖,就这样的炉子。

吃烧饼让我深深体会了李娟说新烤的馕放到第二天香气就散掉一大半的感觉。
买回去香得我立刻吃了一个,第二天早上要去孝陵就没找地方吃早饭,吃了俩烧饼,果然没有刚烤的香!而且还很韧,我简直都想找茶水来泡了……

说说甜食。

在大方巷吃的赤豆小元宵。
我很爱吃糯米食品,这个我很喜欢,入口即化,汤也稠稠的,没有豆腥味儿,甜而不腻。

蓝老大的糖粥藕。

原来糖粥藕是桂花糯米藕放在粥里煮,吃的时候捞藕段出来切小块泡粥里吃,这个还不错,比单吃藕粉好吃。

糖芋苗。

原来是红糖水里煮小芋头,芋头又软又滑,但是汤太甜。
这家是老两口在经营,老爷爷在前面卖,老奶奶在后面煮。我本来只想分别尝尝,后来很不好意思浪费就都吃了。

桌子下面好多芋头!

洗干净的,这得多难洗啊(还是有什么方法我不知道?),你说我哪好意思浪费……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19th, 2013 at 1:11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一个人在南京 闲逛

without comments

大多数时间都在街上乱逛荡,走得腿都软了。

南京地铁蛮好笑的,经常有个前缀,报站的时候有种歪国人的感觉。

下地铁走错路了,还蛮喜欢这个的,有点天真的感觉。

南京大学鼓楼校区

绿树成荫啊,道路比较狭窄,是行人的尺度,非常有安全感,喜欢。

为什么我在北京待了快10年从没去过清华北大,一出门老爱去大学呢?

颐和路公馆区

这片真的很舒服,都是住家,安静,房屋也和谐优美。

民国时期给南京留下最珍贵的就是梧桐,不仅是景观、绿化、或是特色,最重要是它限制了街道的尺度,街道在一个两侧枝叶可达的范围内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有安全感的街区,街道两侧有相互的关联,这是街道保持活力的重要要素。

我观察了一下,南京除了一些后期拓宽道路,大多保持在四-六车道约20米左右,这是合理的宽度,大约就是你在街道这侧,能看清对面的行人和小商店招牌的距离。
像长安街这种宽度的街道,两侧基本就毫无关联,走在一侧根本不想去对面。即使是西单,两侧的商店也是相对独立的,加之街道中间栏杆阻隔,过马路必须通过天桥或地下道,联系就会少。车本位的街道缺乏街道的活力,让人无法驻足和随意往来。

这一整个片区都维护得很好,托省委的福,没有拆迁。我是不太懂那种拆得剩一栋孤零零的“文物保护单位”周围高楼林立是要干嘛?失去了语境根本无法体现出保护的意义。

沿街都刷成了一样的淡黄浅灰,这个嘛,不予置评。

好喜欢这种春色满园关不住的感觉。

民国政府高官们的官邸好像现在是省委高官们住着,反正也还是不能进去看,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功能的延续吧。绕着外墙转了两圈看看外观。

每栋都各有特色,因为领导干部住着,不得不说修缮得也很好。使用中的保护才是古建筑保护的正道,保留外观,内在尽可能现代化,才会更长久地留存。

评事街一带

比较忌讳使用拆字,都用“搬迁”,不过看起来还是挺伤感的。
老旧的生活社区到底该不该保留,这事儿我好像没有一个太能说服自己的立场,大多数时候我都站着说话不腰疼觉得不该拆,用一种诗意的态度去想象,但住在这些地方的人未见得这样想。
比如我奶奶,她偶尔会说以前住平房在天台种花晒太阳的事情,但是她去澳门回来就很嫌弃:“路又窄房子又破。”而对各种新区赞叹不已,其实她真的自己去新区也极为不便,但她仍然喜欢高楼林立道路宽阔。
所以大概这是件很琐碎又复杂的事情,如若可以架设所有市政设施(水电气),居民自行根据需要改装内部设施,而外部修旧如旧政府补贴大概是最好的途径,但是由于各种扯不清的问题,最后可能费力还不讨好,全部铲掉重来反而快且成效显著吧。

看见好多晒菜的,是做梅干菜吗?

先锋书店

走到了就顺便进去看看

还蛮喜欢它的空间感和照明设计。

冷光作为主光源,暖光局部辅助,让光线明亮又比较柔和,让比较冷酷的原车库空间不至于太空旷和没有安全感。

这个空间过渡很喜欢,这算是车库的先天福利吧,不用爬楼梯不知不觉地进入另外一个空间,两侧的书弱化过渡有点超市扶梯设计的感觉,走走翻翻就上去了。

车库空间的先天福利之二就是纵深,啊,天知道我多讨厌在书店里上上下下啊,全都在一层真的很幸福。

一眼到底也比较有个耗时的心理预期。

局部照明设计很有爱

上海路还是宁海路忘了。

这个社区旁边的人行道设计很喜欢,规则无障碍,与非机动车道间有绿化带隔开,独立也更舒适。小区里的绿化延伸到街道也是很好,如果没有栅栏相隔,只靠灌木就更好,不过,好像不可能。
虽然旁边就是车流较大的干线道路,但因为人行道相对封闭,走起来也很愉快。
因为灌木高度较低,晚上也视野通透不会有不安全感。

梅园新村一带。

这片旅游开发得太厉害,建筑都有点面目全非了,不好。
但是仍然要赞美这尺度合适的街道,街道窄了车辆速度降低,如果再放弃正方格局就更能让车辆自动减速,自然也不用在人行道上立栏杆不让行人随意穿越马路了。
简单把马路修宽是解决不了行人和车辆的矛盾的,主干道之余必须有片状的街道社区,它的内部必须是整体化的,把每条路都修宽只会让城市支离破碎无从沟通而已。

高云岭一带。

好喜欢这栋小楼,它简直是市中心的典范式住宅,二层小楼,有阳台,院子不大,有棵大树绿荫足够遮蔽,外面则是热闹的生活社区。

这片社区也不错,比颐和路更市井一点。

城南中华门一带

这一带跟北京似的修了不少遮羞墙

又是拆迁,这边用“征收”。

石鼓路的天主堂,颜色搭配还挺可爱。

南京很适合闲逛,小街巷非常多,热热闹闹的,逛起来好开心。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18th, 2013 at 2:29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一个人在南京 中华门

without comments

从城南的巷子里钻出来,绕过了一个高架桥,又绕过了一个工地,最后穿过空地上训鸟的大叔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中华门。

中华门以瓮城著称,三层。

对于一个城门来说是否略冗余了……

淹没在高楼大厦中的城墙。

明城墙一段有一段无的,不能像西安一样方便地作为一个线路游览,不过我也不觉得现在新修把它连起来是合理的,有时候就残着也没什么不好嘛。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17th, 2013 at 12:12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一个人在南京 中山陵

without comments

相较于明孝陵的早锻炼公园气氛,中山陵就真的是景点了,人山人海。

看见人潮我就打退堂鼓,但是……四字箴言鼓励着我:“来都来了!”
反正也不要钱,就进去看看好了。

这些漂亮话国民党执政的时候也没兑现嘛。

这陵寝谁设计的这么多楼梯啊,太不人性化了,是想说明革命不易吗?

必须承认我来中山陵主要是想看看在下面只见楼梯不见平台,上去只见平台不见楼梯是什么样。

很民国的米色搭青色。
好像台北故宫也这色吧,这么一说突然觉得台北故宫设计得跟中山陵好像。

爬到顶回望的唯一感慨是:“哇!好大的霾!”
谁能理解我那几天看着北京的指数才24,南京从120攀升到240的心情呢?

下来避开中间人山人海的大道,两侧安静优美。

然后下山我走错了路多走了大概2km吧,桑心。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16th, 2013 at 1:05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一个人在南京 明孝陵

without comments

近来对逛陵墓突然有兴趣,前阵去了清西陵,打算再去趟东陵,明十三陵因为游人太多大概得等再冷些。

既然到南京,那明清陵寝之模版明孝陵就肯定要去看看了。

明孝陵离城区挺近的,坐几站地铁就到了。从苜蓿园下来,沿步道蹓跶上去。

车道两侧都是梧桐。

步道在车道一侧,隐没在树荫和灌木中。专设步道是很友善的景区配套,必须表扬一下。

走大约1.5公里,到达陵区大金门入口,梧桐蔽日,光线也有些发暖。

走过四方城到达神道,这是整个孝陵人最多的地方,两侧银杏已黄,很美,大爷大妈们长枪短炮排成一排啪啪射击,阵仗唬人。

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石象生都要用圆雕,这么Q真的好吗?

在树丛里就可暂时不抱怨空气糟糕吧。

都不是外人!

孝陵神道的最特色就是骆驼,噢,西域啊。

不是外人,二。

后半段种的松柏秋意较弱就没什么人。

 

这马实在太可爱了。

石翁仲数量少些,人更少。

进入陵寝

秋天多美丽

从这儿开始就感觉回到北京了……

右下那个石碑是清末立的禁止破坏陵寝的公告。

得天下者为了获得道义正确,修缮前朝皇帝陵墓简直是必须干的面子工程,去中山陵继续感到这文化的影响。

这铭文怎么感觉这么怪呢?简直就差下面再写一句:快来盗我啊!
奇怪的是此墓居然没被盗过。

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还是蒙古人聪明,万马踩实不教人找到遗骸才好嘛。

朱元璋就葬在这山下。

这里也住了喵星人。

本来还想去紫霞湖,天气实在糟,也就罢了,直接去中山陵吧。

Written by iker

十二月 6th, 2013 at 3:17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一个人在南京 明城墙

without comments

很喜欢西安的城墙,也就很期待南京的城墙。

从玄武门登城,先去玄武湖看了看,天际线都是很难看的大楼,不好。

出乎意料的是,竟然很窄。都是明初所建,南京作为都城,城墙比西安窄还真是有点出乎意料。

叶已红。南京其实挺适合赏秋。

走了一会儿发现人出奇的少,好不习惯。

每块砖都有铭文,责任制,有闲工夫一块块看下来也很有趣味。

游客不多,散步的老人多些。这段城墙很适合散步,人少,墙窄,两侧鸡犬可闻,好像在街道上蹓跶,却无车马之扰,很是安心。

唉,北京的城墙若还在,该是什么样啊。

初冬的晴日,日头早早偏西,霾天更是混沌。

这段城墙不规则,有时候外弧。

日光充足处的银杏尽已金黄。

远远可见鸡鸣寺药师佛塔。

解放门

回望玄武湖,湖周环绕树荫,也许身在其中感觉好很多,但遥望只觉被周边高楼大厦逼得愈发局促。
不注重天际线的维护实在太影响景观了,在颐和园遥遥看到中关村的楼宇,不佳;在青岛的海岸,内凹型海岸线需要把城市天际线纳入景观,但实在是混乱,不佳。相较倒是西湖最受珍视,也算万幸。

鸡鸣寺。下午大逆光。

后面面目不清的大厦再一次破坏景观,真影响怀古悠悠之情。

虽然翻新明显,但是颜色搭配很和谐,又特别,倒是很惊喜。

鸡鸣寺的结构很紧凑,从台城上看过去很是好看,依山势而起,层叠渐进高低错落,回廊婉转,房屋与空地比例合宜节奏轻快,最后在药师佛塔最高点得到一个完美的视觉收束。

虽然是八十年代重建,但鸡鸣寺远望还是很有美感的,不知近观细节如何。

台城上遇到的小猫,十分亲人,搞得我十分愧疚没带粮,但看它毛色光亮颈圈也很新,应该是散养的,只是出来测试一下自己的喵星人催眠术。

石头缝隙长满草,春夏绿意盎然想想也不错。

小家伙是不是鸡鸣寺的猫主持啊?

看完台城折回继续往太平门走,走了一天脚很痛,还有1-2km也只能咬牙走过去。

南京城墙的气质跟西安的大不相同,依山傍水顺势蜿蜒,要柔和很多。

喜欢树荫

九华山的三藏塔。

最后走到太平门,本来计划去吃个鸡鸣汤包,结果,只营业到下午2点!!!晴天霹雳!!!悲愤地坐车回去揉脚丫子去了……

 

 

Written by iker

十一月 28th, 2013 at 3:50 下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域名变更通知

with one comment

饲养员宣布几个重大事件:

  1. 本站点域名变更为www.ikeriker.org。比起“.com”,“.org”显得更纯真,不装逼,不铜臭。烦请各位更新收藏夹。
  2. 西部数码的代理商队伍鱼龙混杂,个人站点绝对不推荐。
  3. 西部数码本身比他的代理商看起来要正规一些,但也仅是一些而已。如不是逼不得已,不建议使用。
  4. HelloHost 不错,个人建站推荐。

 

Written by beeender

十一月 8th, 2013 at 9:04 下午

迫不及待去迎秋,(8,实用信息)

with one comment

又是一条风景在路上的自驾线路,优先考虑自驾,其次包车,搭班车或火车便宜但是路上也不能随便下来玩,城镇比较无聊,而且大兴土木的没什么好玩。

我的计划路线:

9.14day1 海拉尔-红花尔基-七仙湖-阿尔山森林公园(天池、石塘林、杜鹃湖)
9.15day2 阿尔山森林公园(鹿鸣湖、杜鹃湖、驼峰岭)-月亮天池-柴河镇(100公里)
9.16day3 柴河镇-同心天池-扎兰屯-乌尔其汗
9.17day4 乌尔其汗-根河-额尔古纳
9.18day5 额尔古纳-黑山头-五卡-七卡-九卡-临江
9.19day6 临江-月亮泡-室韦-莫尔道嘎-得耳布尔-恩和
9.20day7 恩和-额尔古纳-海拉尔,晚上海拉尔-北京
实际路线:
9.14day1 海拉尔-红花尔基-阿尔山森林公园(天池、地池)约350km
9.15day2 阿尔山森林公园(石塘林、杜鹃湖、驼峰岭)-柴河镇(同心天池)约100km
9.16day3 柴河镇-塔尔气-牙克石 约260km
9.17day4 牙克石-乌尔其汗-库都尔-图里河-根河 约270km
9.18day5根河-额尔古纳(根河湿地)约130km
9.19day6 额尔古纳-恩和-室韦 约160km
9.20day7 室韦-莫尔道嘎-得耳布尔-根河-额尔古纳-海拉尔,晚上海拉尔-北京 约430km
p.s.第5天看天气预报后面要下雨,就改走额尔古纳去看湿地了,所以后面的路线有一段重复。
经验是:
1,根据路况作计划,林区县道每天没有具体景点的话,行程在300公里以内可以边玩边走,如果有景点,200公里以内。如果是大路(比如海拉尔-额尔古纳这样的),400公里也可以。
2,恩和、室韦之类的民族乡都很无聊,不用硬去。额尔古纳到室韦在扩路,路况一般,路边挖得乱糟糟的也不好看,车还多,我觉得没什么意思。
3,阿尔山门票两日有效(180/人,20/车),验票点包括进大门、天池、三潭峡、地池、石塘林、杜鹃湖、驼峰岭、大峡谷,每个景点只能进一次,但实际吧,验票点8-18点上班,我们到的那天去天池才五点多,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所以这个次数限制不影响日出日落去摄影的(当然我也不会起那么早就是了)。这次的心态是探路,倒没有非得多待的打算,玩得比较粗略。
4,天池镇-柴河镇的路在google、here、baidu上都没有,但可以穿过去,公园里有路牌。
5,大部分林区道路没有联通信号,移动信号也不是很好,不能离线使用的地图要在城镇定好位,here地图没有影响。
6,不要开夜车,9月打草,打草车很宽,而且没有尾灯,晚上看不见。
7,小心牛羊,有时候它们会过马路或在路上走,最好是停下来让它们先走。羊好像比较少过马路,遇得比较多是奶牛,好在它们过马路就一会儿工夫,不像甘南那边的牛,站路上直勾勾盯着你半天不动弹。
租车:
本来我是计划包车或者在阿米拉旅行社两人成团,但是蜗牛一口否决,于是就只能找租车行了。
实际到了之后发现当地租车行挺多的(东大街上很多家),但是网上信息比较少。瞎猫碰死耗子,直接google搜“呼伦贝尔 租车”(别用百度搜,乱)找到了神飞租车(网站点这里)。又研究了一番好像没什么负面评价,就忐忑地打电话订了288每天的手挡现代瑞纳。提车的时候现代没在,给了个自排丰田卡罗拉,开下来还不错,省油,动力也还行。因为下雨,没有去七卡五卡、临江、白鹿岛这些知名泥路,别人的车也心疼心疼,还是不开着去越野了。
租车行包接送机(海拉尔机场离市区很近,10分钟吧)。
本来蜗牛觉得这个价格偏高,但跑下来觉得路况不是太好,比较费车,比大城市租车贵也可以理解。租车行还比较实在,也没有乱加项收钱,有一些破损赔偿了一点也比想象中要少,比较干脆不罗嗦,体验还行。
租车每天260km为上限(累积计算),超出部分1元/km,我本来觉得不够,结果几乎正好,还有100km左右的余量。
装备:
1,秋天各地温差有点大,有的地方下雪了,有的地方还挺热的,热的时候长袖T恤可以,刮风的时候穿棉衣都行。冲锋衣挺实用的。
2,一定要带插线板啊!大多数住宿插座都不够用,我们俩4个手机、1台相机还有个PSV,晚上排队充电太麻烦了。
3,电吹风还是要带,有的地方没有,在阿尔山要是没电吹风估计洗完澡当晚会冷疯。
防火证:
每年9.15-11.15和3.15-5.15是防火期,进入林区需要办理防火证(旅游办临时的就行,全盟通用)。
各地林业局都能办。海拉尔在草市街的办事大厅办,牙克石在兴安中街和光明中路路口的办事大厅,带驾照和行驶证免费办理。
这个证不一定查不查,我们分别在进入柴河以及从柴河到牙克石的路上在绰源狼峰被查了两次。北线都没人管。对旅游车辆来说主要是不能带打火机和烟。但据说有人从漠河往满归走,开了很远到进林区的时候没有防火证不让过只好倒回去办,这种事情影响行程和心情,还是保险点好。
有时候可能要查排气口的防火罩,我办证的时候打听了一圈,办事员和职业司机都表示不清楚,也没有任何一家五金铺或汽车用品店卖。所以如果被查,就完全是防火检查点收钱的借口,别想了,砍价吧。
防火:
千万不要在林区和草原上使用明火,抽烟什么的到了市镇再抽。慎独!
关于地名:
官方称呼和当地人的习惯都不大一样,看路牌和问路的时候容易晕。
海拉尔现在是呼伦贝尔市的一个区,但是路牌以及一般都说海拉尔,搜航班的时候目的地也是海拉尔不是呼伦贝尔。
根河市又叫额尔古纳左旗。
额尔古纳市一般叫拉布大林。比较著名的那个根河湿地在额尔古纳市。
新巴尔虎左旗又叫阿木古朗或东旗,新左旗也是它。(主要是跟陈巴尔虎旗区别开)
室韦,当地人叫吉拉林。

Written by iker

十月 23rd, 2013 at 11:32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迫不及待去迎秋(7.从室韦到莫尔道嘎到海拉尔)

without comments

半夜听见雨停了,大风刮得呜呜作响,早上爬起来一拉窗帘:哈哈,虽然还没天晴,但是一个明亮清朗的阴天!

这是旅行的最后一天,我们将在晚上22:45从海拉尔机场飞回北京,加上还车购物办手续等事情,大约6点到海拉尔就可以。

由于前一天下雨,蜗牛很担心回去的路更烂,路上遇上什么意外。为了不影响回家,他决定今天要7点起床!

……于是我老老实实地7点起床,洗漱完毕,喊他,他却要求再睡会儿……

我闲得没事儿,只好出门逛逛。

假木刻楞房屋。

室韦其实也挺脏的,有时候逛着逛着就是一个垃圾场……

不能免俗去看看对岸的俄罗斯。
对面的村庄看起来更安静。额尔古纳河远远看去只有窄窄一条,一晃眼还真容易跟下雨积水搞混……

河岸有铁丝网,边境不能靠近。可是这样动物也无法迁徙来去,这真是太糟糕了啊。
我们太喜欢使用铁丝网,简单便捷。牧场,围起来;草料地,围起来;农田,围起来;河岸,也围起来。拦住了人也拦住了野生动物啊。难道没有更好的办法吗?不过转念一想,拦上也好,反正俄罗斯人少,没人跟它们抢林子,在那边也更容易活下来吧。

河滩上有游客在骑马,这是室韦最重要一个旅游项目,一个大妈一直跟着我劝我骑马,我拒绝了多次她才走开,

眼看旅游大巴纷纷到来(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赶紧回去叫蜗牛起床出发。

昨天觉得没人有点恐怖,今天人一多又烦躁得很,早饭都没吃就走了,打算到额尔古纳吃烤羊排去(蜗牛再一次震惊了)。

出了室韦开了一小段,到去莫尔道嘎的岔路口。两天没见林子了还真想得慌,决定拐进去瞧瞧。

这一拐不得了,越走越舍不得掉头,索性就一直开下去了,最后经得耳布尔又走了根河到额尔古纳那条路。

大兴安岭的主脊向两侧发散出更多的山脉,一直到呼伦贝尔草原,从卫星地图上看有一种河流聚往湖泊的感觉,这些山脉层层叠叠有几百公里宽,复杂又简单。我们看每一座山都大同小异,无法辨认出不同的山,我们不知道哪一座山长满蘑菇、哪一座山有溪流,我们匆匆走过丰富的森林,却不认识她。
山里遵循古老生活方式的猎人几乎绝迹。在网上很有名的奇乾,本来是最早的鄂温克游猎部落定居点,因为保护生态,将人都往南迁居而成为废弃的村庄,猎户们在农垦放牧方面毫无经验无法生活又偷偷跑回去,这就成为一个“世外桃源”。而敖鲁古雅(多美的名字)的鄂温克使鹿部落也是从满归以北的地方迁到了根河市附近。我们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完全不是一个自然村庄的样子,倒像社会主义新农村。
应该给自然留下更多的空间,但是他们本来就在啊,林场和公路才是入侵者。

我挺想看看驯鹿,但又觉得这不是我可以接受的“看”,无论是在满归还是根河,把鄂温克人和驯鹿当景点参观都太不适了。在他们自己都还无法接受生活剧变的时候,我也无法接受。

游猎的鄂温克人和游牧民族一样,逐水草而居,不过他们追逐的是苔藓和蘑菇。迟子建在《额尔古纳河右岸》里写道:“我们的驯鹿,它们夏天走路时踩着露珠,吃东西时身边有花朵和蝴蝶伴着,喝水时能看着水里的游鱼;冬天呢,它们扒开积雪吃苔藓的时候,还能看到埋藏在雪下的红豆。听到小鸟的叫声。”
驯鹿比牛羊更不适宜定居。牛羊可以在夏季牧场丰饶的时候放牧,冬季吃草料场秋天储存下来的干草。但驯鹿不行啊,它们是放养的、半自由的,要吃苔藓和蘑菇,这两样东西需要在湿润的森林里才有,而且还得时常迁徙才能保证驯鹿觅食。
所以即使现在敖鲁古雅人已经定居下来,也还是在定居点附近设了驯鹿的放养点。
人类历史上史诗一般的迁徙流动总是伴随着个体的痛苦,随着禁猎和外来生活方式的入侵,游猎使鹿的部落终会消失,但这种消失应该是自然的,由个体自己选择的,而不是蛮横强制的。

松叶上还挂着露水,太迷人了。

森林湿漉漉地散发着清香,空气清澈得只好拼命呼吸。

莫尔道嘎更靠北,海拔也要高些,落叶松熟得更早,前几日在阿尔山还是中秋,莫尔道嘎已经准备要入冬了呢。

全是黄色调,我都有点眼晕了。

有时候又有一段是绿色更多,可能是向阳坡更热一点。

爬上一座山头,突然发现路边白白的,我说是不是雪啊,蜗牛说不是吧是那个白的草。
我又仔细看,大叫停车!是雪!

哈哈!看到雪了好开心啊!
看来昨天比较冷的山里是下雪了。

山顶的雾气还没散。

虽然温度还挺低,但雪已经撑不住了,正在融化。
森林里叮叮咚咚像演奏一样,美妙极了。不知道奥地利在初春化雪的时候是否也响彻这样美妙的音乐。

下山又没有雪了。

林子的色彩实在太美,时不时停下来闻闻充满松针香味的森林气息,看看树木,好开心。

又开一段,积雪多起来

小树都被压弯了,时不时就听到“啪”的声音,树干在某个平衡点弹起来,落下一片飞雪。

积雪最多的一段路,山坡都白白的,路上积雪未化,衬着金黄的落叶松,真是太美了。

空气清冽得醉人

过铁道口,赶紧拍一张,北国的秋雪啊。

怎么会有这么美的黄色。

白桦又多起来

这段路确实美不胜收!

下午1点多出了林区,我兴奋过后有点疲乏,早上又起得早,不小心就睡着了。
又路过根河,蜗牛在路边停车休息,我下车看看湿地。

好像比前两天更黄了?

到额尔古纳已经2点多了,按原计划去吃烤羊排。
羊排都有点大,4斤左右,我们打定主意吃不完就打包回北京吃。

结果……

真的很好吃啊!外焦里嫩,有肉香没有膻味儿,太好吃了!
蜗牛是肥瘦都吃,吃完觉得有点腻,我只吃瘦的,一点都不觉得!(蜗牛又一次震惊了……他重新认识了我)

这家好吃,千万别去隔壁,那家每斤贵20块钱。

吃饱喝足从额尔古纳出来,看见有个背包客在拦车,反正也有地儿就搭上了。
小孩刚大学毕业,从浙江一路搭到黑龙江,又从漠河往南,接下来准备去蒙西,然后去南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这样的决心和时间去走一趟啊。

以前的牧场都已开垦成农田。

奶牛迎着暮色回家

彩虹出现了一会儿,晚霞是粉红色的,完美的ending。

海拉尔一片晴朗,准时回到了北京。

把这串从阿尔山带回来的黄蘑挂在厨房,家里弥漫着似乎是山野香气又似乎是脚臭的味道,这两件事隔得多么的近啊!

Written by iker

十月 22nd, 2013 at 11:25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

迫不及待去迎秋(6.从额尔古纳到室韦)

without comments

攒了五天的好人品,终于在第六天中秋节还债了。
半夜下起了雨,早上五点半就饿醒了(蜗牛再次对我的饭量表示震惊),起来吃了几块点心。一看外面下着大雨,只好在床上上网打游戏。
磨叽到十点多蜗牛才醒,合计了一下是该按原计划去室韦呢还是怎么样。
看看依然下个没完的雨,还是去室韦吧,如果路不好就在恩和住也可以。

这段路本来路况应该还行,但正在扩路,隔一段就烂一段,下雨泥泞不堪。两边翻出来的黑土看着就挺心疼的。

到恩和吃午饭,淡季、下雨又过节,几乎是个空城,一只狗浑身湿透坐在门户紧锁的房前守望,看着格外凄凉。
只有一家饭馆营业,所有人都在这里吃饭,忙得他们一家子团团转。

大炖菜,好久没吃着菜叶子了啊!

孜然炒牛肉。居然这么多牛肉。

俩东北菜搭的是列巴,实在不适应,感觉就像在土耳其吃东北菜……
列巴还是甜的,配菜吃就更奇怪了。

看恩和这样子,住一天也没什么可干的,索性还是去室韦吧。

越往北雨越大,路上都没什么车,雨雾中安静的原野和丛林交替而过,我们孤独地在路上飞驰,好像漂浮在这偌大的世界里。

到室韦感觉更悲切了,雨势依然不小,村里连狗都没有了。
奶牛吃饱了早早回家,却没有人把牛圈的门打开,牛回头看我们一眼,又转回去继续等门,就那么沉默地、耐心地、似乎要一生一世地等待在那里了。

室韦和恩和一样完全是旅游村,但是淡季、下雨、过节,还是好些旅馆都没开门。
好不容易安顿下来,房间还漏雨,换了一间屋子,打开电热毯,我们俩就窝在被窝里打了一下午游戏。

天快黑的时候雨小了一些,找地方吃饭去。

都说室韦饭馆又贵又难吃,我觉得还行啊,毕竟菜量摆在那里,一份的量顶北京的饭馆3、4份,人均50的价格也还行吧。

牛肉炖双菌,,我就是爱吃蘑菇嘛!牛肉居然多得吃不完……

韭菜花炒鸡蛋,说好的炒鸡蛋呢?!这明明是鸡蛋饼……他们盘子都上哪儿买的啊,一个个比脸还大两圈。

老板娘还很好心,赠送一桌一个月饼过节(五仁的!!!),我哪儿还吃得下啊……

吃完到处看了看,冷得嘚嘚的,赶紧回屋洗澡睡觉了,希望明天雨停吧!

Written by iker

十月 21st, 2013 at 11:36 上午

Posted in 走街串巷

Tagged with